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一位会读中国书画爱穿长衫的西方神父

时间:2019-9-19 12:01:15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王林娇

中国书画及古典家具重要收藏家费立哲神父(Richard Fabian)邦瀚斯拍卖供图

  我震撼于费立哲神父(Richard Fabian)对中国书法艺术的热爱和理解,他甚至深知“书法入画”的精髓。

  这当然得益于他长达六十年对于中国文化和绘画书法艺术的研究,其中国艺术收藏也是缘于书法。“我收藏的第一件中国艺术品就是书法,也是我唯一的艺术实践,尽管我是从圆珠笔开始练习书法”。

  直到今天当我问及他对喜爱中国艺术的西方人有什么建议时,费立哲神父认为要每天练习书法,并找书法老师辅导,即便不会用毛笔,一支圆珠笔足矣。在收藏中直接的艺术实践是必须的,这是收藏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的人们最大的不同。

费立哲神父曾经和启功有过交往

  费立哲神父是旧金山美国圣公会尼萨圣格哥烈堂的创办人兼教区长,大学时期在耶鲁大学攻读中文与历史专业,收藏中国书画及古典家具长达五十年,其藏品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等地有重要展览,早年间游历中国香港、台湾、北京等地,结识启功等中国著名画家。

  正如费立哲神父初见启功时,启功已经年近八旬,两人的交往对于费立哲神父而言受益良多,有幸收藏的启功作品竟然是其最后一幅山水画,后启功再次补题钤印。

  启功先生早已驾鹤西去,年近八旬的费立哲神父决定把其中国书画部分藏品首度释出,其中就包括那件启功补题钤印的《拟梅花盦主山水》在内,这批38件(组)作品将于香港邦瀚斯10月9日拍卖会率先登场。

  傅抱石《夏山观瀑图》设色纸本 立轴 110 x 31cm

  估价:3,000,000–5,000,000 港元

  费立哲神父藏品

  香港邦瀚斯2019年秋拍

  雅昌艺术网也特别邀约费立哲神父就其中国书画收藏畅谈,机缘之下才发现这并不是初次“见面”。其实早在两年前在北京一次关于北美重要藏家曹仲英收藏研讨会中,就得知其在北美收藏中国艺术的重要性,只不过那时的费立哲神父还被翻译为“理查德-法卞”,是一个深受重要鉴赏家曹仲英影响的西方收藏家,并且建立了中国美术史的系统收藏。

  当时的冰山一角,直到今天才得以看到费立哲神父艺术收藏的全貌,古典家具、书法、绘画等,蔚为大观。不同于中国收藏家仓储式的收藏,费立哲神父把这些收藏融入到日常家居中。

  雅昌艺术网对话费立哲神父

  雅昌艺术网:早年间您在耶鲁大学曾经攻读中文与历史专业,并且在那里主修中国艺术发现了中国画引人瞩目的美,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转变去选修中国艺术?

  费立哲神父:从少年时代开始我就着迷于中国,特别是对于中国书写语言的喜爱。大学时代我在耶鲁大学的专业方向是中文与历史,我没有直接学习东方或者西方的艺术,直到大学的最后一两年才选修了中国绘画的课程。这种转变就好像你去参加一个不想去的正式招待会,但在那里你却碰到了未来成为你一生伴侣的人。

  在耶鲁大学期间,来自北京的中国艺术史教授吴讷孙(Nelson Wu)先生是我的导师,吴讷孙教授训练我们大量的去看中国书画,并要求我们说出对于看到画作的感受,这是一种观看和享受的过程。也正是在吴讷孙先生教导我之后,我的闲暇时间和金钱都致力于研究和收藏艺术作品。

  曾任教于耶鲁大学的吴讷孙(Nelson Wu)教授

  雅昌艺术网:那么您在耶鲁大学期间,身边有兴趣一致的中国朋友们吗?他们对您之后的中国艺术收藏有什么影响吗?

  费立哲神父:首先教授我语言、文学、历史和艺术的老师都是中国人,比如刚才说到的吴讷孙先生是来自北京。当然我的老师中也有日本人和西方人,他们和吴讷孙先生一样都是我的恩师,以至于我后来在收藏中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希望和他们所传达给我的精神是一致的。

  雅昌艺术网:您就读耶鲁大学的上世纪60年代时,一些中国著名的画家还在世,这个阶段您曾经来过中国吗?和他们其中有过交往吗?

