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粟先生是中国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现代艺术教育的奠基人。刘海粟100年的人生,跨越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他以自己的积极作为,成为这段历史中的重要实践者和见证人,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和现代艺术教育贡献了毕生力量。

  1912年,17岁的刘海粟与友人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所美术学校。受到启蒙思想的影响和对建立现代强盛国家的渴求,青年刘海粟与学校同仁迫切希望以自己的力量通过传播艺术来达到对社会的改良和对民众的启蒙。这从刘海粟1912年创办上海图画美术院时的宣言中可以深切的感受到:“我们要发展东方固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精华。我们要在极残酷无情、干燥枯寂社会里面宣传艺术的责任。我们原没有什么学问,但是我们却有自信,有这样研究和宣传的决心。”

  在学校的创办与经营中,刘海粟有着明确的办校理念“不惜的变动”,也就是顺应着时代的发展与民众的需求,不断地改进学校的教学机制,以使学校能不断地为社会服务,输送人才。上海美专的教学理念与机制在同时代的学校中是领先的。他在1910年代后期,就开始倡导写生,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人体模特儿写生。到1920年代,对于人体模特儿写生的各方争议已经演化成一场论战,这也是20世纪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段著名的公案和新旧文化、意识形态冲突的文化事件。上海美专在上海的数十年浸润滋养,成为海派文化思想启蒙和人才积淀的摇篮。

  在担任校长的同时,刘海粟还不忘积极地推动中西方绘画艺术的交流与互动。1929年至1935年的两次欧游,使刘海粟的艺术实践场域从东方拓展到了西方。第一次欧游,刘海粟遍历欧洲艺术博物馆与名胜古迹,做了大量的名作临摹和实地写生。刘海粟亲临欧洲艺术的火热现场,在“补课”西方艺术史的同时还积极社交,拜访重要艺术人物,获取最及时的艺术讯息。第二次欧游,刘海粟带着中国现代名画展巡展欧洲,并在所到之处积极讲演和示范中国水墨,增进了欧洲观众对中国艺术的了解。这两次欧游不仅为刘海粟构建了宏阔的国际艺术视野,同时也将中国绘画艺术推向了世界舞台,使欧洲认识到东方艺术不仅只有日本,更有中国。

  刘海粟不仅热衷研习西方艺术,也潜心专研中国绘画。与他的“五四”挚友们主张全盘西化不同,刘海粟一直强调“东西”并重。他的后半生,特别是晚年,在一生研习中国绘画的积累上,刘海粟开创了风格富贵绚丽的泼墨泼彩,这是他一直以来大胆狂放的艺术风格的拓展,同时也是在经历了岁月的磨砺之后的再度绽放。晚年,刘海粟连续三上黄山,完成了一生十上黄山的壮举。黄山云海、气象万千,也特别契合他这种泼墨泼彩的表现手法。十上黄山,不仅是刘海粟绘画艺术上的不断探索,还丰富了海派文化的创新图景,同时也是他精神上的自我跋涉和超越。

  在人生的最后日子里,刘海粟无私地将自己的毕生收藏和艺术创作捐献给国家,其拳拳爱国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上海作为刘海粟艺术生命中最重要的活动场域,它赋予了刘海粟艺术活动和艺术创作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特质。作为开创时代的教育家和艺术大师,刘海粟则以他的坚毅勤奋和卓越建树,成为当之无愧的海派艺术巨匠。

 

 

  在刘海粟早年的绘画实践和理论阐述中,后期印象派是他偏爱的绘画风格。后期印象派绘画出现在19世纪末的法国,代表画家有塞尚、梵高和高更,作品强调主观感受。刘海粟的早期油画深受后期印象派的影响,笔触有力,色彩醇艳,极具表现力。

  1929年—1935年的两度欧游,使刘海粟可以直面西方艺术史的经典,通过频繁地参观博物馆和临摹经典原作,来增进自己对于西方绘画精神的理解,同时提高绘画技法。他临摹过法国自然主义绘画、浪漫主义绘画,直到后期印象派绘画,相对系统地学习了法国近代绘画技法。这帮助他更好地理解西方绘画发展脉络和后期印象派绘画的精神。

