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文化事业的建设应多渠道开源

时间:2011-1-27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一个多月前,一幅文艺复兴时期德国代表画家老卢卡斯·克拉纳赫作于1531年《美惠三女神》突然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因为这幅在2009年被法国国宝咨询委员会定级为“国宝”的私人藏品,将以400万欧元出售,卢浮宫为了收购该画,得到两个企业的赞助而筹得300万欧元,另有1/4缺口。因此,卢浮宫向法国普通民众发出呼吁,希望他们慷慨解囊,为“让国宝进入卢浮宫”,“令所有人都能欣赏这一艺术精品”出一份力。并开始了名为“都是赞助者”的活动,通过设立的网站在线捐款或通过支票捐款,希望能够在2011年1月31日之前完成募捐。“如果本次募集成功,这幅画作将于明年2月起悬挂在卢浮宫绘画馆内”。为此,卢浮宫作出了规定,比如捐款不设上下限;又比如捐款额在500欧元以上者,可在收购成功后,受邀参加私人晚会,优先欣赏作品;而捐款额在200至500欧元之间者,可受邀进行一次私人参观。


非常欣慰的是,12月17日,卢浮宫绘画部主任文森特·波马雷德宣布,卢浮宫已经收到来自5000名捐款人的总计100万欧元的捐款,成功收购这幅世界名画。因此,卢浮宫不仅提前完成了这项收藏计划,同时开创了法国博物馆向普通民众募款收购文物和艺术品的先河。这对饱受金融危机折磨的这一世界著名博物馆来说,应该是喜出望外,而对于各国的公共文化建设事业来说,尤其是对那些受财政危机困扰的博物馆来说,也是成功解困的生动案例。它启示我们,除了国家体制之外,发展公共文化事业应该在这种多渠道的开源中发挥社会的力量,同时,在这一社会力量的集合中,也可以表现出与这种集合相关的超于政党或政治的社会的力量,检验社会的凝聚力。


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博物馆都有着政府拨款减少的境遇,于同病相怜之中,经营了八年的纽约切尔西美术馆因为财政赤字无法弥补,欠债无法偿还,美国破产法庭以1960万美元把它卖给了一个发展商。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目前只有够维持一年或一年半左右的财政经费,该馆馆长已经雇用了破产律师来解财政之困,以争取时间。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自1999年起每年有600万美元的财政赤字,迄今的累积也是压得难以翻身的沉重负担。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拟议中的削减经费措施可能使文化场所减少服务和缩短开放时间,以应对财政危机。卢浮宫则于2009年就缩减支出5%,2010年又在此基础上再减少5%。开支巨大的大英博物馆面对500万英镑的财政赤字,早就宣布裁员、减少展览和教育项目,以及暂停耗资100万英镑的学习中心计划。多年前,大英博物馆就设立了捐款箱,其公告牌上写着“如果您能够,哪怕捐款3英镑也好”。


与我们的博物馆所不同的是,像卢浮宫这样的博物馆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和影响力,几乎每一个大型展览都能得到企业的赞助。日前,卢浮宫又为明年即将举办的北京故宫文物展筹得了一笔不小的赞助。而在中国的公共文化事业中,博物馆、美术馆捉襟见肘的也不在少数,有此境遇者基本上都是嗷嗷待哺;稍有宽裕者,一般也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靠政府的作为,给一口吃一口。公共文化建设事业如何在开源上表现出自身的能力,卢浮宫的经验值得借鉴。即使像大英博物馆那样放下身段,也值得效仿。

  
公共文化事业的建设应多渠道开源-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