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陈履生:大学博物馆是大学综合实力的表现

时间:2019-11-5 13:40:35  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美术馆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医学博物馆

美国哈佛大学闪米特人博物馆

  世界上的大学博物馆有大有小,大的如英国的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因为其大和藏品门类以及数量之多而成了曼彻斯特这座城市的博物馆,这是世界范围内城市中少有的个案,由此可以看到曼彻斯特大学的综合实力不同于一般。然而,小的如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医学博物馆,它在大学图书馆的三楼,只有一个展厅,但在这样的综合性大学中有一家专业的医学博物馆,同样可以说明其实力。而有些大学博物馆的单体规模并不是很大,却以博物馆群落来构造大学的博物馆体系,以此表现了大学的综合实力。如哈佛大学除了有较长历史和一定规模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之外,还有规模不大的毕巴底博物馆、闪米特人博物馆、赛克勒博物馆等;另外,哈佛大学还有在世界范围内的大学美术馆中属于规模较大的美术馆。


美国哈佛大学毕巴底考古与民族博物馆


墨尔本大学博物馆是音乐家格兰杰在澳大利亚专门建造的唯一自传体博物馆——收藏了大量的艺术作品、照片、服装、乐谱和乐器。

  对于博物馆综合实力的判断,有博物馆的数量和规模;有藏品的数量和品类;有展览陈列内容的品质;有管理的水平和持续发展的力量,如此等等,都能够表现出实力的强弱。比如哈佛大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其藏品的丰富和多样,大到恐龙等大型动物的骨架,小到昆虫和植物的标本,不计其数。其中有一个展厅展出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玻璃植物模型系列,是哈佛大学玻璃工Leopold 和 Rudolf Blascjka 父子两人制作的780个不同种类的有花和无花植物,分别用了近850个实际大小的模型和超过3000个放大细节的植物解剖结构和形态。这是1886年到1936年之间完成了旷世杰作,超级精确,叹为观止。而在布展中,根据现代科学理解下的主要植物种群中的进化关系来设计,用了九种图标代表植物种群,又用另类的图标来表示每一种类的从属关系,其中虽然以开花植物和被子植物为主要,但也有不开花的植物和带果实的裸子植物。


美国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

  建于1867年的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馆藏文物600万件,分为考古、植物、民族学、地质、钱币、箭术、动物等,其中有从史前至公元600年的文物约16000多件;有从18世纪至20世纪涵盖了多个种类的植物标本950000件;又有以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钱币为主的各类钱币76000件。这些丰富的收藏都和大学的系科与教学有着紧密的关系,它们作为教学的参考,让学生不出校门就能思接千古,同样也表现出大学的实力。


美国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中的动物骨架


美国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中的昆虫标本

  大学的综合实力还表现在发展过程中,大学博物馆能够不断获得社会的捐赠,如斯坦福大学的罗丹雕塑收藏,正是因为接受了校友的捐赠。而正在建设中悉尼大学博物馆(Chau Chak Wing Museum),就是由澳洲华人、乔鑫集团董事长周泽荣(ChauChak Wing)博士捐赠1500万澳元建造。另一方面也表现在藏品的不断增加和规模的扩大。


由澳洲华人、乔鑫集团董事长周泽荣(ChauChak Wing)博士捐赠建造的悉尼大学Chau Chak Wing Museum 正在建设之中,2019年10月。

【大学博物馆是教学、

研究成果的呈现】

  大学博物馆和一般的公共博物馆的不同之处是和教学、研究的关联,虽然它也表现出公共性的特点,但是,与教学研究成果关联的藏品以及它的具体的内容,都与大学自身的专业紧密联系。正因为大学博物馆的这样一种特质,它就与一般的公共博物馆有了差异,形成了在一座城市中的专业互补。所以,在大学以历史或者考古专业所形成的收藏体系中,同样也表现出在其他专业内,包括一些著名人士的捐赠所累积起来的一个方面的收藏体系。大学博物馆与教学研究、与教授、与学生所形成的这样一种特别的关系,使得大学博物馆以大学的内容而显现出它的特殊性。比如麻省理工大学博物馆,其收藏、展示的所有都有别于其它大学的博物馆,表现出了理工大学的特点。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博物馆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博物馆