  刘海粟把对后期印象派的理解与中国绘画的创新变革结合在一起进行比较研究,并且置身于中西绘画的艺术实践。他先后发表过《塞尚奴的艺术》、《艺术叛徒》等文章,在《艺术叛徒》中,“艺术叛徒”指梵高,刘海粟对于梵高颠覆传统的创新精神倍加赞赏,也自称为“艺术叛徒”。1923年,刘海粟发表了著名的文章《石涛与后期印象派》,以其跨文化视阈,比较建构了中国文人画与后印象派绘画的文化对照和关联。

  在中西方绘画的比较研究中,刘海粟所处时代的画家们无缝对接了西方艺术的流行趋势和前卫探索,但更重要的是刘海粟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对西方艺术的一味传承上,而是将西方艺术与中国艺术进行了革新性的嫁接与实践,在中国画的探索实践中,他就大胆地运用了印象派的鲜亮色彩,形成了他独具气派的泼彩风格。

  新中国成立后,他更加自觉地致力于民族风格绘画的探索,将以书入画的观念带入了油画创作,使他的油画作品别具一格,同时也把油画的表现技法和色彩,创新性地运用于国画,在简笔重彩中呈现西方绘画的墨色效果。从1954年刘海粟第六次登临黄山到1988年他第十次登黄山,黄山已成为了刘海粟逆势攀登、傲立不屈、峻极陡峭的心理景观。刘海粟的艺术人生终于在奇峻幻变的黄山写生中,在浓郁瑰丽的泼墨泼彩中达到顶峰。在人生的后半程,刘海粟凭借着非凡的毅力与气魄,完成了一生十上黄山的壮举,而他致力于一生的探索与创新,终于达至西方绘画、中国笔墨与刘海粟精神气度融为一体的无我境界,开启了中国绘画的新气象。

 

  一、策展思路

  “再写刘海粟”艺术大展之“再写”,包含着重新书写,重新审视,重新解读,重新构建的多层含义。所谓“再写”,是在此前展览和学术研究的基础上,以最新的学术语境为背景,从新的视角来重新书写在新文化历史中的刘海粟。

  所谓新语境,即将刘海粟的研究和作品放置在最新的学术界研究的课题中。刘海粟的艺术人生跨越了民国和新中国两个时代。对于他前半生的研究和作品将以上海的都会为背景,纳入现代研究的方法。展览一方面以同时代画家的作品、印刷媒介、照片等物质形式的呈现来建构一个刘海粟前半生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这些现代文化传播的媒体和载体对于刘海粟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思想的形成有着直接的冲击。另一方面对刘海粟的此时期的重要作品作解读。通过物质生活上的都市文化,和刘海粟作品中呈现的对于都市模式的想象,以及他对于西洋绘画的认识来探讨刘海粟与进入现代的上海都会之间的互动关系。

  所谓新视角,即以放弃了大一统的宏观视角,在充满了细节的接近真实时空情境中通过微观描述来重新书写刘海粟的文化想象。以社会生活史为重要角度,在新文化史的书写中找到属于刘海粟的位置。

  二、展览概述

  展览结构分为六部分并分别布展于馆内全部六个展厅:

  1号展厅“走向后印象”

  在刘海粟早年的绘画实践和理论阐述中,后期印象派是他偏爱的绘画风格。刘海粟的早期油画深受后期印象派的影响,笔触有力,色彩醇艳,极具表现力。1929年—1935年的两度欧游使刘海粟直面西方艺术史的经典。通过频繁地参观博物馆和临摹经典原作来增进自己对于西方绘画精神的理解,同时提高绘画技法。他临摹过法国自然主义绘画、浪漫主义绘画直到后期印象绘画,相对系统地学习了法国近代绘画技法。这帮助他更好地理解西方绘画发展脉络和后期印象派绘画的精神。与此同时,刘海粟积极推动后期印象派在中国的传播。

  其中多媒体亮点为

  触屏互动 名画原作图像与刘海粟临摹之作对比

  柯罗 《珍珠少女》

  米勒《拾穗者》

  2号展厅“兴学·游欧”

