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之路”与“徐蒋体系”

时间:2010-12-23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许江在“国美之路·林风眠师生联展”的开幕式上指出,林风眠的杰出贡献不仅在于他是揭开中国现代艺术教育新篇章的重要的一人,“更在于他率先构建了我们今天称之为‘国美之路’的学术脉络”。在这一条被称之为“国美之路”的历史道路上,有许多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画家,其中由林风眠及其弟子吴冠中、朱德群、赵无极、苏天赐、席德进150件作品构成的展览,展示了“国美之路”中重要的一段,让人叹为观止。而“国美之路”丰富的学术内涵,还有许多精彩的段落。


就中国现代艺术教育而言,20世纪初期开始的艺术教育的最精彩的内容,就是建立了各自不同而又互相补充的学术体系,刘海粟、徐悲鸿、颜文梁、林风眠、潘天寿等,以学校为单元的教学体系秉持者独立的学术路线,几乎和他们的校长一样有着鲜明的个性。杭州艺专的“国美之路”与“北平艺专”的“徐蒋体系”,都旗帜鲜明地标志着自己的学术方向和艺术观念,而在这一旗帜后面所延伸的道路上,后学不断铺垫,使体系化道路的延伸形成了一个以学校为单元的教学体系和历史传统,泾渭分明,和而不同,使民国时期的美术教育呈现出简单而有个性的特色。


可是,20世纪中期以来,尤其是受过苏式教育洗礼之后的中国美术教育,在趋同化的发展过程中,这种从中央到地方而上行下效的发展模式,首先是从杭州艺专改为中央美院华东分院开始。后来,在中央美院引进了前苏联的马克西莫夫之后,虽然浙江美院请来了罗马尼亚的博巴,从表面上看,好象是拉开了这两所院校形式风格方面的距离,但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意识形态支撑,不可能在本质上造就不同的学术体系,因此,浙美博巴一脉中的画家尽管以同样的勤勉表现在基础训练和创作上,然而,能够参加全国美展的寥寥无几。因此,这一脉只是成为主流之外表现百花齐放的一个注解。而主流之外的林风眠一支,主帅林风眠都已经不能适应新中国的艺术教育,而离开了自己创立的学校,又从此脱离了教学岗位,更何况在大陆发展的吴冠中、苏天赐。虽然,吴冠中以其独特的智慧从70年代后期开始奋战在中国美术舞台上,并成为不同时段的明星;苏天赐则到了生命的暮年才因得益于林风眠体系而焕发出艺术的风采。不过,他们在艺术教育岗位上却没有能够为体系化的建设贡献多少。


改革开放以来,在思想解放的潮流中,美术创作百花齐放,硕果累累,艺术教育也得到了超常的发展,可是,体系的建立却泯灭在追求规模的误区中。学院之间的特色有的在丧失,有的根本就没有建立起来。尽管校区越来越大,学生越来越多,学校的特色则以校园的建筑风格所替代,其核心内容的教学体系正成为当代艺术教育所企盼的一个重要内容。毫无疑问,如果我们今天有“央美之路”、“国美之路”、“川美之路”、“广美之路”、“鲁美之路”、“天美之路”、“西美之路”、“湖美之路”,那么,中国的美术教育不仅是繁荣,而且是多彩。影响所及,当代中国的美术创作也一定是更加丰富而多样。


 

  
“国美之路”与“徐蒋体系”-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