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由秀美而至古拙——谈谈翁同龢的书法艺术

时间:2018-12-6 19:17:59  信息来源:宁波日报 方向前

翁同龢书法作品

  翁同龢(1830-1904)字叔平,号松禅,江苏常熟人,为中国近代著名政治家,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晚清书法大家。

  清朝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书道中兴的一朝。书法由继承、变革到创新,各体书风、流派、名家相映争辉,其成就可以与汉唐相媲美。翁同龢是清晚期书坛杰出的代表之一。

  晚清书法受包世臣、康有为等人的碑学思想的影响,这一时期的书家在取法和书风上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帖学为主,融合碑学,走帖碑相融的道路;另一类以碑学为主,兼顾帖学,书法富雄强、浑厚、苍茫之气。而单纯以帖学为宗、排斥碑法的书家几乎成为当时“不入流”的书家了。翁同龢属于前者,他从帖学入手,中晚年融入碑学,是晚清书坛碑帖结合十分成功的政界书家。

  翁同龢自幼受家庭熏陶,父亲翁心存,历官工部尚书,曾授读同治皇帝;其长兄二兄均为朝中重臣,家富藏书,是清末中国著名藏书家。良好的家学渊源及社会地位,为翁同龢早年学书和文化积淀提供了保障。翁氏早年书法,以帖为主,取法欧褚柳赵,书风崇尚瘦劲、秀美。中年开始,继学颜体,兼学苏轼、米芾诸家,取其浑厚、端庄。至晚年,致力于碑学,潜心揣摩北碑及秦汉碑,博采众长,并渗其意,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沙孟海先生在《近三百年书学》中谈及翁同龢书法:“他出世最晚,所以能够兼收众长,把颜字和北碑打通了,这是翁同龢的特色。”

  翁氏书风有较重的颜味,确实,颜字流派对其一生学书影响很大。在历史上,颜真卿与二王不仅因书法造诣高,地位显赫,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出现对后世影响巨大,后学者多以“颜王”为典范,继承并发扬。所以,中国书法史其中一条主线就是以二王为代表的“帖学”流派,它统宰了中国书法千余年的历史。至唐朝颜真卿,尽管颜真卿也归属帖学一派,但颜真卿中晚期吸收了南北朝及秦汉碑学的营养,在某个意义上,颜真卿书法丰富了晋朝“二王”的帖学内涵,尤其从他的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中可以看出,在风貌上不仅具有帖学的优美,同时还带有碑学书法那种拙朴厚重之壮美。因此,翁同龢从晚年开始,由原来相对瘦劲、秀美的书法,慢慢变得厚重、朴拙、大度。我们还可以看出,先辈刘墉、何绍基、翁方纲等大家,都对翁氏产生过影响。翁同龢中晚年的书法,经过多年锤炼,已基本形成自己的特有的书风:淳厚宽博,雍穆古朴。杨守敬在《书法迩言》中说:“翁松禅亦学平原,老苍绝伦,无一稚笔,同光间推为天下第一,洵不诬也。”

  “印盐和菜滑,挏乳入茶凝”为翁同龢晚年所作对联,此句取自清顾炎武《云中杂诗》。作品书风雍容肃穆,气度恢宏,深得颜真卿书法之精髓。同时又将米芾和赵子昂、董其昌的柔和流畅融入其中。翁氏晚年曾说:“写大字,始悟万法不离回腕纳怀,此外皆歧途。”此作用笔厚重,藏露互用,点画形断意连,轻重有致,结体平正端庄,但又不失灵动,可谓“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综观整体,作品疏密得当,气韵生动,左右照应,上下连贯,作品还融入了碑隶之意味。受清朝碑学思想的影响,翁同龢此联十分注重碑帖的结合,重作品神韵,而不计较点画的形似。翁同龢曾说过:“学习碑帖重在气势,不在点画”“陶冶众体而成一家,不必囿于某家某法”。在这件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翁同龢对书法艺术审美观念的践行,作品厚重如碑,灵动尤帖,端庄似颜,正如沙老所言,“把颜字与北碑打通了”。

  翁同龢对后世的影响不仅仅是其别具风味的“翁体”书法,在晚清历史上,他又是一位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这一点与颜真卿十分相似。两人都身居高位,书法水平极高,且书风相似。回顾书法史,大凡在书法史上能名垂史册的那些大家,大多是为官的,而且不少在朝中身居要职。因此,中国书法史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曰“字为人贵”。翁同龢能跻身晚清书坛重要位置,应该说与其政治地位不无关系。自古至今,品评一个书家,除了书法的造诣高深之外,还特别讲究“字外功夫”,如书家的文学修养、品行乃至政治地位。北宋欧阳修认为,古人都能写字,但只有贤者之书才能传承久远,原因在于“爱其书者兼取其为人”。苏东坡也讲道:“古之论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不贵也。”

  翁同龢书法无论从历史价值还是从艺术价值看,在书法史上都应占有一席之地。在翁同龢在世及过世后很长时间里,其作品极受市场欢迎。据说,当时有一位叫赵石的书家(1873-1933),仿翁氏书法几可乱真,常为翁氏代笔。尽管这一传说有待考证,但不管“代笔”还是“仿冒”,这对书法的鉴定带来了很大难度,也影响了翁氏书法在市场中的价值表现。在近二三十年的书画拍卖市场中,翁同龢书法被市场低估了。2013年11月嘉德拍卖,翁同龢于1891年作,行书四屏之轴,176.5cm×66cm×4,估价75万元-85万元,86.2万元成交。2017年12月嘉德秋拍,翁同龢书法多件作品上拍,隶书节临礼器碑四屏立轴,149.5cm×80.5cm×4,估价10万元-20万元,成交价81.65万元。行书临米芾帖扇面,17cm×52cm,估价2万元-3万元,5.17万元成交。行书七言对联,165cm×39cm×2,估价5万元-8万元,27.6万元成交。2017年12月匡时《历代书法夜场》,行书八言联“风月高情南华秋月,琴樽远契北苑春山”句,226.5cm×55.5cm×2,估价45万元-50万元,51.7万元落槌。此幅行楷对联,尺幅之大,用笔潇洒,奇肆率意,气息淳厚,较之晚楷,体格更加宽博,比之北碑,则脱尽斫削痕迹,点画丰满,力量内涵,流露出一种沉静、闲雅雍容之气。拍出如此价格,实属低估。西泠印社2017年7月拍卖会,行书八言“纵横百家才大如海,安坐以室意古于天”句,1901年作,247cm×54cm×2,估价40万元-60万元,最后71.3万元成交。另一作品行书七言联,“子美才民高画省,右丞清兴满终南”句,132cm×31.5cm×2,估价8万元-10万元,落槌46万元。此联上款为“韫卿五兄大人正”,韫卿为董恂之号,董氏为晚清政治人物,道光二十年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著作甚丰。能在拍卖时遇上如此作品,实属可遇而不可求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