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Hi话题」北京、杭州、伦敦…十年只是一个开始!

时间:2019-12-8 9:59:21  来源:Hi艺术

北京、杭州、伦敦…

十年只是一个开始!

 | 郑啸川
摄影 | 董林
 | HdM画廊


  时光飞逝, HdM 画廊自 2009 年在北京 798 艺术区开设运营,迄今已是第十个整年。十年中,除了赞助人Laurent Dassault不变的支持,小欧(Olivier Hervet)于 2013 年正式成为画廊合伙人,画廊名字也由创始人Hadrien de Montferrand的全名更改为简洁的HdM画廊。从北京的一个独立空间到开设杭州及伦敦分支画廊,运营方向也从纸本作品拓宽到了多元媒介。两位法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开设画廊、关注当代艺术,其中有怎样的故事?


HdM画廊创始人Hadrien de Montferrand与合伙人Olivier Hervet(摄影:董林)

  Hadrien与中国的渊源溯自早年间在UCCA的工作经历,在那他结识了像刘小东等一批艺术家。他提到自己1997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只是在杂志上看到了毛焰的作品,便搭火车去南京与之见面,并欣慰地笑说,“迄今为止我们认识超过20年了。”这些经历都为Hadrien后面自己开设画廊埋下了契机——他开设画廊的初衷是为了展示和梳理这一批艺术家被忽视的纸本作品,这也造就了HdM早年一直有“纸上画廊”的别称。

  法国拥有多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美术馆,并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始终活跃,随着近年中法两国文化交流的日益深入,HdM画廊也在不断地将优秀的法国艺术家和作品展示给中国的观众。如近期北京空间正在展出的法国艺术家克洛德·维尔拉(Claude Viallat),他的作品十五年前在中国进行巡展,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今年也展出其所属艺术运动“载体/表面派”的大展,不少观众对其感到熟悉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除了展示艺术史上具有影响力的法国艺术家之外,HdM也致力挖掘和推广国内外的年轻艺术家,搭建一架文化交流的有力桥梁。


克洛德·维尔拉(Claude Viallat)同名个展,HdM画廊北京空间,2019

  比Hadrien年轻十岁的小欧,2012年起正式成为画廊的合伙人,从实习开始一步步成长为画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HdM注入一股年轻血液。Hadrien和小欧行事风格上求同存异,彼此之间有着深厚的兄弟情谊。例如小欧多次表达学习中文非常艰难,但依旧乐于用中文与人交流去不断练习。Hadrien则没有刻意练习自己的中文,只是在解释自己的生意经时脱口而出“we never Piàn Rén”,令人忍俊不禁之余也道出了Hadrien奉若圭臬的处事之道。“人们其实并不需‘购买’艺术。艺术品交易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不是艺术品本身,而是双方之间的信任。” Hadrien如是说。从最初艺术家朋友毫无保留的信任支持到如今海内外稳定的艺术家和市场的关系网络,“信任”一直是HdM的行事宗旨。


胡为一个展“窗外无窗”,HdM画廊北京空间,2019


李竞雄个展“按需修仙”,HdM画廊北京空间,2019


曼纽尔·马蒂厄(Manuel Mathieu)个展“无极”,HdM画廊北京空间,2019

不囿于纸本,不止于杭州

Hi艺术(下文简写为Hi):HdM曾经有“纸上画廊”的别称,后来为什么涉及纸本以外的领域?

Hadrien de Montferrand(下文简写为Hadrien):关注中国当代艺术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很多中国艺术家优秀的纸本作品没有得到足够的展示。所以我决定以此为起点,与刘小东、毛焰、王度和曾浩等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合作,推出了他们的纸本个展。同时我也在关注年轻艺术家,但他们的纸上作品定价相对低,出于运营成本的原因,我们决定延伸到布面作品等其他媒介。

Hi :当时为什么关闭杭州的空间?

