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的嘴脸

时间:2013-11-2 8:27:26文章作者:林明杰
  昨天邵宁在新民随笔上写到,正在上海博物馆举行的《从巴比松到印象派》展览上,有些观众偷拍照片的事。让我想起前些日子,我在微博上发了这个展览中一些画的照片,立即有网友批评了我的“偷拍”行为。虽然实际上这些照片并非偷拍的,而是馆方提供以及我翻拍画册来的,但我还是为这样的批评感到压力。这种压力是令人欣慰的。

  文明秩序的形成,某种程度上是公众契约的达成。而维护这种契约,需要“压力”。公众舆论的压力,是不亚于法律的有效力量。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谁都不希望生活在被公众鄙视的氛围中。

  如果没有有效的公众舆论压力氛围,人往往容易在欲望的冲动下违背契约。背着保安偷拍几张印象派名作的照片,那算是雅好。保安如同法律,法律的执行有时候会有滞后性,一时难以责众。这时就需要公众舆论的力量了。如果当时人群中有些声音对偷拍提出异议,甚至只要给予鄙视的眼光,情况就可能改变。如果大家都视若无睹,偷拍的人就会越来越多。于是本来不想偷拍的人也觉得自己“吃亏”了。

  同样情况我们也常常在排队买东西中遇到,有的人不守规则夹塞,如果大家一致表示异议,这种情况立即能得到扭转,售货员在大家的反对声中也不会为夹塞者提供服务。但如果大家默不作声,秩序便会渐渐散乱,夹塞的人越来越多。

  对于公众深恶痛绝的一些官场丑行也是如此。这种丑行不仅指贪污受贿等,也包括对待百姓蛮横无礼、飞扬跋扈的态度,酒席吆五喝六的匪气,下属面前把自己搞得像黑社会老大似的做派等。某些官爷好像视法律如空气,他自认为自己搞得定,但就怕曝光,曝光在公众舆论的监督下。就算他自己再不要脸,也要为自己父母子女的脸面顾忌一下。再说了,丑恶的东西毕竟是丑恶的,就像自己拉的屎,闻闻总归还是臭的。公众鄙视的眼光,恰似无数环绕四周的镜子,你无法不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的嘴脸。看到镜子里这副嘴脸,自己也要恶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