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23页 共6671

王芝文陶瓷微书解读:精微 博大

时间:2018-12-4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我国传统的彩绘瓷器,作为一种艺术形态,除了诗、书、画结合之诗情画意与多姿多彩外,还有那份精工细作的人文情怀,以及蕴含于古老与现代文明之间的手工艺精神,一起构成其永恒的艺术魅力。

  微书属书法之精品,难在其微,妙在其巧,贵在其体小而量大。古往今来,浅尝辄止者有之,但成名成家者寥若晨星。古代的微书,多书于宣纸或绢帛之上。当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芝文先生以瓷器作为载体,以独特的形式与技艺,将传统陶瓷彩绘与微书艺术有机融合,创造出融微书、绘画、彩瓷、诗文融于一体,具有独特的美学境界与审美价值,以及浓厚文化内涵的陶瓷微书,被誉为“华夏一绝”。

  1962年,王芝文出生于人文荟萃的潮汕平原。家乡的历史文化及艺术氛围孕育了其品性、才华及艺术情怀。他自少年时便酷爱书画,坦言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有着深深的迷恋。这也许便是他倾情于陶瓷微书艺术的初衷与动力。其作品以传统绘画与彩瓷艺术的传承为起点,别出心裁地融入多元的艺术形式及元素,并以细如发丝的寸毫写就一份经典的“卓绝”。 其微书作品,或展史而缮,或选古文以录,或精抄古典诗词,或择笔经文以诵;其微书融入彩瓷、绘画之中并与之浑然一体,追求一种精致与唯美,构成其作品的艺术特质。

  王芝文的陶瓷微书体式多样,取材广泛。其山水微书源于传统,构图严谨,笔墨细腻,设色典雅,纯然古典,颇具宋元山水画的神韵,画中蕴含着超凡脱俗的清雅、宁逸及静穆。其中既构成画面,又独立成章的文字元素--微书,至精至微,尤具特色,堪称一绝。其以肉眼裸视“神写意书”“方寸千言之作”,令观者唏嘘慕叹,惊为“神品”。 显然,陶瓷微书所呈现的美感与境界是传统的彩瓷及微书所无法承载的,其作品的“创造性转换”及“创新性发展”,为传统的微书及彩瓷技艺注入了一种新的艺术生命与活力,也赋予其陶瓷微书一种新形态与新高度。

  王芝文2010年入选上海世博会展览的陶瓷微书《倾国艳》(瓷板直径29厘米),藉《易经·书经》10多万字微书构成数朵五颜六色的牡丹花和数十片绿叶。远观为一幅《国色天香》图,近看那柔若无骨的花瓣及挺拔繁茂的枝叶竟是由密密匝匝、极小的繁体字组成的,书画相映成趣,精妙巧至,画面赏心悦目,大美嫣然,令人叹绝。获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的《宋史·清明上河图》插屏,仿北宋画家张择端的传世杰作《清明上河图》,缩绘于88×52厘米的长方形瓷板上。此作彩绘精致入微,精彩地再现了张择端笔下当年汴京“物阜民丰”的繁荣景象。瓷板的中下部,微书《宋史》全文5万多字,微书行笔不循古,工中带意;时如赵孟頫之清正,时似柳公权之温熙;疏密相间,潇洒飘逸,神采斐然。获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现收藏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金刚经·坛经》紫檀圆屏(瓷板直径40厘米),借鉴宋代山水画的立意、布局、设色。画中,奇峰壑谷显峭拔陡绝之势;溪涧飞瀑,流泉潺潺;林木葱郁,亭台、楼阁、木桥隐现于古松林荫之中;文人墨客或观瀑赏景,或吟诗抒怀,或浅酌于阁中,意态欣然……构图疏密有致,笔墨细腻古雅,格调静穆清逸,既具宋画精密之格,又具文人画尔雅之风,可谓精工之极又具士气。画面周围微书《金刚经·坛经》全文6万多字,其字小如草芥,然疏密错落,笔势灵动,笔力刚健,字字珠玑,堪称大美之作。