  1912年底,刘海粟与友人在上海创办图画美术院,即后来的上海美专。上海美专历时四十年,它是中国第一所具有现代意义的美术学校,也是依靠私力生存时间最久的一所美术学校。刘海粟则是学校中任职时间最久,影响力最大的一位校长。刘海粟凭借着先进的办学理念和非凡社交才能,为上海美专的发展开拓道路。学校宽松的教学氛围和活跃的校园文化培养出了许多新艺术的人才。上海美专对中国早期现代美术运动的推动,对中国现代学校美术教育模式的探索,以及对构建民国艺术视觉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29年—1935年,刘海粟两度游欧,史称“欧游”。第一次欧游是奉教育部命赴欧洲考察美术。刘海粟在欧洲各地学习考察,勤奋作画,领略了西方绘画艺术的魅力。第二次欧游是被柏林中国美术展览会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议推为赴德代表。携中国现代美术展览会在欧洲各地巡展,弘扬中国艺术的精神,增进西方对中国文化艺术的认识,获得极大成功。

  其中多媒体亮点为:

  纱幕投影 上海美专的校舍景象

  上海美专校址变迁app标杆扫码

  3号展厅“开启中国气象”

  新中国成立后,刘海粟投入了反映新社会新气象的绘画创作中。他游太湖,登庐山,下工地,创作了一批精彩的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同时他也开始探索绘画的民族风格,将以书入画的观念带入了油画创作,使他的油画作品别具一格。从1954年刘海粟第六次登临黄山到1988年他第十次登黄山,在人生的后半程中,刘海粟凭借着非凡的毅力与气魄,完成了一生十上黄山的壮举,并开启了以黄山绘画为代表的中国气象。此时,黄山已成为了刘海粟逆势攀登,傲立不屈,峻极陡峭的心理景观。刘海粟的艺术人生终于在奇峻幻变的黄山写生中,在浓郁瑰丽的泼墨泼彩中达到顶峰。

  其中多媒体亮点为:

  ◆胶片数字化影像《刘海粟书画》,片中记录其现场书法、泼墨作画的情形。

  ◆据过往纪录片、采访剪辑而成《千山万水》,叙述刘海粟黄山写生历程。

  ◆青年艺术家于佳运致敬刘海粟十上黄山的影像《静谧之地》。

  4号展厅“写生·西湖”

  写生是上海美专推行现代美术教育的重要课程。1917年,学校几乎同时开始了模特儿写生和旅行写生。上海美专旅行写生分为春秋两季。前期,作为校长的刘海粟常常亲自带队写生,在教学的同时也完成了许多个人的写生作品。西湖作为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集萃之地是上海美专最常前往的写生地点。西湖的时空记忆里留下了上海美专师生的身影,同时上海美专师生的作品中也留住了对于西湖景色的记忆。西湖也成为刘海粟绘画中的重要景观。

  其中多媒体亮点为:

  4x12米巨型环幕播放导演吴建新作品《忆写西湖》,对上海美专及刘海粟本人当年西湖旅行写生的忆写及当代回应。

  5号展厅“随遇而安的画室”

  复兴路的寓所是解放后刘海粟作画的主要空间。像建国后的大多数画家一样,家庭的生活空间往往又是他们的艺术创作空间,并且这种绘画空间是流动的,变化的,或是客厅或是花房,只要能支开画架,铺开宣纸的地方都可能成为画家挥毫创作的地方。刘海粟也一样,在寓所的窗里,桌前,他随时随地都能进入创作的状态。艺术家的画室已经不是一个具有特定功能的固定空间,而是一个随遇而安,因地制宜的流动空间。在他的家里,无处不充满着绘画的气息。

  其中多媒体亮点为:

  ◆刘海粟1980年代前后的音频资料片段,内容为接受学者高美庆等采访及烟台座谈会会上的采访,谈海老对艺术的感受和人生经历。

  ◆《签名册》电子书

  1930—1935年,刘海粟两度欧游期间,蔡元培、叶恭绰、张居正、黄宾虹、贝纳尔、朗特斯基、赖鲁阿等中外人士为其赠言。

  6号展厅“艺海藏珠”

