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纪念吴冠中诞辰100周年】李磊: 洒向人间都是美

时间:2019-8-10 10:18:31  来源:艺术看展

  吴冠中写生在20世纪波澜壮阔的中国艺术进程中,吴冠中独树一帜。这位艺术道路上的苦行僧,即使一生备受争议,却以独立的思想与自由的精神,从未停止对艺术的探索。

  “我负丹青”“笔墨等于零”“形式美”这些吴冠中先生的艺术观深刻影响着中国艺术的发展,他在“油画本土化”和“中国画现代化”方面,对长久以来困扰中国艺术“中西融合”的议题指出了一条出路。

  
2019年,是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吴冠中,成为一个年度话题(点击此处进入:《艺术头条吴冠中诞辰100周年大型专题》)。这一年来,各大机构纷纷推出重要纪念展览与学术活动。此次,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邀请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艺术家李磊,从“我负丹青”“笔墨等于零”“风筝不断线”三个角度深入探讨吴冠中的艺术理论,以此纪念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

 我负丹青 

  雅昌艺术网:今年8月29日是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吴冠中先生的艺术深得人们喜爱,但是他一生也充满坎坷、饱受争议。您怎么看?

  
李磊:吴冠中先生当然是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的一座高峰。所谓“高峰”就是破晓前最先亮起来的那座山峰,也是退得越远越能指向云端的那座山峰。吴冠中先生不仅是美术家,他更是思想家,也是文学家。“先行”、“直言”决定了他的人生必然饱受磨难和争议,但是历史给了他公正的评价。


吴大羽与杭州艺专教师合影

  雅昌艺术网: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年,纪念吴冠中先生是否可以从这个角度观察?

  
李磊:把吴冠中先生和五四精神结合在一起观察是非常有意义的。吴冠中先生的思想行为与五四精神一脉相承,他是追求真理、爱国奉献的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

  吴冠中先生曾经说过:“我的一生就是做两件事:一是油画的民族化,一是中国画的现代化。”他觉得自己背负了一种使命,这种使命不仅仅是创作美术作品,更是要通过美术和美育来启发民智、改造民性。这个理想跟鲁迅先生所倡导和推动的精神是一致的。吴冠中先生一生最崇敬的人就是鲁迅,他用“横站生涯”来概括自己的人生。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和更迭中,吴冠中先生用思想和艺术的高度来体现自己的使命和价值。


吴冠中与林风眠

  雅昌艺术网:林风眠、吴大羽两位先生作为中国现代美术的奠基人,他们都曾是吴冠中的老师,在艺术主张方面,吴冠中紧随两位先生,他们给吴冠中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李磊:林风眠先生和吴大羽先生是20世纪中国现代主义美术的奠基人和开创者,他们主要受到法国现代主义思想的影响,同时继承了中国传统审美的原则,创作出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中国现代绘画。林、吴二位先生可以说是生不逢时,他们所追求的艺术理念跟当时社会的现实要求有很大距离,但是他们强烈的现代意识和审美品格深刻地影响了吴冠中先生,在思想上,吴冠中先生继承了两位老师的衣钵。所以吴冠中先生一直强调艺术的本体问题,强调美的形式体现。林风眠先生和吴大羽先生还有两位学生就是赵无极和朱德群,他们与吴冠中先生一起成为中国现代美术的重要代表,他们有着共同的文化特质。


吴冠中与朱德群


  雅昌艺术网:与赵无极和朱德群相比,吴冠中先生有什么特点?

  李磊:三位先生的共同特点就是中西融合,但是吴冠中先生更加强调美术作品的文学性、强调艺术来源于生活。

  雅昌艺术网:吴冠中先生曾经向国家的公立美术馆捐赠了大量的艺术作品,他对于作品归宿的思考对当代的艺术家有何启发?他的捐赠行为对中国美术事业的建设做出了哪些的贡献?

  
李磊:吴冠中先生在晚年将大量的作品捐赠给了公立美术馆。不仅是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和香港艺术馆,还有新加坡美术馆,他的捐赠作品为研究和传播吴冠中艺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吴冠中先生曾说,他的艺术作品就是自己的女儿,捐赠作品就像嫁女儿,要把自己的生命献出去。他的作品不是留给家人的遗产,而是社会的财富,是属于人民的,所以要捐出这些作品为人民发挥作用。“中国的审美素质需要提高,我希望美术馆里能一直挂着我的画,人们看到这些画以后能感受到生活中的美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艺术,知道中国有优秀的艺术和艺术家,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吴冠中《春雪》  69×137cm 纸本水墨设色  1983年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丹青春秋》 中国画  2006年  上海美术馆藏


吴冠中《入孔林》 1980年   上海美术馆藏

  吴冠中当时给上海美术馆捐赠作品的时候,市场价格已经非常高,但他给国家的捐赠都是无偿的。他捐赠的出发点也很简单,首先他充满了文化自信,认为自己就是中国当时最好的艺术家,代表了中国美术的高度;其次,他认为自己的作品能够让人民提高审美意识,这是一种情怀,是对国家和人民的一种奉献。

  雅昌艺术网:
吴冠中先生的自传取名《我负丹青》,这是否过谦了?

  
李磊:“我负丹青”的一种精神,是自强不息、永不满足的精神,为的是“不负丹青”。 

笔墨等于零 

  雅昌艺术网:作为一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吴冠中生前以敢说真话闻名,发表了很多备受瞩目、有争议的观点。但在他逝世后的多年来,为何关于他的收藏和研究从未中断过,而他也一直能够成为话题人物?

