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市场进入“大跃进”时代

时间:2011-1-8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大跃进”是过去的1958年所创造的一个词汇,所反映的是这个年度内人们为了粮食和钢的理想和追求。“大跃进”的特点是你追我赶,争先恐后,是创造纪录,留下疑问。现在,历史已经还原了它的本来面貌,其经验教训不断提醒人们要实事求是,力戒浮夸。可是,与“大跃进”相关的一哄而起,在生产建设或其它领域又是不断和反复的出现,成为社会发展中的一个不断和反复需要治理的问题。


中国的艺术市场进入到2010年,已经不是先前所言进入的“亿元时代”,而是一个“大跃进时代”。伴随着春风,黄庭坚的书法《砥柱铭》在春拍上以4.368亿元的总成交价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世界纪录,而经历了季节的变化,在英国伦敦的一次小型秋季拍卖会上,一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以4300万英镑的天价成交(新闻报道中说被一中国买家拍走),加上佣金和增值税达5.5亿元人民币,更是刷新了此前《砥柱铭》创下的纪录。就在这一拍卖记录成为社会话题的时候,嘉德秋拍以总成交额高达41.33亿元人民币收槌,令世人惊愕,难以想象。然而,当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保利秋拍更是以52.8亿元的总成交额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单季纪录。与之相关的是,王羲之《平安帖》的3.08亿元,徐悲鸿《巴人汲水图》的1.71亿元,南宋宫廷画《汉宫秋图》的1.68亿元,都进入到亿元的行列,就连“宋徽宗御制的古琴”也拍到了1.3664亿元。由此可以说明拍卖市场已经进入到了“大跃进”的时代。


显然,人们对于现实中拍卖市场“大跃进”的质疑是不可避免的,正如同1958年“大跃进”时代中的《大豆过江》、《飞机撞断了玉米秆》刚一面世就受到质疑一样。说拍卖市场中有泡沫,谁都难以否认。因为在这个年度里我们经历了爆炒的各个浪潮,连大豆、大蒜都成了炒作的题材,那还有其他什么不能炒的。世上能有“炒房团”,就一定有“炒画团”。可是,在诸多的质疑声中,又没有人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来说明是如何泡沫,怎样炒作。所以,一些具体的数字就为人们留下了待解的疑惑。


市场的炒作除了能够为始作俑者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之外,还会给盲目跟进者带来倾家荡产。在这一游戏的接力过程之中,谁也不知道谁会成为这接力棒的最后一人。可以肯定的是,拍卖公司始终是赢家,不管接力棒落到谁的手里,他都有一进一出的佣金收入,而且是接力棒传的次数越多、越久,拍卖公司的收入就越丰厚。因此,以数字作为“大跃进”标志的拍卖纪录,尽管其背后有许多推手,拍卖公司的兴风作浪也是搅动这一谜局的重要力量,这也是论说当下中国为何有那么多艺术品拍卖公司的原因之一。如果说1958年的“大跃进”是新中国建立初期这一时代背景下脱贫致富的时代印记,那么,当下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大跃进”则是全民性的向往和追求财富的现实误区。可是,炒大豆,炒大蒜,炒房,都关系到民生,到一定程度时政府会出面干预。然而,炒艺术品无关民生,政府不会干预,不管是什么程度,因此,艺术品市场上还会不断放卫星,即所谓的一发而不可收。


 


 

  
拍卖市场进入“大跃进”时代-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