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9430万元!北京保利春拍乾隆帝最大信天主人宝玺易手

时间:2019-6-15 12:34:36  来源:雅昌艺术网

清乾隆51年(1786年)御制白玉交龙钮信天主人宝玺

  2019年6月5日晚,北京保利2019春拍禹贡Ⅲ—乾隆御制“信天主人”宝玺·五福五代清宫秘翫专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推出45件拍品。其中,彰显乾隆皇帝一生文治武功的重要纪念——清乾隆51年(1786年)御制白玉交龙钮信天主人宝玺在时隔9年后,再次露面市场。

  此件宝玺以咨询价上拍,现场以2900万元起拍,现场买家与委托以千万阶梯迅速加价到7000万元,最终以82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9430万元成交。

  此方青白玉”信天主人“宝玉质温润,印钮雕刻十分精细,且体量巨大,印面达到12.9厘米见方,是乾隆帝所有”信天主人“宝玺中最大的一方,至为难得。如此巨大的宝玺,其钤用的作品当为大幅巨制。香港苏富比2010年拍卖的一件经《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的《张照草书韩愈石鼓歌》中就钤有此宝,可参照。

  张照草书韩愈石鼓歌

  成交价:HKD 90,260,000

  通观清朝历代皇帝的御用印玺,可以发现皇帝御用印玺在印文的选取上有这样一个规律,即同一印文在御用印玺中出现的频率与皇帝本人的思想、情趣、喜好以及其自身的经历密切相关,也就是与皇帝在位期间的重大和关键节点息息相关。

  《平定准噶尔回部得胜图》,郎世宁、王致诚、艾启蒙、安得义等绘,清乾隆三十年至三十九年(1765—1774年)法国铜版印本,册页装,1函,图版16幅为法国镌铜版印刷,纵55.4cm,横90.8cm。故宫博物院藏

  对于清代的乾隆皇帝而言,乾隆二十四年(1759)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这一年十月,遥远的西北边陲传来捷报,经过五年的筹划和征伐,回疆大小和卓木的叛乱被平定。从此清朝政府对新疆地区实施有效统治,这是乾隆皇帝此后一直引以为傲的赫赫武功之一。也正因为这一事件,使乾隆皇帝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号“信天主人”。

  回顾五年的平定战争,乾隆皇帝于欣喜之中亦不免有所申述,总结得失,释疑解惑,写下了著名的《开惑论》一文,文章中乾隆皇帝自己以“信天主人”的身份又对春秋硕儒和臻成大夫二人之言论进行折中评判。名号也取自其中的“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之意。

  在乾隆作《开惑论》不久,即命内廷工匠用玉、石等制作了多方大小不等的信天主人宝玺。比如乾隆二十四年十二月“太监胡世杰交白玉宝大小二方、碧玉宝一方、甘黄玉印售一件,各随本文,传旨:着发往南边交安宁照本文刻做。将碧玉宝刻’乾隆宸翰’阴纹字、其白玉宝二方刻’信天主人’阳纹字、甘黄玉引首一方俱刻’养心殿’阳纹字。“这两方白玉信天主人玺现都收藏于故宫博物院。据初步统计,此一时期制作的“信天主人”宝玺大约有八九方。

  乾隆皇帝像

  乾隆五十年以后,以乾隆皇帝晚年阐扬其文治武功为契机,又制作了几方信天主人宝玺。此次即将拍卖的青白玉信天主人就制作于这个时期。根据现有实物和文献推断,其具体制作时间为乾隆五十一年。

  此宝制作的具体过程:乾隆五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内廷将刻好钮的玉宝连同印文设计稿发交苏州织造刻字,苏州玉工刻好字后于同年九月十二日送回造办处,进呈乾隆帝御览,半个月后又将此玉宝交给造办处广木作配匣盛装,最终置于懋勤殿中使用,历时近五个月。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帝后玺印谱》
 
  第六册 乾隆卷二 页一一八

  此玺青白玉质地,交龙钮,印面阳文篆书信天主人四字。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乾隆宝薮》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对比,无论是质地、大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相合,可以确定此玺为乾隆时期的真品。

  信天主人玺印的刻制与乾隆前期平定准噶尔和回部叛乱,巩固西北边疆的重大历史事件有密切关系,也是乾隆皇帝文治武功的重要体现。透过这方宝玺,我们可以感受到二百年前的乾隆皇帝为维护国家统一,巩固西北边疆所作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如果将此玺制作的过程放在整个清朝历史进程中加以考察,其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

  乾隆三年(1738年)制 铜点金异兽钮「乾隆御览之宝」宝玺

  成交价:1.10975亿元

  北京保利2018春拍

  此件乾隆铜点金异兽钮”乾隆御览之宝“宝玺,9.1厘米见方,重量更是达3770克。根据乾隆爷的印章大全《乾隆宝薮》和现藏实物来粗略统计,他一生所刻制的玺印数量多达一千八百余方,而这一件是乾隆唯一的铜质宝玺。作为乾隆登基后最初制作的玺印,象征身份的意义才是最重要的,而非用于钤盖书画。在北京保利2018春拍上,此件宝玺以4800万元起拍,最终以965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10975亿元成交。

  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白玉御题诗太上皇帝圆玺

  北京保利2011年秋拍

  成交价:1.61亿元

  目前查阅公私收藏,书画上经常钤用的有一方椭圆形“乾隆御览之宝”,一方正方形“乾隆御览之宝”;北京保利2011年秋拍古董夜场“忘情乎太上—清乾隆、嘉庆玺印艺术”中, 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白玉御题诗“太上皇帝”圆玺以1.61亿元成交,刷新御制玉玺和白玉拍卖世界纪录。

  此件圆玺是乾隆帝85岁被尊为太上皇帝时所制,也是乾隆二十多方“太上皇帝”御玺中唯一一枚圆形的。北京故宫藏唐代韩滉《五牛图》卷、晋代王献之《中秋帖》和台北故宫藏明代唐寅《品茶图》轴均钤有此印。

  另一方青玉螭龙“乾隆御览之宝”玉玺(尺寸最大者),则于2010年在台北宇珍拍卖“庆丰银行珍藏”专拍中释出,成交价约1.018亿元人民币。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