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北京匡时2019春拍“一窗晴日——文人斋号匾额”专题

时间:2019-5-23 11:46:22  信息来源:雅昌艺术网

  “一窗晴日—文人斋号匾额”专题

  “斋号”即文人书斋之名,据史料记载,斋号起源晋唐,盛行明清,至今历传不衰。古人称书房为“书斋”,认为读书应凝神静气,而“斋”字有“斋戒”一意,故起书斋之号以明志,亦或自省。斋号的取名,既反映主人的个性与品性,又关联主人的寄情与爱好。一些治学大家的斋号,往往也是后人识别其本人的别称。如王安石的“昭文斋”、赵孟頫的“松雪斋”、 文徵明的“停云馆”、 董其昌的“玄赏斋”、蒲松龄的“聊斋”、刘鹗的“抱残守阙斋”和周作人的 “苦雨斋”,寥寥几字,意境深邃,且都是书斋主人自身处境或抱负的一种表达方式。

  文人斋号往往请名家题写,并制成匾额悬于书斋堂上以便日日警醒。匾额始于周文王时期,经过唐宋书法文化发展的鼎盛巅峰,及至明清,已是中国传统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匾额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形制和内容也十分丰富多彩。除了建筑物或商铺名称外,更多的则是对建筑物的评价之词,或者是表达主人追求、喜好和祝福的词语。文人将斋号制匾悬于堂上,不仅仅用以自省、明志,更是书斋主人最具代表性的个人符号。

  北京匡时2019年春季拍卖会拟定于7月11日、12日预展,13日拍卖。本场拍卖匡时书画部精心策划“一窗晴日——文人斋号匾额”专题,恭候广大藏家莅临。

  北京匡时春拍文人斋号匾额作品精览

  张廷济 隶书“竹二分居”

  23×92cm

  樊增祥 楷书“剑暮室”

  36×103cm

  陈宝琛 楷书“藏真书屋”

  29.5×109cm

  郑孝胥 楷书“範漪榭”

  42×131cm

  黄苗子 篆书“赏梅楼”

  19×79cm

  罗振玉 篆书“千花山馆”

  27.5×98cm

  张伯英 楷书“宝素轩”

  46.5×114cm

  林长民 行书“静观妙觉室”

  23×62cm

  马衡 篆书“文章渊府”

  28.5×103cm

  沈尹默 行书“炉烟盂水悟玄机”

  28×114cm

  于右任 “诗礼传家”

  35×69cm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