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策划见高低

时间:2010-9-12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上海的刘海粟美术馆在国内不算大馆,也不算名馆,它和深圳的关山月美术馆一样,往往被误解为是一画家的纪念馆,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会制约了它在专业内的发展。可是,令业内人士大跌眼镜的是,就是像刘海粟美术馆这样场馆面积不是很大、业务经费有限、更没有展览策划大腕的美术馆,却有着能够“走出去”的品牌展览,其中的问题关系到展览的策划,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展览策划对于美术馆展览工作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探讨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的当下,具体个案的研究更有现实的意义。


2008年3月,刘海粟美术馆在加拿大推出了“戏墨·墨戏:中国水墨戏画展”,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接着,当年的6月,该展在刘海粟美术馆展出。继之,2009年,展览先后在德国、乌克兰、新加坡展出,其间还在台湾展出一次。如果从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角度来论,这一个展览在两年多的时间走了这么多的国家和地区是非常少见的。而以赴乌克兰的展出为例,应乌克兰总理府邀请,该展览在乌克兰的基辅、利沃夫、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等3个城市巡回展出了3个月。据报道,在基辅展出期间,90个展览大型灯箱广告遍布整个基辅的30个街区,在一些机构和重要路口都张贴有展览的宣传海报。因此,乌克兰文化部第一副部长柯尔尼年科盛赞展览“为中乌双方的文化艺术交流作出重要的贡献”。


这一展览还先后在国内的青岛、常熟、宁波等地巡回展出,因此,其超常的社会效益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有必要总结这个展览成功的经验。首先表现在学术方面把握了中国戏曲的发展与戏画的关系,从历史发展的层面将从林风眠以来关于戏画的创作作了历史的梳理,从艺术本体的深处对戏曲题材与绘画语言的关系作了富有意味的探讨。第二,展览的主题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的底蕴,在戏曲与绘画的结合方面更适合“走出去”。第三,精选画家和作品,林风眠、关良、程十发、丁立人、韩羽、聂干因、朱振庚、张桂铭、沈虎、周京新,可以说是在这一题材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形式风格不同,艺术语言多样。第四,展览展示了丰富的相关性,以翔实的美术史史料充实展览,以别致的展陈方式使展览具有很好的观赏性。第五,通过展览带动了中国戏曲画史的研究,也带动了公众对中国戏曲的关注。


毫无疑问,有比较才能有鉴别。现在的一些大投入、大规模的展览,往往是在有限的时间内轰轰烈烈过后就偃旗息鼓而成为历史,不要说走出国门,就是走出馆门都不可能,由此可以看到展览策划的重要性。当下展览策划中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各种圈子往往影响到展览的品质,这个展览如果放在有的馆,首先要把馆领导列入其中,其它还要拉那些画人物画的名家加盟,以壮声势。就戏画而言,因其文化符号强、造型夸张、易于表现的特点,所以,最容易唬人,一些鬼画符的画往往借助于行政的力量而招摇过市。刘海粟美术馆在这一展览策划中所保持的学术独立性,是其成功的保证,也是值得尊敬的。


如今,刘海粟美术馆从张培成馆长已经过渡到张坚馆长,该馆的“中国水墨戏画展”并没有停下来,还在国内外不断的巡展,而且在展览内容和相关的设计上不断精益求精,根据场馆不断变化,日新又新。如果说,张培成具开创之功,那么,张坚的发展之力也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因为,人们已经看惯了后任否认前任、后任废弃前任,更希望能够看到为了事业所应有的接力。

  
展览策划见高低-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