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美, 是衡量一座城市魅力的标准

时间:2018-6-10 14:43:49文章作者:艺术林距离 林明杰

  宋代禅师宗杲诗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可见时人之向往扬州。

  为何?因为古代扬州美。除了人们提起扬州常会脱口而出的“扬州美女”之美,还有扬州的城市规划、园林构建之美,扬州的物产工艺之美,扬州的演艺娱乐之美,扬州的书画艺术之美。

  宗杲禅师如果活在当今世界,也没准会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下巴黎”。想起来,巴黎与繁盛时的扬州竟很相似,都有时尚女性之美,演艺娱乐之美,城市建筑之美,精湛工艺器物服饰之美,以扬州茶馆和巴黎咖啡吧为代表的酒楼茶肆之美……更值得提及的是,在艺术史上,扬州涌现了风格新潮多样的“扬州八怪”,巴黎涌现了印象派、野兽派。

  一座城市,纵然是巴黎,如果失去了创造美的功能,它将不复成为吸引世人的名城。有的城市兴起,或许是因为某种产业的支撑,如果它没有乘势创造美,一旦这种产业衰落,城市就一落千丈,如同举世闻名的美国汽车城底特律。

  即使时势沧桑使得一些城市失去了重要的往日地位,但只要它是美的,终归还会发光。如同我们发现一些贫穷落后而完整保留的古镇,它纵然经过长期寂寞,一旦被发现其美,还是会吸引世人趋之若鹜。

  过去我们的城市规划建设只注重基本功能,而不注重美,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不过什么是美,还有待我们进一步提高认知。

  仅仅美,还只是一个城市的基本课题。一座小小的古镇会因其美而成为旅游胜地,会福荫一方子民。但是作为一座大城市,对它的要求,就不仅是表面之美,更重要的是看它创造美的能力和贡献。譬如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如今来看,这并不是一座体量惊人的城市,面积不足罗马的十分之一。但是,正因为改变人类进程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发生在那里,那里成了人类重大文明转折的里程碑城市。这是大美!

  今天,我国许多城市都相当重视文化艺术建设了。但如何建设?有钱了,比较容易的是建楼堂馆所,造剧院,造美术馆……当然,楼堂馆所也是重要的,试想巴黎不能没有卢浮宫和蓬皮杜,佛罗伦萨不能没有乌菲齐美术馆。但,我们要看到,更重要的是,那些“楼堂馆所”里的内容从哪里来?是不是精彩?一座文化艺术名城,最重要的功能是,这块土壤非常适合文化艺术的生长。佛罗伦萨也好,巴黎也好,扬州也好,当年都是艺术人才荟萃之地,艺术成果造就之地。上海之于海派艺术文化也是同样道理。

  长安居,大不易。在一座大城市生活是不容易的,尤其是需要长期耕耘才能出成果的从事文化艺术的人们,生存在大城市更不容易。我们有必要去研究一下,那些曾经创造了人类辉煌文艺成果的城市,当年是怎样一种生态,吸引了这么多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汇聚过来,生存下去,并创造出精彩来的?

  怎样营造吸引有创造力的艺术人才汇聚的环境?怎样设计激励艺术家创造力的机制?在我们建造堂皇的美术馆和剧院的同时,必须思考。当我们建造的美术馆和剧院里,呈现的是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环境中所创造出来的艺术辉煌,并由此推进文明进步,福萌人类时,才是真正值得自豪的。

▲ 扬州

▲ 巴黎

▲ 卢浮宫

▲ 蓬皮杜艺术中心

▲ 佛罗伦萨

▲ 乌菲齐美术馆

作者简介

  林明杰

  • 画家、艺评家、媒体人

  • 新民晚报高级记者、艺评专栏《林距离》主笔

  •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艺术总策划

  • 复旦大学哲学院人文智慧课堂特聘教授

  • 中华艺术宫和刘海粟美术馆艺委会委员

  • 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及美术书法篆刻摄影艺术评论专业委员会主任

  • 上海中青年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

  • 国家艺术基金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专家评委

  • 克勒门文化沙龙联合创始人

  • 出版艺术评论随笔集《艺术是同床异梦》《艺术是漏网之鱼》

  • 艺术微信公众号《艺术林距离》

▲ 林明杰 (摄影: 何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