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341页 共10217

香猛犸牙雕大师朱忠盛 创新让牙雕艺术与时代同行

时间:2018-10-20 文章来源:人民网

  文:纪娟丽


图为朱忠盛与技师们在创作中 郑匡华摄

  走进位于香港尖沙咀的“一代极品”猛犸牙艺术创作展示中心,这里展示着香港猛犸牙雕大师朱忠盛的作品,也展示着中国牙雕艺术的发展历程。

  曾几何时,因为“禁象牙令”的推行,我国传承千年的牙雕艺术面临“无米下锅”、技艺失传的尴尬。牙雕艺术如何与时代同行?香港牙雕大师朱忠盛用数十年探索作出了尝试。

  发现猛犸牙 打开新世界

  牙雕艺术在我国传承千年,过去一直以现代象牙为主要材料。1989年,联合国洛桑会议缔结《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滥杀大象和贩卖象牙,牙雕艺术因此面临发展困境。

  从那时起,在香港从事牙雕艺术创作多年的朱忠盛开始研究、寻找牙雕原材料的替代品。身在国际化大都市的环境给他提供了便利,很快,他接触到了深埋西伯利亚冰层的猛犸象牙。

  第一次看到完整的猛犸象牙时,朱忠盛既惊讶又兴奋。他发现,猛犸牙不仅具备适当的硬度和密度,还具有类似纤维的黏性和吸光性。

  “因为这些特性,猛犸牙可以用来雕刻更精细的人物和动物形象。不管雕得多细微,都可以一目了然。经抛光后,作品不但不刺眼,反而更加晶莹剔透。”朱忠盛说。“中国千年牙雕艺术传承有望了。”此后,他开始致力于猛犸牙雕创作,成为我国最早一批从事猛犸牙雕创作的艺术家。如今,20年过去,猛犸象牙已逐渐被牙雕业界视为现代象牙的最佳替代品。

  利用榫卯结构 打破局限

  作为猛犸牙雕的先行者,朱忠盛的作品曾5次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颁发的金奖,2010年,其猛犸牙雕作品《千尊颂盛世》参展上海世博会并得到中外嘉宾的肯定,随后,作品又相继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及香港会展中心展出。

  这些气势恢弘又引人入胜的作品是如何完成的?在位于朱仲盛的家乡——广东省信宜市的猛犸牙雕作品生产基地,数位技师围着一件3米多长的猛犸牙,或屈身或蹬足,正聚精会神地雕刻。“传统牙雕艺术品只在一个牙条上创作,题材不免局限。这些大型牙雕作品过去是没有的,是我借用我国传统建筑榫卯结构技法进行的创新,将猛犸象牙进行镶嵌、延伸,打破空间局限,通过表现多种情节,体现恢弘的场面和生命的张力。”敢于创新,不仅让朱忠盛找到了绝佳的原料,还让他找到了全新的创作方式。

  说着,朱忠盛指向一件名为“千尊罗汉”的作品。远远望去,3米外的“千尊罗汉”繁而不乱、人物神情清晰。在传统牙雕作品中,较为常见的是个体罗汉、十八罗汉或一百零八罗汉,如果人物众多,每个罗汉的神情就很难精确地表达了。“我特别挑选了一条3.8米长,直径为16-17厘米,重量达100多公斤的猛犸牙作为主体,再加上数百公斤断料,通过榫卯结构延展创作空间,效果就不一样了。”

  朱忠盛介绍,创作一件牙雕作品离不开精心布局,更离不开精细的手工,要用心、用神、用意,经过开料、起胚、粗雕、精雕、打磨、刻画、着色、抛光等程序,才能把作品的神韵表达出来。“例如作品‘千尊罗汉’,如果一个人做,30年都未必能完成。”朱忠盛说,要创作更多更大型的猛犸牙雕作品,必须培养不同特长的雕刻人才。

  致力人才培养 传承技艺

  人才是传统技艺传承的关键。从艺40年来,朱忠盛一直将人才培养视作重中之重,至今已培养了数百位从艺者。

  “牙雕人才培养并非一日之功,雕刻师没有十年功底很难做到下刀如有神。”在朱忠盛培养人才的过程中,他还细心观察每个学生的特点,看他们是擅长刻画人物、动物,还是更擅长打磨。在他眼中,创作的每一个环节都关系着成品的质量。

  “时代在进步,人们的审美在进步,大家对艺术品的消费观也在进步。这就需要我们在创作题材和创作手法上有所改变。”朱忠盛认为,过去人们买牙雕,很大程度上是在买象牙,而对于“雕”并不是十分看重。现在,人们更注重艺术品创作本身带来的内心触动和审美体验。

  创新,让朱忠盛饱含创作的热情,更让他的猛犸牙雕作品与时代同行。未来,他计划成立猛犸牙雕艺术馆,向世界展示和传播我国传统牙雕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