  成立于1919年的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上个世纪20年代末期得到了小洛克菲勒的赞助并开始在中近东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而与该所关联的博物馆的展品来自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伊朗、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安纳托利亚等地,主要为考古发掘的文物,反映出大学的专业和研究的成果。1928年,考古学家爱德华·齐拉开始了对豪尔萨巴德新一轮发掘。其中在萨尔贡二世的宫殿的觐见室的入口处,发现了一头估计重达40吨的巨牛雕像,它原本与一个训狮人的雕像构成一套作品,但训狮人已成为卢浮宫的展品,而此庞然大物后来也成为该研究所的藏品。并经研究者重新拼接后在东方研究所展出。该馆展出超过1000件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文物、近800件古埃及文物以及超过1000件波斯地区文物,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国王图坦卡蒙的塑像。


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博物馆

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博物馆

  悉尼大学尼克尔森博物馆虽然规模是澳洲所有博物馆中最小的之一,却是澳大利亚在南半球最古老的大学博物馆和文物收藏最多的博物馆,近30000件文物和艺术品包括了从埃及、希腊、意大利和塞浦路斯的考古成果,也是该校在专业方面的成就所在。


悉尼大学尼克尔森博物馆

【大学博物馆是专业教学的课堂和拓展学习的中心】

  正因为大学博物馆与教学、研究成果的关联,所以,它也另一种形态的专业教学的课堂。所以,在与大学相关联的一些专业课程中,博物馆中所展示陈列的一些内容,不管是作为教具、作为示范,或者是作为历史,它都成为一门课中的特殊的教学内容。这里的知识是形象的,这里的知识是历史累积的成果,而这里呈现的许多都是可以用作考古论证的标准件。所以,大学博物馆围绕着专业教学的特别的陈列也成为大学博物馆的一个重要特征。在大学博物馆的一些长期陈列中,它和专业教学之间的关系,表现在那些丰富的标本以及与其他一些内容的关联,特别是类别、体系的完整性,都成为专业教学中的重要的参考,学生于此可以获得不同于书本的更为直观的视觉的知识,也是一种直接的感受。因此,大学博物馆对于教学方面的作用和影响是其他的辅助设施所难以达到的。



美国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

  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直接参与教师的课程设计、提供教学所需的示范藏品、举办教学展览、指导学生学位论文、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等,并创立了全校通识课程和辅助其他课程教学这两种模式,还在馆内的动物考古实验室、古人类实验室、中美洲考古实验室中开设专业课程,其中既有专门针对考古专业的学生,也有针对非考古专业的考古学基本理论与方法的课程。还有暑期学校项目,服务的对象既有本科生,又有研究生、博士后和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为他们提供田野考古发掘的暑期课程。另外,为鼓励师生在课堂中充分利用馆藏文物和相关档案资料,每年约为20个院系的教学活动提供藏品使用服务,涉及课程达80门,课程参观人数逐年递升,每年约6千人次。而在悉尼大学尼克尔森博物馆,与专业关联的是该校的“博物馆与遗产研究硕士项目”,其“培养目标”中明确“将让学生了解博物馆与遗产研究的核心历史与理论发展”。其中的管理馆藏与遗址、博物馆与遗产等课程,学生在博物馆中可从事文物与遗址研究、重要性分析、档案研究、展览策划、保护管理方案制定,包括职业伦理、职业诚信及道德行为的实践需求与重要性,都有机会获取由大学博物馆收藏品及其策展人员提供的丰富资源。这些都是学校博物馆的基本的条件。


悉尼大学尼克尔森博物馆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

  英国曼彻斯特博物馆开设集藏品研究、艺术展览和尖端技术于一体的探究式学习中心。这是一个社会学习的场所,人们可以利用学习中心所提供的工具和资源展开研究或学习。“把当代科学、人文自然历史与前沿研究相结合,能最大限度激发人们了解和创造新思维。” 

