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十日谈 | 肖谷:幸遇“三个”40年“碰头”

时间:2018-6-9 14:32:54  信息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肖谷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前人从未做过和经历过的四十年。这四十年是几代人以理想、聪明、干劲和担当,面对国内外形势走过来的。

  很幸运,我完整地经历了这四十年,从1978年20岁那年跨入社会工作至今正好40年。我更幸运的是1978年有幸认识上海油画雕塑院(室)副主任(主任是张充仁先生)肖峰先生,并成为他的学生至今也是40年。又是改革开放四十年。

  “三个”40年“碰头”对我而言不仅是人生幸事,更有意味的是使我的人生理想的实施有了“章程”。

  我晓得上海油雕室是1972年进入油雕室隔壁的长乐中学就学起,自那时起我便有了自己的人生理想:这一辈子若能进油雕室工作就是我人生的理想。

  谁也没有料到,历史车轮就这么迎面而来了,中学毕业两年后的1978年12月23日公布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改革开放从此吹响了号角。那时我只是一名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身份是:工人。

  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

  当年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理想选择是一条成功概率极小极小的道路。可喜可贺的是那个年代青年人有幸遇上“设计人生之路”的时代风气,相信只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步伐坚定同时又要苦练内功,把握好每一个靠近目标的机会,一旦条件成熟,再努力一把后就能实现理想。

  终于在我发愿33年后的2011年“心想事成”地实现了。其实除了自己认定目标努力奋斗外,更重要的是感谢时代,感谢我人生道路上所工作过的各级组织和领导。可以说我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个人与时代同行的注释者,是“有志者事竟成”的标本。

  回顾这四十年:整个1980年代我在宝山钢铁总厂工程指挥部和宝钢总厂工作期间就与油雕室有接触与往来,油雕室的艺术家们在宝山宾馆画了三幅大型壁画,那时我担任工程指挥部机关团委书记,曾多次安排接待油雕室(院)和中国画院艺术家来工地参观写生。有幸与大师名家近距离接触,从而进一步坚定自己追求理想的信念。

  1990年我有幸参加时任总理在宝钢体育场宣布浦东开发开放大会。从此,上海全面进入改革开放的岁月。那年年底我商调至上海文化局工作,开始与油雕院成为一个系统的工作人员。自觉已与油雕有了间接关系了。之后我作为援疆干部在新疆南疆工作三年,其间我依然时时关注着上海油画雕塑院的发展。2002年至2011年我任职市文广局艺术处主管美术副处长和正处级调研员的这十年间,更是与油雕院有着紧密的直接关系了。

  2011年那年我53岁时,我终于进入上海油画雕塑院工作,实现了我的理想,不仅如此,而且担任了常务副院长,这是最初的理想中所没有想到的。从正式调入那天起,我就十分清楚地告诉自己:我这一辈子的人生理想经过33年的努力,终于实现了。

  从此,我对自己提出不应该有其他“溢出”欲望。于是我暗暗定下“三不”原则,即不用院里一分钱吃饭、不用院里一分钱打车、不用院里创作用房。从此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油雕院的事业发展中。我57岁的2014年12月任油雕院院长。我是自1978年张充仁先生任上海油雕室主任以来第六任院长。

  虽然我水平与能力有限,但我的人生最大理想能在职业生涯中得以实现了,我是幸运的。今年我已60岁了,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人生没有止境,探索、追求和创造未知领域将是我未来的生活基调。不忘初心,“咬定青山不放松”依然是我人生态度!(肖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