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文化资源的文化价值

时间:2010-6-29文章作者:陈履生

 


陈履生


文化资源是一种特殊的资源形态,是一种不可估量的软实力。文化资源就是前人栽的树,后人可以在树下乘凉。正因为文化资源有着它的特殊性,所以,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不仅从古籍资料中搜寻,而且还展开了现实中的争夺,比如湖北省襄樊市于2008年率先打出了“诸葛躬耕地,山水襄樊城”的电视广告,而南阳因为诸葛亮的《出师表》中明确写有“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所以,南阳自然不能拱手相让,由此开始了关于诸葛亮“躬耕地”的争抢。对于旅游收入均在50亿左右的两个城市来说,如果要上一个台阶,其资源的决定性是十分重要的。与之相像的是,四川江油和湖北安陆也因为抢名人李白而打到了国家工商总局,其起因是安陆“李白故里,银杏之乡,湖北安陆欢迎您!”的广告片,引发了李白出生地江油市的不满,并就江油申请的“李白故里”商标的专用权展开了斗争。在这些具体的现实中,实在不清楚李白和银杏的关系,不可能因为是李白故里的银杏,这银杏就怎么着,人们也不可能因为李白而跑到安陆去买银杏。


与这些现实中的文化资源的争夺所不同的是,考古中的发现,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可是,过去像秦始皇兵马俑等重要遗迹的发现,都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考古发掘与科学研究,才作最后的定论,显现出了能够令公众信服和值得尊敬的科学精神,因此,文化资源中蕴含了科学精神。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新发现的“曹操墓”尚有待进一步的论证,6月12日,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就直播了“曹操高陵1号墓”的发掘过程,来自北京的考古专家以及负责发掘的考古人员还于现场为观众进行了讲解。显然,这种现场直播是有违科学精神的,因此,受到了一些考古学家的批评和质疑。其中刚刚面市的一颗“翡翠珠”,却被认为是曹操下葬时含在嘴里“稀世珍宝”,并有专家“估价上千万元”。几天之后,又有新闻指出前者的“报道不实”,“相关人员称尚未确定‘翡翠珠’是什么东西”。科学的娱乐化在关于“曹操墓”的发掘过程中,已经显现出了时尚化的特点。尤其是对不可估量的文化资源的价值评估,似乎也与时流相合,实在缺少对文化资源的尊重。


如果就“曹操墓”的发掘,利用现代媒体来普及考古和历史知识,以提升大众的文化素养,应该是一个极好的机会,然而,现在有意无意的却转向了对于文化资源的价值和利用之上,真的假的还没有弄清楚,或者说还需要进一步弄清楚,就有人开始将“曹操墓”变现,开始估算开发曹操墓可以为安阳市每年增加4.2亿元的旅游收入。文化资源在现实中的价值被评估,是当下社会心态的扭曲,凸显出很多复杂的社会问题。在这一社会问题之中,文化资源的文化价值如何得到应有的尊重,社会如何引导公众尊重文化资源的文化价值,都是值得反思和深思的。


由此想到相隔2百公里左右的安徽宣城与浙江富阳之间关于“宣纸”这一文化资源的争议,如果用青檀皮和稻草作原料,保持原有的生产工艺和品质,即使不在宣城生产,称为“宣纸”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反之,用竹子为原料,又有南宋造纸遗址为依托,如果具有特殊的材质效果,为何要名为“宣纸”?为何不打自己的品牌?这也是难以理解的问题,而这又是尊重文化资源所蕴含文化价值的另外问题。

  
尊重文化资源的文化价值-艺术研究-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