  
李磊:吴冠中先生的一些观点是振聋发聩的,但他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更不是为了树敌,他是基于个人的认知和理想,把艺术的本质和社会发展中向善的东西揭示出来。他提出了很多引人注目的观点,其中就有《笔墨等于零》这篇文章被人所误解,有人认为他否定笔墨,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吴冠中先生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认为,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这话怎么理解呢?两个层次:一,构成画面,其道多矣,点、线、块、面都是造型手段,黑、白、五彩,渲染无穷气氛,孤立的色无所谓优劣,品评孤立的笔墨同样是没有意义的。二,笔墨只是奴才,它绝对奴役于作者思想情绪的表达,情思在发展,作为奴才的笔墨手法永远跟着变换形态。所以,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正如未塑造形象的泥巴,其价值等于零。”吴冠中先生强调“笔墨当随时代”,强调不能脱离表现的对象和情感孤立地谈笔墨,这些观点显然更接近艺术的本质。

  吴冠中先生之所以能够成为话题人物,不仅仅是因为他在艺术创作、艺术思考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还因为他有很强的文化表达,比如他的散文有很强的文学价值。也正因为他是一位全面的文化探索者,在变革的时代中呈现出来的很多观点,对时代的进步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所以他是一个可以不断挖掘的文化之矿,他的思想和艺术也必然会被很多人关注、研究和追捧。


吴冠中《江南旧梦》 70x90cm  油画  浙江美术馆藏


吴冠中《眼》 80x80cm  2009年  油画  浙江美术馆藏


吴冠中《桃色旋风》   61×61cm 油画 2008年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花与花》  60×76cm 油画 2008年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北国春晓》 油画  上海美术馆藏

  雅昌艺术网:吴冠中看不惯中国艺术的“高价低质”,曾指出中国的“美盲要比文盲多”,有观点称他是“中国20世纪美术史上的战士”,那么吴冠中所言所行对于当前文化艺术环境的建设有何意义?

  李磊:作为一位文化的思考者和践行者,吴冠中先生指出“美盲比文盲多”,这跟国家长期积贫积弱的国情有关,忽略了以美和人格养成为主导的素质教育。面对这样的客观事实,吴冠中先生呼吁要加强审美教育是非常有必要的。

  中国进入21世纪以后,国家在文化、美育方面的投入和建设非常多,对各个博物馆、美术馆、文化馆、图书馆实行免费开放,给大众在审美教育和欣赏方面提供了诸多便利和可能性。这不仅是国家整体进步的象征,也是吴冠中先生这一代的文化之士不断呼吁和推动的结果,他们为下一代人的素质养成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风筝不断线 

  雅昌艺术网:吴冠中在艺术上一直主张“形式美”,但是从艺术与社会的角度而言,他几乎没有过重大历史性的或反映社会问题的创作,因此,一些人认为“形式美”就是一个“花瓶”,对此您怎么看?

  
李磊: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吴冠中先生就“形式美”在《美术》杂志上发表了《绘画的形式美》、《关于抽象美》、《内容决定形式?》等文章,揭开了美术领域里思想解放的大幕。他所倡导的“形式美”主要基于三个要素:第一,20世纪中期的中国,在美术发展中对“形式美”的认知不够,甚至是忽略和打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以“形式美”来解决美术创作中的许多问题。第二,“形式美”本身具有独立的意义,它在艺术规律方面的问题不解决,艺术创作便难以提升。第三,“形式美”对于个人思想和情感的表达是现代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所以,“形式美”并不是空洞的“花瓶”,其不论是从文化史、艺术史,还是从绘画本身,都意义重大。


吴冠中《纵横》62x41cm 2008年  浙江美术馆藏


吴冠中《逍遥游》  145×368厘米 纸本水墨设色  1997年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认为艺术的本质和规律是抽象之美,他在强调绘画“形式美”的同时,还提出了“风筝不断线”的理论。他曾说过,“因为中国民众对抽象美的认知不够,有很多观众需要看到一些形象才能联想到艺术的内容,所以我在创作的过程当中都有留一些形象”。比如他笔下抽象的藤蔓、《狮子林》等画面中都有一些具体的文字或形象。他把这些称之为“风筝不断线”,即艺术的风筝放得再高,也要牵连着生活的线。所以,吴冠中在绘画上不仅强调“形式美”,又强调生活和人性中的真善美,要通过“形式美”来表达人性和生活中的真善美。因此,“形式美”是有意味的形式,这也是他的作品耐人寻味、可以反复阅读的原因。


李磊向观众介绍吴冠中作品

  雅昌艺术网:请谈谈吴冠中先生对您的艺术影响。

  
李磊:在吴冠中先生的晚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们建立了非常深厚的个人友谊,那时吴冠中先生经常褒扬我的抽象作品。在今天看来,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拥有的条件比吴冠中先生那时好很多,没有那么多的思想禁锢和生活困难,正因如此,我的抽象艺术才能一直顺利。

  在艺术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从吴冠中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第一,注重美术和文学的关系,注重中国传统诗学在艺术中的表达。早些年吴冠中先生就曾说“诗比画美”,在他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可以说都是对诗的追求,对诗的表现。第二,艺术创作应该去表达人性,我的抽象艺术蕴含着深厚的中国人文精神。第三,注重艺术与自然的联系,生活是情感和艺术萌芽地。平日无论出差或是工作,我都会随身携带画笔和册页,利用闲暇时间去写生,通过写生在生活和自然中寻找新鲜的感受。虽然我与吴冠中先生的艺术表现形式不一样,但是我们精神气质是相通的,我们都在挖掘艺术本质东西和心灵本质的东西,我想这也算是一脉相承吧。

  吴冠中先生即是一座丰碑又是一座宝库,他身上那种对国家和人民的挚爱,对真理和艺术的追求,对真善美的表达和宣扬都值得我一生每年学习的。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