  “艺海藏珠”是刘海粟九十三岁高龄时的自题,用它来指称他毕生的古画珍藏恰恰好。他的第一件重要收藏始于1919年藏的关仝(传)的《溪山幽居图》,最后一件收藏是止于1957年藏的金代李早的《回部会盟图》。刘海粟的古画收藏以清代作品最多,最全,计有136件近200幅,中有“四王”,吴、恽、清四僧(缺石溪)、扬州八怪,海上画派等。通过古画收藏的不断丰富,刘海粟建构起一个对中国传统绘画的认识,同时也通过临摹研习古画而从中吸收给养,提升自己的绘画技法。耄耋之年的刘海粟与全家决定将所有的古画收藏和个人主要创作全部捐献给国家,其中的903件保存在刘海粟美术馆。正如刘海粟的诗作中写道的:“一轮独爱腾天镜,中有彤彤报国心”,他的拳拳爱国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三、展览中的N个第一次

  ◆第一次对刘海粟的艺术人生和绘画风格进行了分段解析,这也是6个展厅规划的脉络;

  ◆第一次集中展示刘海粟在欧洲的临摹作品;

  ◆第一次运用多媒体把临摹作品与原作进行对比展览,这主要在1号厅进行展出;

  ◆第一次较为完善的展示上海美专校址变迁

  ◆第一次呈现还原的刘海粟讲话原声和电影

  ◆此外,展览还展出了刘海粟先生从未展出过的《但丁之舟》、康有为题《存天阁》等作品,以及先生早年、欧游时期照片、明信片原件,还有他获颁的奖杯等,这些展品都是首次与世人见面。

  四、美术馆未来发展之路

  刘海粟美术馆建立在刘海粟先生无私的捐赠基础上,拥有在国内首屈一指的古画馆藏,是我国首座以个人名字命名的省市级国家美术馆。与原址相比,新馆地理位置优越、空间面积翻倍,不仅设施升级,且具有美术馆、博物馆、纪念馆及教育研究等多种功能。自试运行以来,通过举办展览、艺术坊、讲座等吸引了大批艺术爱好者,已然成为上海文艺新地标,被广大市民称为“浦西最美美术馆”。

  作为继承海老精神的美术馆,我们将以“传承海老精神、凝聚青年力量、秉持创新理念、弘扬中华文化”为宗旨,使美术馆成为“坚持学术引领、创新发展路径、扶持青年艺术、倡导开放共享”的空间平台;我们将在学术引领上有所作为,即以海老艺术创作、学术思想、教育理念的研究为基点,拓展学术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将探索创新发展路径,即以互联网+美术馆的思维,开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全新模式;将着力扶持青年艺术,以国际化视野,从展览到传播,全方位推进“青年美术家计划”;将倡导开放共享,以开门办馆的理念“走出去”、“请进来”。特别是在创新发展路径上,我们将积极推动传统艺术与网络艺术的融合发展,从内容到手法再到传播方式的全方位创新性融合,让优秀的艺术作品实现线上线下同频共振,传播核心价值、引领社会潮流、提供精神营养。

  刘海粟美术馆的使命就是将海老曾经追求的美育理想、坚守的文化信念、开辟的艺术道路,加以传承和发扬光大,同时我们也力争在3年内建成“全国一流、世界知名”的美术馆。

 

  《再写刘海粟》艺术大展,全面展示了刘海粟的艺术人生、艺术作品及其珍藏,展品呈现6个第一次的特色。

   一、第一次对刘海粟的艺术人生和绘画风格进行了分段解析

  走向后印象


  在刘海粟早年的绘画实践和理论阐述中,后期印象派是他偏爱的绘画风格。后期印象派绘画出现在19世纪末的法国,代表画家有塞尚、梵高和高更,作品强调主观感受。刘海粟的早期油画深受后期印象派的影响,笔触有力,色彩醇艳,极具表现力。 1929年—1935年的两度欧游,使刘海粟可以直面西方艺术史的经典,通过频繁地参观博物馆和临摹经典原作,来增进自己对于西方绘画精神的理解,同时提高绘画技法。他临摹过法国自然主义绘画、浪漫主义绘画直到后期印象绘画,相对系统地学习了法国近代绘画技法。这帮助他更好地理解西方绘画发展脉络和后期印象派绘画的精神。

  与此同时,刘海粟积极推动后期印象派在中国的传播。他先后发表过《塞尚奴的艺术》、《艺术叛徒》(文中的“艺术叛徒”指梵?高,刘海粟亦以“艺术叛徒”自称。)等文章,并在其主编的《世界名画集》系列中,收入了塞尚和梵高的作品。1923年,刘海粟发表了著名的文章《石涛与后期印象派》,以其跨文化视阈,比较和建构了中国文人画与后印象派绘画的文化对照和关联。

