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画院是真正的大画院

时间:2010-10-28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这是一个论“大”的时代。所谓的“大”,通常与“做大做强”有关。大者,大思想,大抱负,大理想,大作为,皆是如此。因此,在美术界与之相应的是,占地越来越大,房子越建越大,展厅越来越大,画也越画越大。然而,大乃是相对而言,正好像山外有山一样。论房子之大,不要说是公家,就是私人,现在有超于公家的也不在少数,因为美术界就是这么大的格局,再大也是有限,看看人家私人会所,各地都有很多超过公立画院的。如果论牌子之大,现在也有很多自己挂“中国”、“中央”名号的,看起来、听起来都不小。如果论人数之多为大,这也不是打架,需要人多势众,吴冠中先生就有一句名言“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况且多容易杂,杂容易乱,则是一般的道理;而一乱再大也无济于事。为了这个“大”,许多单位使尽招数,很容易让人们想起那个打肿脸的胖子。确实是“胖”,只不过那是充的。


那么,如何考量美术单位之大,显然,不是房子和地的事;也不能完全看牌号,北京“人艺”的牌子不大,也不是中央单位,但在专业范围内无可匹敌,在公众中享有无与伦比的威望。更不能仅仅看人数。由此想到可以权衡的几点可以作为参照:1、具有悠久的历史和优秀的传统;2、具有学术的积淀;3、具有一脉相承的源流;4、具有各个时期的领军人物;5、具有一定的规模;6、具有自己的艺术特色;7、具有学术的贡献;8、具有在业界的影响力。比照这8个方面,可以说,北京画院是真正的大画院。它像“人艺”一样具有品牌的力量。


作为1957年北京画院成立时期的名誉院长,齐白石是北京画坛的标志性的人物,也是世界公认的大画家。说他是大画家,他一辈子也没有画几张大画,最大的与今天许多画家的大画相比,那也是小巫。而其中的小,小到画面上只有一只苍蝇或蜜蜂。可是,齐白石的胸襟之大,画目中所见和心中所想,都是他所生活的世界。齐白石是中国历史上所画题材最多的画家,从田园的蔬果、池塘的鱼虾、门前的鸡鸭,到日常所用的柴爬、算盘等。他在民间艺术的根基上建构了文人艺术的大厦,诗书画印“四全”也在中国绘画史上少见。说他是真正的大画家,还因为他身为匠人而没有匠气,其艺术境界超越了技术的层面。与之相比,今天的很多人有一得之见,马上封王,鸡王基本上一辈子画鸡,鸭王大都终其一生画鸭,以雕虫小技而名于世,混吃混喝。而齐白石所讲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可以说是最浅显的道理,然而,今天学黄宾虹居然能够形成风潮,画几笔黄宾虹居然可以成为名家,实在难究其理。当然,齐白石是不可比的。但是,齐白石的精神是可学的。世人都知道齐白石以卖画为生,平生对钱看得较重,可是,他没有因为钱而成为虾王。可以想象,即使齐白石的虾画得世所难敌,他也就是一个虾王而已,不会有留给后人如此的艺术成就和广泛的社会影响。真正的大画家是可以比出来的,我们今天所缺的不仅是技术层面上的笔墨,更重要的是艺术的精神和艺术的状态。从这一方面来论,当代中国画的衰落可见一斑。


 

  
北京画院是真正的大画院-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