Hadrien:首先应该问我们为什么开启杭州的空间。当时北京的画廊已经运营得非常平稳了,我和小欧希望继续开拓市场。我们都非常喜欢中国,造访了武汉、长沙、宁波、鄂尔多斯、沈阳和成都等多个不同城市后,杭州是我们共同的第一选择。杭州有中国美术学院,拥有丰富的艺术家资源,坐拥阿里巴巴和网易等多个大型公司证明其有足够的市场实力,而且距离上海很近,交通十分方便。关闭杭州的空间是因为在开设伦敦空间后,我们的展览和参加的博览会数量陡增,为了保证质量,权衡之下我们决定把重心暂时放在伦敦。


Spencer Sweeney 策划“纽约之夜”,HdM画廊北京空间,2018


陆超个展“黑匣子”,HdM画廊北京空间,2017


董大为个展“尘归尘”,HdM画廊北京空间,2017


王克平×Jean Charles Blais双个展“影”,HdM画廊北京空间,2017

Hi:为什么选择在伦敦分设画廊而不是巴黎?

Hadrien:因为我太了解巴黎了,虽然这似乎是一种优势。如果在巴黎开画廊,我也许会多认识10%的藏家。但在伦敦,因为相对的陌生反而使可拓展的市场更大。而且伦敦也是很优秀的机构和重要的组委会所在地。

Hi:伦敦空间与北京空间有什么不同?

Olivier Hervet(下文简写为小欧):伦敦空间比北京小,运营成本却高于北京。在伦敦做展览有空间局限,北京相对的可能性更大。

Hi:听闻你们也有在上海开空间的计划?

Hadrien:我们还在讨论。

小欧:等伦敦空间运营更稳定我们就可以考虑开拓上海了。

Hi:等伦敦空间稳定之后,还有必要在上海开吗?

小欧:我觉得最近上海市场的表现非常突出。最近艺术市场的趋势也是如此,里森、贝浩登和高古轩等国际大画廊都在积极地拓展新空间。我们有员工负责深圳的市场,那边的藏家数量发展很快,但还没有足够多到支撑起一个市场,所以暂时不考虑在深圳设立空间。而上海有更多的藏家,开设一个空间更方便。尽管很昂贵,但是会有更多的可能性,毕竟生意始于投资。


朱日新个展“界”,HdM画廊北京空间,2016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个展,HdM画廊北京空间,2015


毛焰纸本作品个展,HdM画廊北京空间,2011 

在中国,人们依然相信他们所看到的

Hi:法国人的身份在中国开画廊有什么便利和不便吗?

Hadrien:基于两国的关系,法国人比较容易与中国人建立信任,从这方面说确实是有优势。但早期许多西方人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在中国销售艺术作品,例如把毕加索等人炒得奇高,做一次性生意。为此我们付出了一些代价,不得不去重建艺术品经纪人和中国藏家群体之间的信任,这算是不便。

小欧:学中文的困难是最大的不便。此外中国的法律法规时有变化也需要我们很快适应。但中国的房子普遍比欧洲大,藏家也较容易找到仓库,中国经济增长使他们更有能力买大尺幅的作品。欧洲的房子比较小,很多人想买新的艺术作品但苦于没有空间展示。

Hi:在英国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Hadrien:英国的藏家并非都来自英国本土。我们在英国的客户大多是生活在那里的法国人、意大利人和俄罗斯人,以银行家居多。英国本土藏家大多有英式传统的收藏品位,更偏向雕塑和具象绘画,是一个较小的群体。

Hi:他们的品位会和中国藏家非常不同吗?

Hadrien:是的,让我非常惊讶。相较于欧洲的藏家来说,中国藏家有更浓厚的好奇心,并且学得更快。


何岸个展“玉枝”,HdM画廊杭州空间,2015


陈晗个展, HdM画廊杭州空间,2015


王一个展,HdM画廊杭州空间,2014

Hi:如何看待上海和北京的艺术市场?

Hadrien:十年前我就面临着在北京还是在上海开画廊的选择。但我认为对画廊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艺术家资源,那时的北京比上海拥有更多的艺术家,北京以外的艺术家更多分布在杭州、重庆、南京和西安。现在北京的艺术家数量仍然远超于别的城市,所以它始终是中国的艺术中心,有更牢固的基础。但艺术市场的中心也许会在上海,市场永远是最具力量的引擎,市场让上海更繁荣。新加坡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的艺博会和画廊被政府大力扶持却仍不见起色,真正起作用的是市场本身。

小欧:上海有更多的外国人,大多是大公司的高管,藏家群体更年轻化,他们会更多的关注年轻的、新媒体的艺术家和作品,有更多偶尔购买作品的初级藏家。而北京藏家大多资深和富有市场经验。

Hi:如何看待中国的艺术市场?跟欧美有何区别?

