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潘天寿的“牛”到底有多牛?

时间:2018-11-8 14:55:44  信息来源:雅昌艺术网

  品读潘天寿巨制《春塘水暖图》

  潘天寿先生有多牛,无需多言。

  可潘天寿的“牛”到底有多牛?为什么潘天寿的“牛”比别人的“牛”更牛呢?

  潘天寿(1897-1971年)

  潘天寿的画带“相”,尤其是其笔下的鹰,即便是那山花,也能看出潘天寿的倔强和韧劲儿。而他笔下的牛,十分另类,有人说潘天寿笔下的牛:年青力壮时是牛中的“猛人”,人人敬畏!年纪大了,哪怕安静地卧着,或在水塘里泡泡,眼中也会偶尔闪过一丝寒光、凶光,叫人想起他们年轻时曾经的凶顽与“霸悍”。

  绝对准确,这是一种气场强大到让人远远看见就心存敬畏的牛!

潘天寿 《春塘水暖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961 年作 248.5×102 cm

  其实,潘天寿画牛并不多,一生留下了四幅关于牛的画作:1949年以指墨创作的《耕罢图》现藏于宁海文物管理委员会、1962年创作的《夏塘水牛图》收藏于潘天寿纪念馆、1958年创作的《耕罢图》在2017年春拍中以1.589亿元被私人收藏,第四幅是创作于1961年的《春塘水暖图》,将出现在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中。

一件巨帧 扛鼎百年——潘天寿《春塘水暖图》品读会现场

  11月7日,北京保利拍卖携潘天寿《春塘水暖》原作,在浙江赛丽美术馆举办了名为“一件巨帧 扛鼎百年——潘天寿《春塘水暖图》”品读会(点击观看现场直播回放),邀请原潘天寿纪念馆卢炘馆长主持,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潘天寿弟子朱颖人,叶尚青、花鸟画家徐家昌、美术评论家范达明、美术报总监刘一丁等艺术界的大伽从不同角度详尽解读这幅作品。

  谈及潘天寿,不仅是对于美术界,甚至对于整个文化界而言,他都有着非常独特的意义。

1965年潘天寿在杭州景云村寓所止止室作画

  在近现代中国画发展的历史上,潘天寿以“强其骨”、“一味霸悍”的雄强气概,独辟蹊径,刚健为宗,立奇达和,以“不入时”的抗争,铸就了一种使人惊动的大力和大和谐,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潘天寿说,“艺术必须有独特的风格”,而“风格之难者,在于特别高,特别显”。独特风格的形成,是一件不简单的事,一要不同于西方绘画而有民族风格,二要不同于前人面目而有新的创造,三要经得起社会的评判和历史的考验,而非一时哗众取宠。这三条他都实现了,并且高格调地“成其奇异”。

  所以,我们今天对于潘天寿的画作,才会如此之爱,对于他画作中少见有关于牛的画作,往往是巨幅,更加令人震撼。

潘天寿《春塘水暖图》局部

  潘天寿画、书、印、诗俱佳,单独的任何一项均可称名家。他的绘画远师徐渭、八大、石涛,近追吴昌硕,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在现代大师级画家中潘天寿的存世作品是最少的,大约在千幅左右,尺幅在 20 平方尺以上的巨幅作品不过数十幅。这幅23平尺之巨制《春塘水暖图》创作于1961年,画心还留有文革时的粉笔印迹“③”,曾藏于潘天寿纪念馆。它是潘天寿大幅作品的代表作之一,也是藏于民间的潘天寿的最大作品。

  画面中,牛在水中裸露大半个身躯,占去了画面的一半,画幅横展,水墨淋漓;而这幅《春塘水暖图》以竖幅构图将牛推向近前,从而留出空间,让巨大的“潘公石”营造背景,是独特的潘氏构图。

原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卢炘

  “这张巨幅的《春塘水暖》是用了一种农村的手法画的,潘天寿先生出生在农村,从小也放过牛,对牛的感情自然是很深的。在这张画中,潘天寿先生实际上表现了一种牛的憨厚、质朴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春塘水暖图》从冬天到春天再到夏天水是慢慢暖起来,本来是讲“春江水暖鸭先知。”实际上一个老牛在春耕的时候很疲劳了,得以休息,到水塘里去休憩的那种安静,所以它很贴切。我看到这幅画我就感觉到这个老牛从它是一种人格的力量,是中华民族吃苦耐劳的这种品格,通过这些牛反映出来。”曾为潘天寿纪念馆馆长的卢炘说到。

潘天寿纪念馆

  并且,这张《春塘水暖》曾经藏于潘天寿纪念馆,并且在潘天寿纪念馆挂了很长时间,是有家族收藏的一件珍品。

  对于牛这样一个题材,古往今来的画家中也有很多,但是多是黄牛,画水牛的人很少,潘天寿弟子叶尚青说到,只有老师潘天寿能够画出来这样的水牛,并且还有四张巨幅的水牛题材的作品留下来。同时他不是简单的画牛的具体形状,还有自己对于生活的感受。

潘天寿《春塘水暖图》的出版物封面

  1961年之时各方面环境相对宽松,是潘天寿艺术创作的盛期,潘天寿每日都挤时间创作,除了教研工作,他日日画着,且画了不少巨幅。即便是画那些大幅作品,他也不要助手,习惯了亲自动手,更因为这样可以全心专注。

  这幅《春塘水暖》正是出自于潘天寿艺术创作的鼎盛时期。

  “潘天寿先生1960年代的作品,是他创作的高峰期,画面整体形势很宽松,他的心情也比较好,画面也是最直接的,从这张《春塘水暖》中一眼就可以看到潘天寿先生的笔墨表现力,还有他经常讲的点线面三者的关系等等,都在这张画里发挥到了极致。”中国美院教授徐家昌说到。

《春塘水暖图》中的竖题

  并且有意思的是,潘天寿除了绘画严谨之外,为人也十分诚恳。《春塘水暖》中有两个题款,一个是行书的竖题,一个是隶书的横题,有意思的是这两个题款是相互说明和更正的关系。

《春塘水暖图》中的横题

  《春塘水暖》竖题说此画是指墨所作,而横题则纠正此说,是笔墨而非指墨。然后潘天寿说自己老了,健忘的特别厉害等等,十分有趣。这个隶书横题也是潘天寿后来的补提,并且这张画在特殊历史时期险遭厄运,牛的背脊上有白色粉笔“③”的印记,就是当年留下的历史印记。

潘天寿笔下的水牛(春塘水暖图局部)

  时过境迁,我们无法还原潘天寿还是放牛童时的欢乐时光,但这幅《春塘水暖》却记录下了潘天寿的质朴与坚毅,正如那画中的水牛,虽表面温和但内心强悍。

  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

  预展时间:2018年12月3-5日

  预展地点:北京四季酒店 凯宾斯基饭店

  拍卖时间:2018年12月6-9日

  拍卖地点:北京四季酒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