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佳士得纽约拍场上的“印度风”

时间:2019-6-25 10:27:34  信息来源:佳士得

  

  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囊括近400件横跨500多年历史的珠宝、宝石和饰物精品,包括曾被印度大君时期的帝王和贵族使用过的饰物、庆典用具和装饰摆设等。这批历史悠久的珍藏中也包括多件来自二十世纪初期的重量级珠宝作品,见证了印度与西方文化交融之时所迸发出的过人创意。

  当时,欧洲国家对印度文化的兴趣与日俱增,而多位印度大君也把本国最臻美的宝石和珍珠带到欧洲,委托当地最负盛名的珠宝商对其重新进行设计。

  雅克·卡地亚(Jacques Cartier)于1911年首次到访印度,当时德里杜尔巴(Delhi Durbar)正在热烈庆祝乔治五世(George V)和玛丽皇后(Queen Mary)的登基。从卡普尔塔拉(Kapurthala)到迈索尔(Mysore),卡地亚先后拜访了印度多个邦国,建立和培养起与各地大君的联系。

  

雅克·卡地亚与几位印度宝石商人。图片来自雅克·卡地亚记录1911年印度之旅的照片集。卡地亚档案库  Cartier

  印度大君们非常欣赏卡地亚先生向他们展示的巴黎珠宝风格,多位大君更委托他定制珠宝。例如,帕提亚拉大君曾于1925至1928年间委托卡地亚重新镶嵌他冠冕上的珠宝——这是品牌历史上所承接过金额最高的单笔委托订单之一。

  卡地亚与印度之间的密切联系在装饰艺术时期尤为明显,结果促成了两大类珠宝的诞生:一类是为大君们的印度宝石重新设计的卡地亚西式珠宝,另一种则是为卡地亚的西方顾客们所设计的印度风格珠宝。

  华美瑰丽的帕提亚拉红宝石短项链由卡地亚于1931年制作。彼时,印度大君们纷纷前往巴黎重新镶嵌他们所珍藏的宝石,而这条由这一法国品牌制造出的瑰宝,便是那段时期中的众多杰作之一。

  

帕提亚拉红宝石短项链﹕装饰艺术风格红宝石、钻石和天然珍珠短项链,卡地亚,1931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帕提亚拉邦巴平德·辛格大君(Bhupinder Singh,1891-1938)是1900至1938年间帕提亚拉邦的统治者,他以生活奢华见称,并热爱旅游和名贵之物。据说他游历欧洲时,曾将20多辆劳斯莱斯组成一列壮观的车队,搭载他与妻子、大批随从和仆人。

  辛格大君生于一个富裕之家。1900年,父亲拉金德拉?辛格(Rajendra Singh)在他年仅九岁时离世,于是他便承继了一批当时最珍贵非凡的珠宝,包括重约234.50克拉的De Beers黄钻(后由卡地亚进行镶嵌),以及一件华丽非凡的西式风格钻石后冠。

  二十世纪初,帕提亚拉邦大君作为多个英国和法国奢侈品品牌的重要顾客,经常光顾Asprey、宝诗龙(Boucheron)、卡地亚、Garrard和其他著名品牌,并将大量珠宝和宝石交由这些品牌重新设计。

  

帕提亚拉邦大君巴平德·辛格(1891-1938),1911年。Carl Vandyk提供  Costa / Bridgeman Images

  二十世纪20年代中期,这位大君将自己珍藏的大量宝石交予卡地亚重新镶嵌和设计。与黄金相比,他更加偏好铂金,并为自己和多位妻妾定制了一批独一无二的珠宝。

  在卡地亚为帕提亚拉邦大君制作的精美绝伦的珠宝当中,有一条极为惊艳的由红宝石、天然珍珠和钻石组成的多排项链,而现存的帕提亚拉短项链便是这臻美之作的一部分。

  同1920及1930年代的许多珠宝一样,这条项链也曾经过重新设计和镶嵌,以迎合不断演变的潮流。2012年,这条项链由卡地亚古董珍藏(Cartier Tradition)进行修复,得以恢复最初的设计样貌。

  帕提亚拉短项链被卡地亚视为品牌历史上所制作过的最重要的项链之一。与此同时,它也代表了二十世纪初珠宝界这段最为重要的关系之一。

  

装饰艺术风格祖母绿、蓝宝石和钻石腰带扣胸针,卡地亚,1922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中呈献

  上图中的瑰丽祖母绿、蓝宝石和钻石腰带扣胸针由卡地亚打造,于1925年在巴黎艺术装饰与现代工业博览会中展出。胸针的设计、宝石以及颜色的搭配,完美地彰显了卡地亚将印度风格注入西方装饰艺术的才华。

  腰带专为配搭当时流行的低腰连衣裙而设计,是为查姆利侯爵夫人(Marchioness of Cholmondeley)西比尔?沙逊(Sybil Sassoon)所定制。

  西比尔·沙逊是爱德华?沙逊爵士(SirEdward Sassoon)和艾琳·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Baroness Aline de Rothschild)的的爱女。在1937年乔治六世(King George VI)和195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加冕典礼上,她也选择将这件珍宝搭配其他珍贵珠宝一起佩戴。在这两场典礼上,她还佩戴了原本为法国皇室珠宝的蓝宝石和钻石后冠与项链。