Hadrien:我一直说,我非常惊讶于中国藏家的好奇心和学习速度。中国与欧洲都有非常深厚的文化艺术底蕴。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断层后,中国人还是有学习和理解的热忱,他们愿意接受自己知识的短板。在欧洲有时很令人沮丧,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了解而不愿意沟通。欧洲人更愿意去买他们听说好的艺术品,而不是他们自己认为好的艺术品。在中国,人们依然相信他们所看到的,这很令人振奋。当我们在中国参加博览会的时候,人们会对艺术产生问题,产生真正切实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欧洲没人敢问,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知道,或者应该知道。


HdM画廊伦敦空间

2019年Frieze London期间,艺术家Charles Sandison于HdM画廊伦敦空间外墙创作的大型建筑投影数字作品

画廊的工作就是人际关系的工作

Hi:HdM一直很积极地参与世界各地的艺博会,你们在挑选艺博会和为不同艺博会挑选作品的方面有什么心得?

Hadrien:我们一直都在学习和探索。比如去年在巴黎的小型艺博会上,我们带了很贵的作品,因为我们觉得这是巴黎。但恰恰相反,那是一个“探索型”艺博会,人们的目标在于发现新艺术家。所以今年再去参加的时候,我们带去一些年轻艺术家作品,反响很好。

小欧:我们有博览会战略,选择拥有藏家基础城市的博览会,或者是他们频繁造访的地方。例如我们曾参加过两次芝加哥艺博会,我们每次都会遇到很多人,但因为中美欧三地距离较远,我们再次见到他们的几率很低。但在一些藏家频繁造访的城市,我们即使当场没有达成合作,过后还是很容易跟进和加深关系。

Hi:HdM十周年,办过展览的和签约的艺术家谱系十分丰富,在这方面你们有何偏好?

Hadrien:去推荐一件连自己都不喜欢的作品是不可能的。我们大部分代理合作的艺术家都出自我的选择,首先必须是我自己喜欢他的人和作品,否则我没有力量去支撑他们。好比私募基金,会因为好的想法而投资一家公司,但如果这个想法背后的人本身并不好,那再好的想法也难以成型。画廊和艺术家同样如此,想法等同于作品,哪怕作品再好,如果艺术家的人不契合同样难以奏效。画廊的工作完全建立在人际关系的信任上,只要有一幅售出的作品有问题,都会危及我们这十年间所建立的声誉。所以我们一直充满善意且公平地对待所有合作过的艺术家和藏家,从不欺骗,对此人们会口口相传。


谢磊×克里斯托弗·奥尔(Christopher Orr)双个展, HdM画廊伦敦空间,2019


巴尔德莱米·图果(Barthe le my Toguo)个展“人之天性”,HdM画廊伦敦空间,2019


陆超个展“黑色的点”,HdM画廊伦敦空间,2019 

Hi:在画廊运营和挑选艺术家方面产生分歧的时候你们怎么做?

Hadrien:我与小欧就像兄弟一般。他比我年轻十岁,先是在画廊实习,如今已成为画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与画廊一起成长,当然会在艺术家选择、市场运营、甚至给藏家的折扣等方面产生分歧,但我们总是互相信任,彼此毫无保留地讨论,有十分理性的合作关系。很多时候我有最终决定权,但我不想成为一个独裁者,希望彼此达成共识。

小欧:在选择艺术家的方面我们一直有比较相似的品位,我们更倾向于心思缜密,对自己的艺术道路、创作方向和发展有坚定想法的艺术家,而不是凭着一时的冲动忽然走上艺术道路的类型。

Hi:HdM十年了,是否想过转型?接下来是怎样的发展方向?

Hadrien:保持现有的代理艺术家,寻找并发展更多优秀的艺术家。我确信一家好画廊的根基在于好的艺术家、好的作品、专业的态度和对艺术的热爱。希望我不会感到厌倦,始终保持活力带领画廊向前。相比于赚更多的钱,我更希望画廊里的所有人都过得开心。


叶凌瀚个展“LUCY 第三集:一到无穷”,HdM画廊伦敦空间,2018 


钱佳华个展“对立”,HdM画廊伦敦空间,2018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