  费立哲神父:当然,1960年的时候我作为暑期交换留学生来到香港、台湾,包括日本,但当时美国人无法到访内地。后来大概二十多年后我来到了北京,学习汉语,我的一位美国学者朋友曾经住在北京,他带我去见了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这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

  (备注1:八十年代初费立哲神父在北京买到一幅启功的书画作品,后来见到启功的时候,便带去给他看,经启功确认是其六十多年前画的最后一幅山水画。)

  启功 《拟梅花盦主山水》 水墨纸本 手卷 1941年作

  估价:800,000–1,200,000 港元

  费立哲神父藏品

  香港邦瀚斯2019年秋拍

  (备注2:正是本次香港邦瀚斯拍卖中的启功《拟梅花盦主山水》,当费立哲神父拿着这件作品去见启功时,启功亦拿出了钤印在这件作品上的印章,鉴定为真品。后来启功再次看当年题款的时候,发现当中遗漏的一个字,启功就补题了那个字,并再次钤印。)

  雅昌艺术网:西方收藏家通常比较喜欢中国古代艺术,例如宋代的瓷器和书画等,但是您的藏品让我感到惊讶,因为这是一个完整的中国近现代绘画史脉络,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阶段进行收藏?

  费立哲神父:吴纳孙教授引导我们关注中国近代绘画艺术,尤其是齐白石的作品。多数藏家都偏好于古代艺术,所以多年来中国近现代艺术的价格都处于我可以负担的水平内,但这些作品现在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我的财力所能及的了。

  雅昌艺术网:20世纪初的中国近现代绘画正处于变革时期,风格多样化,可以看到您的收藏系统地包括涵盖大多数风格的各种画家,这与您的个人研究兴趣有何关联?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费立哲神父:我收藏的主要原因一直是对美学的追求,但是在最初的三十年,中国近现代绘画相对是一种被忽视未被挖掘的状态,仅仅在日本的博物馆中有近现代书画的收藏,彼时也很少有中国人收藏,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近些年。其实我也喜欢中国古代绘画艺术,得益于吴纳孙教授,最喜欢的古代绘画是宋代范宽笔下的《溪山行旅图》,我收藏的作品有一件郑重宾近期的作品,对范宽《溪山行旅图》有所呼应。

  雅昌艺术网:我也发现在您的收藏中是从个人兴趣和审美出发,但是您的收藏中还有广泛的学术意义,为观者提供一个研究中国近现代绘画文本,这个过程是怎么形成的?

  费立哲神父:得益于我的两位艺术顾问朋友,Jungying Tsao(曹仲英)和William D.Y.吴(吴定一)两位朋友的艺术鉴赏能力卓越,他们能够指出在艺术家作品的特征与其艺术生涯中其他时段的区别,而每位优秀的艺术家都有其天才可取之处展现。比如曹仲英特别欣赏1972年在日本举行的“近代中国的画家”展览,这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国立博物馆和大阪市立美术馆联合举办的展览。他建议我看一看这次特展的图录,并在这个图录的基础之上给出一份我收藏的模拟名单,我以此为参考,尽管之后我也遇到与清单上相同的艺术家很好的作品,但如果水准没有达到那个水平,我也选择放弃。

  金城《仿古山水册》(十二开选五及扉页)

  水墨、设色纸本,册页十二开 1905年作

  各26.4 x 36.5cm

  估价:300,000–500,000 港元

  费立哲神父藏品

  香港邦瀚斯2019年秋拍

  雅昌艺术网:上世纪一些中国画家能够到海外去学习并参加展览,比如日本和美国,特别是在美国也有专注于中国艺术的画廊,比如曹仲英先生在旧金山的远东艺术画廊,您有没有参加过或者策划过中国画家的展览?

  费立哲神父:我收藏的画作曾经在美国多个重要的美术馆和艺术机构中展出过,比如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檀香山艺术学院、卡拉马祖艺术学院、耶鲁大学美术馆等,以及在休斯敦和伯明翰等地的博物馆,我为这些机构的展览提供了重要的作品,其中一些机构还是首次在美国展示中国近现代绘画。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

  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

  (备注3:费立哲神父后来去北京拜访启功的时候,给启功带去了当时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的图录,两人就这本图录还有过交流。)

  雅昌艺术网:您还记得您收藏的第一件中国艺术品吗?在当时的西方社会对于中国近现代艺术是什么样的认知?

  费立哲神父:我的收藏是从书法开始的,这也是我自己唯一的艺术实践,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中国艺术类别,我十分仰慕中国书法艺术。1975年我在拍卖会上第一次买中国书法作品,那场拍卖的收益用作支持“雅礼协会”(Yale-in-China)。相较于书画作品,书法作品在美国比较便宜,我也开始了练习中国书法。

  之后我获得梅隆奖学金去了英国剑桥大学深造,攻读欧洲现代史硕士学位,我也去了荷兰,在那里我了解到著名画家弗朗斯·哈尔斯、伦勃朗以及梵高等,他们和中国画家一样也非常努力的练习技法。

  费立哲神父收藏中的伯乐曹仲英先生

  雅昌艺术网:您能分享一下早期的收藏来源吗?