  上世纪20和30年代,欧洲对远东和东方文化的迷恋达到了顶点。来自印度的配饰(turrah)成为流苏肩饰的灵感来源,而有佩斯利图案(paisley motif)的头巾装饰(sarpech)更是风靡一时,这两者的流行使“印度风格”在欧洲变得普及。一些钻石手链开始配有印度风格的微型饰边和波斯饰带,而从斋浦尔(Jaipur)进口的珐琅烟盒饰牌和雕刻宝石更是在欧洲市场上大受欢迎。

  

装饰艺术风格Cliquet钻石胸针,卡地亚,约1925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源自罗马时期的fibula胸针曾在印度被用作固定头巾的装饰,一度十分流行。罗马胸针也是欧洲装饰艺术时期珠宝创作的主要门类,这一特点从卡地亚在约1925年制作的装饰艺术风格Cliquet钻石胸针上就可见一斑。这枚胸针镶嵌有一颗7.56克拉心形明亮式切割钻石,配以榄尖形和老式切割钻石。

  

  

装饰艺术风格祖母绿、钻石、缟玛瑙和珐琅翻领表,卡地亚,约1925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大约于1925年出品的卡地亚装饰艺术风格翻领表由圆形蛋面雕刻祖母绿宝石和仔细打磨过的雕刻祖母绿珠子制作而成,附有“Cartier, France”签名的表盘可安置于三个不同的位置,它可以作为短吊坠或夹式胸针来佩戴。

  

装饰艺术风格珊瑚、天然珍珠和钻石花饰Cliquet胸针,卡地亚,1922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装饰艺术风格Jabot或Cliquet胸针由卡地亚于1922年制作,并以几何形珊瑚饰牌、玫瑰式切割钻石、以及各种形状的天然珍珠和铂金材料匠心雕琢而成。

  

装饰艺术风格祖母绿、钻石、红宝石和珐琅肩饰,卡地亚,1924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而于1924年制成的“印度风格胸针”采用椭圆形蛋面祖母绿,配以梨形雕刻、圆顶和圆形蛋面祖母绿、梨形桌形切割和圆形切割钻石,以及圆形蛋面红宝石。其后卡地亚根据工作室的原有记录,为胸针添加了可拆卸的迷你珍珠、缟玛瑙珠、珐琅、钻石、祖母绿和红宝石流苏。

  希达·戴芙巴洛达大君夫人(Maharani Sita Devi of Baroda,1917-1989)格外喜爱天然珍珠、祖母绿、红宝石和钻石,她嫁给巴洛达大君普拉塔辛?盖克瓦尔(MaharajaPratapsingh Gaekwar of Baroda)后,将获赠的巴洛达的珠宝臻品也纳入自己的珍藏之中,这些宝石和珠宝也都源自莫卧儿王朝时代。

  在巴洛达大君1951年被印度政府罢免之后,大君夫人仍然过着奢华的生活,多年中一直同昵称为“Princie”的爱子萨耶吉拉奥·盖克瓦德(Sayajirao Gaekwad)继续出席上流社会的活动。

  

巴洛达大君夫人于1966年6月出席于巴黎Vagenende餐厅举办的派对,照片中她戴着由卡地亚设计的灰色珍珠和钻石手镯。照片 AGIP / Bridgeman Images

  二十世纪50年代期间,巴洛达大君夫人曾长住于巴黎丽兹酒店,并经常在助手们的陪同下将装满宝石的袋子交到巴黎最负盛名的珠宝商手中,让它们以西方的最新时尚设计来重新镶嵌这些珠宝。

  

天然珍珠和钻石手镯,卡地亚,1953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1953年,她委托卡地亚制作了上图所示的灰色珍珠和钻石手镯,这枚手镯和其它珠宝一起,由Credit Municipal de Monaco于1974年11月16日售出,以偿还大君夫人的债务。

  

天然珍珠和钻石项链,卡地亚。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上图所示的天然珍珠和钻石项链据称曾属于斋浦尔大君萨瓦伊?万?辛格二世(Maharaja Sawai Man Singh II of Jaipur)的妻子盖亚特瑞?戴芙王太后(Rajmata Gayatri Devi)。她在当时被公认为是世上最有魅力的女性之一,经常往返于印度和欧洲之间。

  

  盖亚特瑞·戴芙,斋浦尔王太后,斋浦尔大君萨瓦伊?万?辛格二世的妻子,摄于1980年7月,印度。照片中的她戴着自己心爱的珍珠项链。照片:The India Today Group / Getty

  这位王太后经常以色彩缤纷的纱丽搭配珍珠项链的造型示人,活跃于政坛的她也积极倡导女性权益。在印度脱离英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后,她于1962年被选为印度下议院议员。

  

美好年代Devant-de-corsage钻石胸针,卡地亚,1912年。将于6月19日佳士得纽约“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拍卖呈献

  这枚“Devant-de-corsage”胸针更是美好时代瑰丽风格的完美典范,于1912年由所罗门?巴纳托?乔尔(Solomon Barnato Joel)委托卡地亚制作。因在南非经营钻石矿而致富的乔尔当时向卡地亚了提供四颗顶级钻石来制作这枚胸针。“Devant-de-corsage”胸针也是卡地亚的著名工坊Atelier Henri Picq当时所擅长的精致铃兰形切割(serti muguet )作品的典范。

  以上拍品均来自The Al Thani Collection。拍卖所得收益将用作支持The Al Thani Collection Foundation的项目,包括展览、出版刊物、讲座和资助全球博物馆的各项项目。来自这一琳琅满目的艺术珍藏中的更多藏品将于2020年,在一间位于巴黎的全新博物馆中展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