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的问题比诵读更严重

时间:2010-8-14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6月21日,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在学校开展‘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各类学校应采取有效措施积极推动“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应该说这是当下关于基础教育的一项重要的决策,其重要性正如“通知”所说,能够“在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传承民族精神和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及提高语言文字应用能力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为推进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做出积极贡献”。当然,如果深入挖掘其中的现实的和长远的意义,还可以作长篇大论。


 “通知”提到“开展中华古代经典及现当代优秀诗文的诵读、书写、讲解”,并“鼓励开发经典诵读、书写、讲解专门课程”,都把书写挂靠到“诵读”之上。毫无疑问,书写的重要性众所周知。或许是为了防止遭到遗漏的质疑,才有了“通知”上的挂靠。从教育的传统来看,读、写自古就是连在一起的,可是,此番原本应该为“经典诵读书写行动”,却变成了“经典诵读行动”,割裂了语文教育中的“诵读”与“书写”的关系。无疑,即使是单独的“经典诵读行动”,也无可厚非,也值得称道,毕竟这是当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项难得的举措。然而,一直被忽视的“书写”该怎么办,国家教委又该另出一个什么样的“通知”来拯救书写?而开展“书写行动”的时候想必也不会再挂靠“诵读”,因为书法的独立性在当代已经非常明确。


书写还是被忽视了。如果抛开经典的内容来论,在电脑化的时代,识字的能力不会因为电脑而退化,而看到字之后读出声也不会因为电脑而出现问题,其中的核心是因为电脑难以影响到日常的语言表达,可是,书写的情况却不同,因为电脑的出现,当代文化人的书写运用大幅减少,书写能力急剧下降,这就从根本上影响到能够代表中国文化面貌的汉字书写、书法艺术、书法审美等诸多反映国家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内容。所以,可以说,书写的问题在当下比诵读更严重,更需要国家教委这样的权力部门为了国家文化的传承去开展“书写行动”,或者挂靠“经典”而成“经典书写行动”。


像“经典诵读”这样“在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传承民族精神和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及提高语言文字应用能力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为推进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工作,时至今日,还在为期一年的“试点”(从2010年7月至2011年7月)之中,实在也是教育工作的遗憾。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的一份提案,使“京剧进校园”走到了“经典诵读”的前面,可是,也有政协委员反复提案,要求“书法进课堂”,却一直没有着落。而在“经典诵读”前面还有中小学生每天大课间和课外集体锻炼时间“跳集体舞”,其指定舞蹈华尔兹也优于中华经典的诵读与书写,实在是乱了章法。明明是有目共睹的一手烂字,却视而不见;明明知道书写、书法的意义重于泰山,却难于行动。教育工作的遗憾从上个世纪又延续到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之后,“书法进课堂”之难怎么就成了李白笔下的“蜀道难”?确实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即使是排队也该轮到了,为什么总是轮不上?。

  
书写的问题比诵读更严重-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