  费立哲神父:最早通过在耶鲁大学的购藏之外,大概是在1978年我在旧金山遇到了曹仲英,他开始在拍卖会上为我提供很多建议,并且持续了多年。曹仲英在旧金山经营有远东艺术画廊,他也带来了一些直接来自日本和中国的画家作品给我。当然了,作为艺术品交易经纪人,他也介绍了一些在愿意出售中国画作的美国收藏家。

  除此之外,我是在1983年的时候开始在中国旅行,我也试图靠我自己对于中国画的眼光去买一些作品,当然有出错也有成功。我拜访启功先生的那次经历就是一个说明,我当时买到了一个看似启功作品的山水画,拿给启功看,后来启功说这竟然是他最后一幅山水画,并且还给我补题和钤印了。

  雅昌艺术网:除了中国近现代绘画之外,我知道您也十分喜欢中国古典家具,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为什么喜欢吗?

  费立哲神父:我认为中国古典家具仍然是世界上最精致家具的传统和根源,只有古埃及艺术在世界上影响能与之相提并论。虽然我已经卖掉了我大部分的家具藏品,但是我的家里仍然拥有着美妙且古老的中国古典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的设计对欧洲产生了至少两次影响,比如我家里的巴洛克式琵琶和大键琴就和中国古典家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费立哲神父家中随处可见中国艺术

  邦瀚斯拍卖供图

  雅昌艺术网:中国艺术在您的日常生活中有什么影响?比如您可以试着告诉我们关于您的家居。

  费立哲神父:我家里到处是中国传统家具,比如卧室中,我睡在一张清代的架子床上,客厅里的坐具是来自中国,其他房间也都有很多古典家具。每个房间里都挂着中国画,我的朋友们来我家里,他们有的人很快就会爱上中国艺术,有的人来一次就不再来了,可能是我的热情闷到他们了吧。

  王震 《狸猫菊石图》1917年作 设色纸本 153.5 x 69 cm

  估价:250,000 - 350,000 港元

  费立哲神父藏品

  香港邦瀚斯2019年秋拍

  雅昌艺术网:有机会能在其他展览场合看到您的藏品吗?或者相关的学术研讨会?

  费立哲神父:目前我还没有收到来自中国的相关邀请,但是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偶尔会有展出我的一小部分收藏。

  雅昌艺术网:我们也看到一些海外藏家在释出自己的收藏,您为什么会出售您的藏品?能否谈一下这次和邦瀚斯拍卖的专场合作?

  费立哲神父:中国人说书画收藏是烟云过眼,这些收藏始终要和公众进行分享的。现在把这些藏品在拍卖市场上售出,是因为我已经77岁了,并且我希望这些收益可以用于未来的慈善活动。

  长久以来,我在邦瀚斯拍卖中购藏(也有参与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拍卖会)邦瀚斯拍卖的资深专家追随我的收藏长达四十年,也十分了解我的收藏作品的成长和体系。

  任颐《山水人物》设色立轴四屏 1881年作 每屏149 x 39.7cm

  估价:2,800,000–3,800,000 港元

  费立哲神父藏品

  香港邦瀚斯2019年秋拍

  雅昌艺术网:最后一个问题是,对于收藏人们总是有很多的顾虑,比如投资回报、如何寻找好作品等,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费立哲神父:这是你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我对想收藏中国艺术品的西方人有两个建议,第一个是自己要开始每天练习书法,并且找精通书法的老师指导,练习之初,不需要强迫自己使用中国毛笔,一支圆珠笔即可。收藏中国艺术品直接的艺术实践必不可少,每一位有文化修养的中国人都练习书法,无论写的好坏,这是一种艺术实践,这是区别于西方藏家的最大不同。只有艺术实践,你才可以观察到中国藏家所观察到的一切。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的另外一个建议是如何去看懂中国绘画。

  比如在画树枝的时候,中国画家会把树枝本来的状态画出来。但是西方画家就是按照树枝应该呈现的样子去画,这点可以看在学习西方绘画的孩子们,艺术老师在培训时就是这么教他们的,而中式的画风摒弃了形而上的理论学说。所以从现在开始坚持观察你身边的事物,不断的去看去发现它们呈现本来纯粹的美,直至你感觉到童年时期发现“美”所带来的那种共鸣感。这一点,即使不是最顶尖的中国艺术家也能做到。

  费立哲神父珍藏中国书画专拍

  香港预展

  10月3日至9日

  拍卖日期

  10月9日

  预展及拍卖地点

  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一座20楼

  邦瀚斯艺术廊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