  兴学. 游欧

  1912年底,刘海粟与友人在上海创办图画美术院,即后来的上海美专。从1912年建校到1952年高校合并调整,上海美专历时四十年,它是中国第一所具有现代意义的美术学校,也是依靠私力生存时间最久的一所美术学校。刘海粟则是学校中任职时间最久、影响力最大的一位校长。刘海粟凭借着先进的办学理念和非凡的社交才能,为上海美专的发展开拓道路。学校宽松的教学氛围和活跃的校园文化,培养出了许多新艺术的人才。同时,在上海美专的带动下,私立美术学校大量兴办,形成了繁荣的教育市场。上海美专对中国早期现代美术运动的推动,对中国现代学校美术教育模式的探索,以及对构建民国艺术视觉,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29年——1935年,刘海粟两度游欧,史称“欧游”。第一次欧游是衔教育部命赴欧洲考察美术。刘海粟在欧洲各地学习考察,勤奋作画,领略了西方绘画艺术的魅力。第二次欧游是被柏林中国美术展览会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议推为赴德代表,携中国现代美术展览会在欧洲各地巡展,弘扬中国艺术的精神,增进西方对中国文化艺术的认识,获得极大成功。

  新中国成立后,刘海粟以极高的热情投入了反映新社会新气象的绘画创作中。他游太湖、登庐山、下工地,创作了一批精彩的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1955年刘海粟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的发言中谈到:“到名山大川去写祖国的锦绣河山和祖国伟大的建设,从现实生活中创作出来的东西,才能有血有肉,亲切而有感情……现在我了解:天才就是劳动,只有重视工作,不断劳动,不息的努力,才能产生具有历史价值的作品。”(《新华日报》1955年4月27日)同时他也开始探索绘画的民族风格,将以书入画的观念带入了油画创作,使他的油画作品别具一格。在艰难岁月中,他从没有放弃过对生命的渴求,对艺术的挚爱,坚持书画自习,笔力更劲,在逆境中锤炼出老辣恣意的独特风格。

  从1954年刘海粟第六次登临黄山到1988年他第十次登黄山,在人生的后半程中,刘海粟凭借着非凡的毅力与气魄,完成了一生十上黄山的壮举,并开启了以黄山绘画为代表的中国气象。此时,黄山已成为了刘海粟逆势攀登,傲立不屈,峻极陡峭的心理景观。刘海粟的艺术人生终于在奇峻幻变的黄山写生中,在浓郁瑰丽的泼墨泼彩中达到顶峰。

  写生·西湖

  写生是上海美专推行现代美术教育的重要课程。1917年,学校几乎同时开始了模特儿写生和旅行写生。模特儿写生从男子人体开始,到1920年学校雇佣女子模特儿。至1920年代中期,刘海粟倡导的人体模特儿写生在中国社会掀起轩然大波,他一路与闸北市议会议员姜怀素、上海县知事危道丰以及军阀孙传芳等论战,不畏强权,从“五四”新文化和西方艺术史的角度,力陈人体模特儿写生的意义。在封建与现代,落后与先进对立中,演绎人体模特儿道德意义与文化意义,最大范围的传播了人体写生的先进性含义。人体模特儿风波也成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中一段著名的公案。

  上海美专旅行写生分为春秋两季。前期,作为校长的刘海粟常常亲自带队写生,在教学的同时也完成了许多个人的写生作品。西湖作为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集萃之地,是上海美专最常前往的写生地点。西湖的时空记忆里留下了上海美专师生的身影,同时上海美专师生的作品中也留住了对于西湖景色的记忆。西湖也成为刘海粟绘画中的重要景观。

  随遇而安的画室

  复兴路的寓所是解放后刘海粟作画的主要空间。像建国后的大多数画家一样,家庭的生活空间往往又是他们的艺术创作空间,并且这种绘画空间是流动的、变化的、或是客厅或是花房,只要能支开画架、铺开宣纸的地方,都可能成为画家挥毫创作的地方。刘海粟也一样,在寓所的窗里,桌前,他随时随地都能进入创作的状态。艺术家的画室已经不是一个具有特定功能的固定空间,而是一个随遇而安,因地制宜的流动空间。在他的家里,无处不布满着绘画的气息。

