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一丝怀旧——傅文俊的艺术

时间:2019-6-16 14:06:05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概要:艺术创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艺术家的灵感与知识、直觉与思考、感性与理性相互交织其中。国际艺术网站“每日艺术杂志”试图从文化基因的角度切入傅文俊的艺术世界,从他多年来的艺术作品中解读他的艺术思想,探讨艺术家对传统中国文化理念与当下快速变革世界的理解,以及如何以多种艺术形式表达出他在文化交汇中获得的对所生活时代的体悟与思考。

《斗转星移》No.1 傅文俊 2019

摄影综合媒介 50x50cm

  年幼时我对中国有种浪漫的想象,人们头戴斗笠在田地中劳作,在精致的茶室中饮茶。当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时,我想这个国家不过是一座工厂,辛勤劳作着为世界制造商品。我为中国感到遗憾。2012年我来到拥有1500万人口的广州,我发现我的种种印象在现实中同时交织在一起。中国拥有多元的文化、热情的人、美味的食物、适宜的天气,当然还有有趣的艺术。这里完全超出我的预期,特别是发达的科技,包括高速铁路、前卫的建筑和发达的地铁交通,相比之下欧洲城市已不再是世界的中心。当然中国也存在贫穷。这让我感到难过,但总体而言中国让我感到惊讶。

傅文俊,《空山新雨后》,2017-2018

数绘摄影,100x100cm

  中国的快速工业化大约开始于35年前,把这片大地从贫困的农业土地变成了强大的工业国家。艺术家傅文俊(1955年生)见证了中国近几十年的快速变革,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艺术介于传统与科技发展的交汇之处。

  “我讲述了家乡仍然存在的旧式茶馆。喝茶问道、谈天说地的生活方式仍旧兴旺在日新月异的都市一角,世界变化地如此之快,但似乎并不是对每件事、每个人、每个地方。”

  从傅文俊的半抽象系列作品《错位》(2017-2018)中能感到一种怀旧,指向中国的传统水墨艺术。《空山新雨后》(2017-2018)是正方形的摄影作品,抽象的黑色线条蔓延于白色背景之上,水墨晕染的气息油然而生。两千多年来,墨在中国的绘画和书法艺术中占据了主要地位。但在二十世纪初期,这一传统日渐受到西方传入艺术的挑战。傅文俊并没有使用实际的墨,而是着力在水墨般的美感,这离不开他提出的艺术理念:数绘摄影。他将绘画元素、数字处理、摄影图像的多重曝光等结合起来。傅文俊曾在中国最知名的艺术院校之一四川美术学院学习油画,而之后他在艺术创作中使用了多样的艺术媒介:

  “油画学习为我打开了艺术之门,我从未放弃它。然后我发现摄影也非常有趣。我还从事雕塑、装置、数字艺术等。现在我的作品主要是综合媒介的融合体。”

  在傅文俊看来对他的艺术创作产生影响的不仅有毕加索、梵·高、曼·雷、亚当斯这样的西方艺术家,更有赵无极、齐白石这些中国艺术家。

傅文俊,《食色性也》No.1,2017-2018

数绘摄影,60x60cm

  抽象在中国艺术中不是新鲜事物。实际上,笔触的抽象表现潜力处于中国绘画与书法的核心。傅文俊受益于对中国绘画抽象与象征特质的承袭。他同时融入了西方的非具象艺术。在这一意义上,傅文俊的艺术创作将东方与西方结合起来。他的《错位》和《食色》(2017-2018)系列可能是西方式的作品,因为它们非常抽象,然而在实质上它们却非常中国。对傅文俊而言,抽象代表了内心的风景,类似于中国古代文人画那样。

  傅文俊认为,他对抽象或者具象没有特别的偏好,更多地是创作过程中一种自然而言的选择,灵机一动。《昨夜西风》(2016-2017)系列将宋代(960-1279)木刻印刷书页与树木的照片叠加在一起,然后以艺术微喷输出在收藏级的纸张上。作品最终看起来就像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现代版本。毛秋月曾写到,傅文俊的艺术具有中国传统艺术的一些特征,包括散点透视与焦点视角的对比,墨痕与色彩的相互渗透,以及气韵生动与主观表达的结合。

  图像是单色的,树木的轮廓略微模糊,并以几乎印象派的方式消失在雾气中。还有一些可识别的元素,比如汉字。传统上,按照道教和佛教的理念,这类绘画强调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同样的意图似乎也出现在《昨夜西风》系列中。艺术家重新诠释传统,用摄影和摄影后期处理等现代手段颂扬中国人的“典雅”美学。

傅文俊,《昨夜西风》No.6,2016-2017

数绘摄影,收藏级艺术微喷,71x122cm

  傅文俊有许多具象的作品,糅合了西方元素与中国传统,比如《和而不同》(2016-2017)系列。他将西方经典雕塑和中国绘画合为一处。维纳斯和阿波罗的大理石雕图像出现在中国的山景中,有山丘、树木、房屋和水道。颜色为单色,主要是黑色和白色,还有独特的汉字书写和红色印章。对于像我这样的西方人而言难以理解的书写,大概是来自古老的中国卷轴画。彭锋曾就这一系列作品撰文说,这隐喻了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对话,得益于傅文俊的叠加方式,这两种美学呈现出和谐感。傅文俊承认: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们容易紧密联系的世界里。充分利用时代提供的便利,保持对其他文化的开放态度,可以让我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我知道的越多,我发现不同文化中有许多共通之处的认识就越深刻。”

傅文俊,《和而不同》No7,2016-2017

数绘摄影,收藏级艺术微喷,71x122cm

  傅文俊的最新系列作品《斗转星移》(2019)虽然采用了数绘摄影的方式,但在风格上指向了中国水墨画,而主题上却属于波普艺术。在这一系列中,艺术家拍摄了大众文化和媒体上传播的图像,并将它们剥离成简单的黑色轮廓,类似于街头艺术的模板轮廓。肖像成倍增加,被解构,再被叠加在一起,创造出神秘,几乎可怕的肖像——也许这就是艺术家对当今世界政治复杂状态的反思。

  傅文俊的作品可以被看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伸,但是也应当从全球艺术的角度来理解它。他的艺术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拥抱新的媒介,但它也没有放弃中国历史的艺术范式、意义层次和文化内涵。他在中国这个历史悠久国家生活的经历对他的艺术至关重要,但傅文俊是一位好奇的艺术家,放眼世界、周游各地。他从大众媒体、日常生活和发现的档案图像中获取灵感,他创造的作品有着对消失世界的怀旧情绪,同时也关注当今世界各地人们所面临的问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