【大学博物馆是学生综合素质培养的基地】

  作为学生综合素质培养的基地,大学博物馆不管是历史,还是艺术或其他的方面,都吸引了每一代大学生走进属于自己的大学博物馆。他们在博物馆和美术馆中获得知识以及审美的教育等,都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终身。因此,世界一流大学中的一流大学博物馆的藏品和展览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以及大学博物馆在专业方面所表现出来教育功能和审美意义,对于学生的影响,对于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其中很多的知识,是他们的专业补充和拓展,而这样一种影响力是润物细无声的渗入。当一位大学生在自己的专业之外通过博物馆而获得其他专业知识,尤其是审美知识。大学博物馆所发挥的作用和影响是难以比拟的。这也是一流大学持之久远的打造一流大学博物馆的动因。显然,一流大学毕业生的素养不仅是在专业方面,更重要的是表现在综合能力之上,特别是审美的能力,对于人生的影响,对于生活的品质,都有重要的关联。而这种在大学里的培育和提升,对于他们将来回报学校和社会都有重要的意义。实际上在数百年的文物和艺术的收藏史上,很多卓有成就并回报社会的著名人士,其兴趣爱好的培养都来自学校的早期教育,而这之中与博物馆的教育和启迪有重要的关系。 

【大学博物馆是大学的学术高地】

  大学集聚了多方面的专业人才,也累积了丰厚的研究成果,有着思想的启蒙和学术的引领。这也就是有论者所说的大学博物馆与社会上的公共博物馆除有相似之外的最大区别,在于高校博物馆无出其右的高校资源。而大学博物馆除了在专业方面的特长之外,在博物馆的管理和展览策划等方面也往往是领先于潮流,尤其是在20世纪初期前后。因此,大学不仅有自身的研究成果,还能够把学术和研究的成果转化为博物馆资源,而博物馆资源又成为特别的教育资源。如哈佛大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的动物考古实验室、古人类实验室、中美洲考古实验室,其中的“食物的起源”“体质人类学”“从狩猎采集者到早期农人”“人类进化生物学”“灵长目动物的进化”“玛雅文字”“中美洲考古”“蒙特祖玛时期的墨西哥”等,不仅有众多的研究成果,而且在教学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哈佛大学开设的“博物馆学”专业,就在福格博物馆内实地讲授,而赛克斯的《博物馆学大纲》也是代表哈佛福格博物馆在博物馆学研究方面的重要的成果。


美国斯坦福大学


2010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参观“20世纪中国国画大师作品展”,与策展人合影

  在大学的学术高地上,站得高看得远。2010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坎特艺术中心策划的“追溯历史、描绘未来:20世纪中国国画大师作品展”,在斯坦福大学博物馆展出了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不同时期的书画精品110件(组),题材涉及山水、花鸟、人物等,是关于中国20世纪绘画巨匠在美国的一次重要的展览。而这已经超越了一般所认知的斯坦福大学以及大学博物馆的专业范围。显然,这又是和美国高校收藏、研究中国艺术品相关联的一些具体的研究。普林斯顿大学原艺术考古系主任、艺术博物馆主席方闻教授,其“教学和研究开拓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他大胆地将包括文学、政治和社会史、地理、人类学、宗教等学科引入到艺术史研究之中。”增进了西方世界对亚洲艺术的了解,而他的成果正是基于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的丰富的中国古代文物和历代名画的基础之上。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大学博物馆是大学连接社会的纽带】

  虽然大学博物馆与大学之间的关系、与教学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表现出了大学博物馆的基本属性。但是,世界一流大学博物馆所表现出来的公共性的特质,又成为大学连接社会的纽带。因为世界一流大学普遍并没有围墙,没有门卫,公众可以直进直出。有的大学博物馆与社会上的博物馆的不同之处,还表现在大学博物馆不需要买门票,所以,社会上的公众进大学博物馆就像一位大学生那样很轻松的走进博物馆。这种连接社会的纽带通过博物馆来实现是一种最有效的方式,而在校园中,一般的公众难以便捷的进入图书馆,更难以进到教室或者其他实验室之中。公众在大学博物馆中能够了解到大学的历史以及展览中的很多的内容,尤其是很多大学的博物馆都有一些高质量的临时展览,完全可以与社会上的一些公共博物馆和美术馆相比高下,显现出了大学博物馆的综合实力。

  因此,大学博物馆作为公共博物馆的补充,在一个城市中显得非常重要,这就是大学博物馆存在的特殊价值和意义。而很多大学的博物馆都在馆内辟出了一些针对社会需求的空间,并开设了一些专门的课程,让那一部分已经离开大学的人重新回到了大学,找回了失去的青春;让那些还没有进入到大学的儿童提前进入大学,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因此,著名的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每年约有40万游客到访,而这里既作为这座城市中的一个主要的旅游景点,也是学术研究和教学的重要资源。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物馆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