  艺海藏珠

  “艺海藏珠”是刘海粟九十三岁高龄时的自题,恰好用它来指称他毕生的古画珍藏。他的第一件重要收藏始于1919年,藏的关仝(传)的《溪山幽居图》。最后一件收藏止于1957年,藏的金代李早的《回部会盟图》。刘海粟的古画收藏以清代作品最多、最全,计有136件近200幅,其中有“四王”,吴、恽、清四僧(缺石溪),扬州八怪,海上画派等。通过古画收藏的不断丰富,刘海粟建构起一个对中国传统绘画的认识,同时也通过临摹研习古画而从中吸收给养,提升自己的绘画技法。

  耄耋之年的刘海粟与全家决定将所有的古画收藏和个人创作共计971件全部捐献给国家,其中的911件保存在上海的刘海粟美术馆。正如刘海粟的诗作中写道的:“一轮独爱腾天镜,中有彤彤报国心”,他的拳拳爱国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二、第一次集中展示刘海粟在欧洲的临摹作品

  临摹是东西方绘画学习中的共同路径。通过对经典作品的摹写仿制,传习绘画技法和领会绘画精神。

  1929年至1931年的第一次欧游期间,刘海粟住在巴黎拉丁区沙蓬街18号,罗林旅馆四楼上一间小屋里,每天都要到在卢浮宫去临画。在巴黎三年期间,刘海粟临摹了意大利威尼斯画派提香的《基督下葬》,17世纪荷兰著名画家伦勃朗的《沐浴的拔士巴》(《裴西芭出浴》),法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巨头德拉克罗瓦的《但丁之舟》和《十字军攻入君士坦丁堡》(局部),法国自然主义画家米勒的《拾穗者》、柯罗的《珍珠少女》,后印象派画家塞尚的《缢死者之屋》等名画。

  “临画的意义有二:第一,要知道创作不是凭空得来的,是要从古大家的作品中启发出来的。临画便是研究古人作品的一种手段,从临摹的中间,可以深深地体会到古大家的技法上的奥秘,作为自己创作上的酵素,所以欧洲历代大师没有一个不旁及于临摹的……第二,临画是使本国人得能间接欣赏西洋名画的一种工作。”(刘海粟《关于评刘海粟画展的总答复》,《辛报》1936年7月18日)

  三、第一次运用多媒体把临摹作品与原作进行对比展览

  原作:《珍珠少女》。柯罗,创作于1868-1870年间,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临摹作品:《珍珠少女》,创作于1930年。

  原作:《拾穗者》。让?弗朗索瓦?米勒,创作于1857年,现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

  临摹作品:《拾穗者》,创作于1929-1931年间。

  《临伦勃朗裴西芭的出浴》。

  1929年,刘海粟在卢浮宫临摹了伦勃朗的油画《沐浴的拔士巴》。伦勃朗是17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沐浴的拔士巴》创作于1654年,尺寸142*142cm。画面内容出自于《圣经》中的“拔士巴沐浴的诱惑”。现藏于巴黎卢浮宫。刘海粟以接近原作的尺寸临摹了这幅名作。刘海粟曾回忆:“有一次,我画伦勃朗的《裴西芭出浴》,光线乍看只集中在几小点片,但临摹起来,发现出色极为复杂。我们(和傅雷)讨论着,啃着面包,穷得连一般的菜也吃不起,但精神上却很愉快”

  原作《但丁之舟》,是法国浪漫主义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的代表作之一,又被译为《但丁和维吉尔》,创作于1822年,取材于但丁名著《神曲》。原作尺寸189*246cm,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四、第一次较为完善的展示上海美专校址变迁

  对位于顺昌路560号的上海美专旧址进行勘测和摄影记录,邀请了当代摄影家以以自己的拍摄视角对这段历史进行回应。

  五、第一次呈现还原的刘海粟讲话原声和电影

  修复和数据化了上世纪80年代刘海粟的音频和视频资料。这些资料主要记录刘海粟上世纪80年代的自我回忆叙述、接受采访和绘画示范等内容。

  六、第一次展出刘海粟不为人知的史料及照片

  展览呈现了许多刘海粟的精彩生活片段,展出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记录了他的艺术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