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明式家具“观赏面法则”

时间:2018-2-12 13:22:30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报 严恪

明晚期黄独板三围子花梨罗汉床

  明式家具乃至明清家具发展的过程中,有一种逻辑脉络和规则,称之为“观赏面法则”。即各个门类的明清家具,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发展一步,观赏面都会出现增益性变化,形象上增加更多信息。其形态发展过程是由质素简洁到绚丽繁缛。明晚期、清早期、清中期、清晚期、清末民国,硬木家具发展链上,这种变化从未中断过。

  五个层面的表现

  “观赏面法则”有5个层面的表现:一是光素木质构件的组合。表现为各类器物不断增加光素木质构件的组合,使家具“线形态”逐渐趋近于“面形态”。如以垛边加宽加厚立面,以重复形式增加韵律感;以攒接、斗簇组成图案等。这是光素期的常有手段,雕刻工艺兴起后,其逐渐式微,清中期后,悄然退场。

  二是增加雕镂,构件由光素发展为雕刻,并不断加大雕饰面积。如黄花梨光素牙头平头案,发展演变后,牙头由光素变为雕饰螭凤纹,黄花梨螭凤纹牙头平方案发展轨迹如是。

  三是加大构件尺寸。分为两类,一类是雕饰构件的面积逐渐加大。典型的表现,如罗汉床围板加高、桌椅床低束腰加高、牙板加宽、牙头加肥等。明末清初的黄花梨光素闷户橱牙板、牙头加宽并加大雕饰,清早期成为黄花梨雕牙板闷户橱;二类是有视觉观赏意味的光素构件尺寸加大。在明式家具演变过程中,除构件加以雕刻形式外,另一种变化形式是有视觉观赏意味的光素构件尺寸加大。

  四是增加构件,分为两类:一类是增加木质装饰构件,逐渐增多各式雕饰的绦环板、花牙、挂牙、牙板以及挡板。以玫瑰椅为例,清早期黄花梨玫瑰椅靠背中空,经过增加竖棂、横枨或券口式牙条,日趋丰满,最后变为屏风式靠背玫瑰椅。二类是各类明式家具上,发展中增加不同的材质构件,如镶嵌大理石板、瘿木、铜饰件等。时光更替,至清中期时期,家具上镶嵌瓷板、玉件、剔漆件、铜胎掐丝珐琅板等,不一而足。如明晚期黄花梨罗汉床,至清早期,围子增高并嵌大理石的黄花梨板罗汉床出现。

  五是造型和结构被改变,明式变为清式,一系列清式家具出现。

  “观赏面法则”不但壮大着家具的雕饰,而且改变着其式样和结构,不仅是小打小闹的改良,也有推倒再来的革命。当原式样阻碍观赏面效应发展时,原造型和结构被改变,典型的是由清早期开始,清中期勃兴的家具式样大革命,明式家具逐渐演变为清式家具。其典型的款式有:屏风式扶手椅,因其背板雕刻、造型空间极大,成为清式家具的代表,后来极大地抢占了靠背板窄小的圈椅、四出头椅、南官帽椅、玫瑰椅的制作空间;二是架格,屉层结构横向划一的构造,增加了围栏、竖墙、抽屉、柜门,破坏原有的式样,成为多宝阁;三是明式家具中原本没有的、外来的独梃圆桌,由于具有360度立体观赏面效果,与当时的审美风尚吻合,受到包括内廷在内的社会各阶层的青睐。

  “观赏面法则”效力

  清中期后,以紫檀家具为代表的清式经典家具高峰过后,清晚期、清末民初,在普及的城市市民硬木家具中,观赏面法则仍发生效力,表现为桌、案、几、椅、凳、柜、橱上,广泛使用大理石、瘿木。在桌几牙板下,加通花板,足间加踏板。器物足部回字马蹄改为荷叶纹、兽面纹马蹄。架子床变成三块整木板门罩式等。

  在硬木家具系统中,“观赏面法则”的效力像一个程序,安排着家具面貌之变,长期一以贯之。“观赏面法则”效力,悄无声息,点点滴滴,缓慢发酵。高歌猛进之时,忽如一夜春风,万树梨花盛开。这些表现为第一、二、三、四层面状态。

  “观赏面法则”的5个层面,总体上是一种递进状态,但也往往同时发生。如果对“观赏面法则”进行理论解读,中外古今艺术理论中,不难找到相关的阐释。20世纪英国著名艺术史家贡布里希称此类现象是“名利场逻辑”导致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