  王芝文耗时7年,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的心血之作《三国志》,在高85厘米、直径29厘米的陶瓷箭筒上,微书《三国志》35万多个繁体字(每平方厘米约50个字)。综观此作,毫厘之微,精妙至极,通篇气韵贯通,严穆静雅,其微其巧,蔚为大观,令观者赞叹不已!此陶瓷微书鸿篇巨制,实为当代工艺美术的一件惊世之作。王芝文说:“这件《三国志》箭筒是我今生的‘唯一’,其海量微书以及倾注其中消耗生命般的微书创作,几乎达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境地。”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王芝文便与陶瓷绘画结下不解之缘,并受内画鼻烟壶传统技艺的启发,以微书入艺于斯,三十余载笔耕不辍,乃成就其今天的艺术面貌。当年,王芝文选择瓷器作为微书艺术载体时,看似“偶然邂逅”,其实,却是苦苦寻觅的必然。他说,当年与微书结缘之日,亦即与寂寞结伴之时,这是当初未曾预想到的。其微书,多为夜阑人静、万籁俱寂之时,心无旁骛、屏心静息书写的。他把陶瓷微书创作与研究当作一种修行,故其投入创作常常是通宵达旦,废寝忘餐……日积月累的潜心修炼及其视力天赋,令凭肉眼裸视,靠了然于胸的“意念”书之,日臻得心应手;也令其微书由最初一般的书写形态,逐渐向释放心灵、倾诉性情的深层表达转换。其微书之人文情感及文史内涵,令其作品既具新颖、独特的形式美,又具丰厚的传统文化意蕴。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林墉评价道:“其工至巧,其艺寓性,有着异常的技与艺之美。”当今,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精致的艺术品少了,精深的艺术家更少。王芝文身处喧嚣的汕头经济特区城市一隅,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安于寂寞,沉潜陶瓷微书,执着追求“殊常”与极致。其陶瓷微书的特殊形态及其“静心、静气”的导入,其对传统陶瓷彩绘与书法艺术语言所做的探索,诚谓“前无古人”,独领风骚。应该说,王芝文的陶瓷绘画和微书技艺是汲古的,而其表现形式则是创新的;其作品题材、形制、构图及笔墨程式的选择与递变,虽有传统的轨迹,而呈现的是其独特的审美取向及“独一无二”的艺术特色。其陶瓷微书既是对传统绘画表现形式的延伸,也是对当代陶瓷装饰艺术的一种拓展与扩张,他不仅向世人展现了中国书法艺术新的奇迹及其独特的魅力,也为世人诠释了传统陶瓷装饰艺术的崭新形态。

  王芝文的陶瓷微书自1995年面世后,在历年的国内外大展中屡获金奖,并先后被北京人民大会堂、故宫博物院、中南海紫光阁、钓鱼台国宾馆、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广东省人民政府、广州博物馆、广东岭南工艺美术馆等单位,以及美国、希腊、日本、韩国、泰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及我国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的艺术馆、博物馆及政府机构收藏,并被作为我国的“国礼”赠送外国元首、政要及国际知名人士。

  自2003年以来,王芝文先后在广州、北京、上海等地,以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意大利、澳大利亚、日本、泰国、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举办了30多次陶瓷微书个展或联展,令各国观众大开眼界,叹为观止。澳大利亚的华文报刊评论:透过陶瓷微书展览看到了当代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粹,展览牵动了海外华人华侨的拳拳家国情思,令海外的华人华侨引以为骄傲和自豪。多年来,王芝文将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传统艺术--陶瓷、书法、绘画艺术完美融合,以一种新的艺术形态与艺术高度在海内外展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从而引起了世界各国对中国当代瓷器艺术新成就的再次关注与高度评价。

  王芝文的陶瓷微书艺术,令人瞩目的不仅仅是超越人体生理极限的微书“绝技”,也不仅是励志的传奇故事。其将中国书法完美地微缩到极致,而实现的视觉审美与艺术境界又无限放大,正所谓“尽精微,至广大”。他的作品彰显了中国传统艺术的丰富性及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也体现了一种巧夺天工、无与伦比的“中国创造”“中国风格”和令人尊崇的“大国工匠精神”。有媒体称:王芝文以其“标新立异”“精微博大”的陶瓷微书艺术卓立于当代中国工艺美术之巅峰,也卓立于当代中华乃至世界优秀传统文化之林。其陶瓷微书让世界多了一个认识并凝视中国的文化符号。

  2014年,陶瓷微书艺术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王芝文被评定为陶瓷微书代表性传承人。也就是说,王芝文以一己之力创造了一门陶瓷微书“绝技”,打造了一项国家级“非遗”项目,并肩负着陶瓷微书“绝艺”未来传承及活态发展,以及传播与弘扬的文化使命与历史重任。他一直以清代诗人彭元瑞作品《自题》中的一句“何物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来激励自己迈向更高更远的目标,只争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