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名作题跋“太平天子无封事”源自何处

时间:2019-1-9 16:59:09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朱匡杰/湖北武汉

图1 李瑞清草书《题明皇演乐图》四屏

  1997年,朵云轩拍卖了一幅清代书法家李瑞清的书法四屏,内容为“太平天子无封事,长日深宫事游戏。自将新谱按宫商,一派笙箫起天际。明眸皓齿光相射,急管紧弦坐终夕。破费千金教得成,消磨一刻应须惜。争妍竞巧如相助,翻喜太真情不妬,妙耳疑闻蔡琰弦,重瞳屡作周郎顾。鼓声催知春未迟,侍臣进罢清平词。低头不语向中使,试问韩休知不知?哀音苦调何匆促,野老空闻曲江哭。君不见西川道上雨淋铃,何似霓裳羽衣曲”。之所以原文引出,是因为本文的一切皆与这首诗有关。

图5 张大千《明皇按乐图》

图6 张大千《唐宫按乐图》

图2 仇英(款)《明皇演乐图》毕懋康题引首、黄姬水跋文

图4 仇英《梅花书屋图》皇甫访、文彭、黄文铎、黄姬水跋文

图3 仇英(款)《西园雅集图》尾跋

  从拍卖资料来看,这幅作品当时就叫李瑞清草书,可能是没有细致考证所书内容出处,所以没有详细命名。时间到了2017年,西泠印社春拍拍卖了一件李瑞清草书《题明皇演乐图》四屏(图1),所书内容、钤印款识皆与1997年朵云轩拍品一致。两件拍品是不是同一件,暂时无法考证。不过,西泠印社给出了《题明皇演乐图》这个详细表明出处的名字,倒是可以追溯一番。

  相较于《明皇演乐图》,其实大家更熟知的应该是明皇按乐图,也有不少诗人写过明皇按乐图提出的诗句。而在网络上查找《明皇演乐图》,可见的一份资料,来自北京保利2014年“妙谛——古代书画”专场的拍品——明代仇英款的《明皇演乐图》手卷。这幅画作来自美国,有毕懋康题引首;画作跋文(图2)中,就有“太平天子无封事”这首诗,题跋人黄姬水。

  黄姬水,何人?黄姬水(1509—1574),初名道中,字致甫,又字淳父。苏州府吴县人、黄省曾之子,早年侍奉文徵明、书法宗祝允明,又力学虞世南、王宠两家。翁方纲评曰“枝山之学晋法得一王履吉,复得一黄淳甫,竟若据有明一代楷法之胜者”。说起黄姬水和仇英,其实,有不少仇英款的画作上都有黄姬水的跋文。

  明仇英(款)《西园雅集图》,设色绢本手卷,290.1×30.5厘米。尾跋中有“四璧无声白露团,西园此夜为谁欢?何家门闲中秋月,只有仙人独自看”,落款“延州黄姬水”并钤“黄淳父印”一方(图3)。

  北美收藏仇英《汉宫春晓图》手卷题跋:此仇实甫临赵千里汉宫春晓图,用笔设色穷微入妙,当与赵本抗行,今实甫已矣,与赵本同珍可也。图末毛延寿貌明君当是汉元时事,后室侈丽若此,可以占炎祚之不永矣,展卷为之一慨。延州生黄姬水识。钤印:黄姬水印、延州生、江夏。

  《梅花书屋图》(图4)是仇英青绿山水典型风格的作品,作者以平远装饰手法绘山石、屋宇、树植、人物等,设色典雅秀丽,绚烂清雅兼具宫廷装饰画风和文人雅致气息,这也恰为仇英的艺术特色跻身文人画坛成为一代宗师的最好展现。手卷跋尾有皇甫访、文彭、黄文铎、黄姬水四位明代文人的跋文。

  猜测一下,这或许与两人的私交有关,黄姬水居于苏州,仇英后来也移家苏州。仇英年长于黄姬水,同为苏州著名文人,有所交往也属正常,当然,能够佐证他们私交的材料并不多,只能作猜想。

  回到黄姬水的这份题跋,写的自是明皇,就不多做解读了。然而这份跋文不只与李瑞清有关,还关系到另外一个人——张大千。

  张大千曾作了一幅《明皇按乐图》(图5),2015年秋季现身北京匡时“澄道”专场,价值不菲。2018年,匡时香港拍卖了画面内容一致的画作,拍卖名为《明皇安乐图》。两幅作品一样,题的就是开篇说的那首诗。后面张大千自题道,“明皇按乐图,宋人院画,写明皇科头据胡席,妃子持凤管侍侧,女乐十数人环左右,李茶陵题,长古跋尾。此临其意并李诗于上。戊寅又七月,爰。”从张大千题跋语“此临其意并李诗于上”,可以看出,这首诗来源是“李茶陵”——难道黄姬水在跋文里用的别人的诗?

  大风堂入室弟子糜耕云曾临张大千工笔仕女画,其中有一幅《唐宫按乐图》,画中亦有开篇中的那首诗,只是在跋中,糜耕云写到“追忆大风堂旧藏李文正公题《唐宫按乐图》”。再看张大千自己所绘《唐宫按乐图》(图6,佳士得香港1999年秋拍拍品),下有此诗及自题,亦有“大风堂藏李文正公题唐宫按乐图”语。结合两人所说,此李文正公,应该是明代内阁首辅大臣李东阳。

  李东阳(1447—1516),字宾之,号西涯,谥文正。汉族,祖籍湖广长沙府茶陵州(今湖南茶陵)人。与他同代或后世之人都习惯尊称他为“李长沙”或“李茶陵”,并对以他为创作主体而形成的诗歌流派尊称为“茶陵诗派”。所以,张大千所见的诗应该是李东阳题于大风堂旧藏《唐宫按乐图》上的。这幅《唐宫按乐图》,实物暂不知在何处。如果这首诗真的出现在大风堂旧藏上面且为李东阳所题,那这首诗来源就清晰了,毕竟李东阳去世时,黄姬水尚为稚子,以此推论,黄姬水确在仇英画上题了李东阳的诗。而李瑞清在何处见到的这首诗,就不得而知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