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虽死 花犹盛放

时间:2015-10-18 15:08:18文章作者:新民晚报 林明杰

丁雄泉-七只鹦鹉

  自称“采花大盗”的美籍华人画家丁雄泉,去世已5年了。他采的花非但没有枯萎,而且愈发盛放。

  近日,龙门雅集画廊举办了丁雄泉的花鸟山水画展,名为“无关风月观风月”。丁雄泉一生以画美女著称。过去龙门画廊办的丁雄泉画展也都是美女图,专以花鸟画为题作展大概是首次。

  丁雄泉笔下的美女,会让我想起林风眠,但他俩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气质。林风眠对女人爱得幽婉深切,而他爱得奔放灿烂。这非但是两人完全不同的性格起的作用,或许也是因为完全不同的人生境况所致。

  画是虚假的世界,但必须出自纯真的心。丁雄泉有赤子之心,容不得丝毫虚伪,纵然是“美丽大小姐”,“若是她来一个假惺惺”,他也不要。这是他说的。

  爱就爱了,毫不遮掩。他用奔放的线条勾勒心中美女的柔姿,他用最鲜亮单纯的颜色泼洒出浪漫的激情。纵然画花鸟,画山水,他依然像画美女一样多情,一样烂漫,一样纯真。

  他不屑一切装模作样扮演高大上实则毫无才情的“艺术家”,他索性把“采花大盗”“风流先生”这类登徒子的标签,一个劲地往自己身上贴,来个玩世不恭似的。

  他走了这么些年,当人们又一次面对他那些美得像天堂,真得像孩子,又充溢着醉人的荷尔蒙气息的画作时,生起的感动,犹甚当年。

  他走了,你们才明白他是唯一。什么是艺术家,他就是敢像孩子那样单纯,他就是敢把心里的欲望坦陈,他就是敢一辈子异想天开做白日梦?你们不敢,你们怕会饿死,你们怕被人讥笑?

  但那样的画家往往是寂寞的。他让我联想起常玉和吴大羽。和徐悲鸿同时旅居法国的常玉,本是富家子弟,后来家道中落。他不愿走学院路线,宁可呆在咖啡馆,照他喜欢的方式画画。贫困孤独,默默无闻,直至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而1988年在上海去世的吴大羽,这位中国现代艺术的先驱,也同样寂寞。他的抽象画,乏人问津;他的名字,知者甚少。

  有意思的是,如今,常玉的画在拍卖会上动辄数千万元一幅,最高纪录已逾亿。吴大羽那些过去被人看不懂的小幅油画,也动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

  这些辉煌的背后,我看到了长期不离不弃的台湾画廊。常玉和吴大羽都是在去世后不久,作品即被台湾画廊发现并大量收集。经过数十年的精心运作,坎坎坷坷,艰难地坚守,才有了今天。最近,同样一生落魄潦倒的中国抽象油画先驱者李青萍画展在北京举行。最早收购并长期推介李青萍的也是台湾画廊。

  丁雄泉去世至今,上海的龙门雅集不断地梳理、出版丁雄泉的作品,策划举办各种画展。而龙门雅集的主人李亚莉又是有着30年经验的台湾艺术市场启蒙时期的开创者之一。

  好的艺术家往往具有超前性。能发现这样的画家并成功推向市场的画廊,不但需要超前眼力和对艺术规律的把握,还需要具有非凡的耐受力,能和画家一样经受得起数十年的寂寞。

  能经得起这样的寂寞坚守者,无非需要三点:一、有本事让自己不至于饿死;二、相信自己的眼力;三、真爱。

  说实话,今天,在这里说丁雄泉,并非为了丁雄泉。这个放浪不羁的人早就说过“我的画根本不要人看”,也不屑别人来写他。我只是借题发挥,希望我们能够多一些真正的艺术家和真正的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