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
  • 机构:
    所有机构

    相关展览信息

    2018第二届“IWS国际水彩画协会中国展”
    2018.11.10~2018.12.9 苏州明美术馆
    【上海油雕院|展览】“行者无疆——卓民水墨·岩彩之路”即将开幕
    2018.10.25~2018.11.4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
    呢喃的泥土
    2018.11.10~2019.2.24 上海
    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中国首展
    2018.11.7~2019.2.14 上海
    永恒的丝线
    2018.11.3~2019.2.24 上海
    罗素·杨之造星时代
    2018.10.27~2019.1.6 上海
    “拿破仑”特展
    2018.10.27~2019.2.28 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艺术家此在”展览:GUCCI x 莫瑞吉奥·卡特兰
    2018.10.11~2018.12.16 上海
    器道:京都工艺美术展 | 一群来自日本的工艺大家,一个手艺造物的现场,一场关于生活的展览
    2018.9.8~2018.9.27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
    蒋廷锡《百种牡丹谱》特展
    2017.4.29~2017.8.27 上海
    【上海油雕院|展览】“行者无疆——卓民水墨·岩彩之路”即将开幕

    展览时间

    2018年10月25日至11月4日

    开幕式时间

    2018年10月27日 (周六) 15:30

    展览地点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

      “行者无疆——卓民水墨·岩彩之路”展览将于2018年10月25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拉开帷幕。本次展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杭春晓先生策划、北京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主办。该展曾于2018年3月与2018年8月,先后在日本中国文化中心(东京)与北京798艺术区艺术工厂举办。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举行的这次展览,在前两次展览的基础上增加了岩彩绘画,是艺术家卓民2018年度巡回展的第三站,也是终点站。

    艺术家卓民

      30年前,由上海出发、负笈东瀛留学日本的卓民,在中日文化艺术的交汇中,在同属东方却又各有建树中日绘画的大背景下,潜心钻研,锲而不舍,以东方文脉发源地之中国与被泽近邻的日本为参照,以回归东方艺术本位的立场,考察东方艺术之源流,展开了他独立的美术史研究及独特的艺术创造。

    《京剧》130x162cm 1995

    《京剧写意-2》116.7x90.9cm 1996

      正如策展人杭春晓先生所指出的,卓民独立的美术史研究及独特的艺术创造,是基于一种对东方艺术、中国绘画“问题意识”的所思所为。“在日本任教多年的卓民,是一位学者型画家。他对水墨的态度相对温和,强调学理检讨。其作看上去没有激烈变革的面貌,却实现了某种‘问题意识’的植入,与惯常水墨大相径庭。”就经典东方传统而言,卓民认为,“经典是由‘元素’与‘逻辑’构成的双层结构,类似语言学中语素与语法的关系。传统在今天无需整体重复,而要将有效元素抽取,在新逻辑中获得全新样式。”所以,卓民的水墨画创作,“不满足某种经典样式的重现,而在于深入到视觉逻辑的背后,检讨某种语言微观的细节,并试图将这种检讨转换为新逻辑,乃至获得新的视觉结果。” (杭春晓语)他把五代·北宋的制作型水墨画与元以后的文人自娱性水墨画予以区别,并提出相比较文人画的精神追求、宋代水墨画延续壁画的形、色、空间各绘画要素而更具有中国绘画的原典意义,水墨绘画应该回归它视知觉的造形性、绘画性本原,认为这是水墨画走向现代化的根本和途径。

    《日月山水图》186x900cm 2017(局部)

    《日月图之日》67x67cm2017

      这次展出作品包括长九米的《日月山水图》、《上善若水-2》、《开云》等,从北宋山水充满厚重块量感的语境中解构、分离出它的语言原素,并用拓印法将其碎片化、“痕迹”化,重新组构,拓皴擦染并举,表现出气魄宏大、深沉凝重、云霞变幻的山水灵性与当代气息。麻纸,是卓民制作型水墨画形成的因缘之一。麻纸在古代,有“不易受墨”之说,但其纤维的长度和牢度、可以承受笔墨反复皴擦及晕染的纸质,与卓民追求深邃、幽远的画境相吻合。

    《不夜城-上海》116.7x90.9cm 1994

    《上海高架道路》66x132cm 1995

      创作于1993年初的《黄金水道----上海》等上海建筑系列作品,除了可以感受到卓民在异国他乡留恋故土的情结,而更多的则是作者郁抑于胸中那种一吐而快,低沉、徘徊的心境。这些作品无疑会勾引起同龄人对那个还处在改革开放途中上海的无奈和迷茫,是那一代上海人心绪的缩影。1994年年底,另一幅岩彩画作品《不夜城----上海》,一眼望去的浦东还是平房、厂舍一片,已很难让今天的上海人想象,但却是那个时代的写照。它虽然定位在1994年12月,卓民却以“不夜城”为题,用黄金般的色调,去描写了那个曾经是远东第一大都市的上海,建筑依旧却寓意深邃而令人深思。

    《架-6》182x273cm 2011

      在铺满暖色的底层上,用灰冷色调的岩彩叠压,再用硬器刮削,让暖色冲破灰涩而闪烁,这种由岩彩材质而生发的语言呈象,是卓民那时心绪的凝化,是语义与画境、材质与表现的合体。

      “尽可能地释放了岩彩本身的表达能力”,是卓民岩彩画的特征之一。岩彩媒介的重铸与再造,是时代赋予这一古老东方色彩绘画新的神奇。而这种神奇,恰恰是对原本属于制作型绘画的岩彩进行了“破坏性重构”而发生的。在以后的作品中,无论是京剧系列还是人物系列,这种岩彩材质实验性的语言探索,一直伴随着他的创作历程。水墨与岩彩,看似截然不同的东方艺术的两极,成为行者卓民游移、徘徊的场所。这种栖身于东方绘画二元共存、二元互补,在矛盾、对立中求索、践行的身姿,构画出了卓民作为一个艺术“苦行僧”几十年的生涯履历。

    《源远流长》97x188cm 2015(局部)

    《月光曲》(局部)93x187cm 2017

      游走在水墨与岩彩之间的卓民,2004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个展前言中这样写道:“虽然年轻时代的我曾迷恋海派老缶艺术的气势与磅礴,却也有恐于宣纸带来的近亲繁殖。这就是我从水墨走向岩彩的理由。但在岩彩画制作之暇,我又想入非非:猜测王羲之便笺的纸质,张旭狂草勾提处笔锋的转换,梁楷泼墨仙人趁淡墨未干而破入浓汁的渗化。于是,我的创作开始游走在岩彩,熟纸水墨和生宣水墨三种媒介之间,我对于画种与画法的疑惑,对于美术史的疑惑,都试图通过我的个人实践与体验,论证岩彩与水墨之间构成的种种关系。”

      正如十四年前卓民带着疑惑,带着他的水墨岩彩作品走进中国美术馆、求教于古都北京一样,十四年后的今天,卓民又带着他的新作和旅程的风霜,来到旧貌换新颜的故乡上海,求教于这块养育他的土地。

    展览信息

    开幕式时间:2018年10月27日15:30

    展览时间:2018年10月25日至11月4日

    开馆时间:10:00-17:00(16:30停止入场)周一馆休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金珠路111号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

    上海长宁区 金珠路111号

    机构网站:http://www.spsiartmuse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