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贱骨头”登上大雅之堂

时间:2014-2-11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张民辉,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

  广州牙雕历史悠久,技艺精湛,为广州传统“三雕一彩一绣”之首。然而,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由于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公约组织对象牙贸易的限制,这项工艺一直处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状况中。当代的牙雕艺人,如何在这柄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让精湛的技艺不要失传,甚至绽放出更美的光彩?本月中旬,将在广州岭南会展览馆举办个展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民辉先生用自己的作品作出了最好的回答。

  “横向传承”才是最好的传承

  1972年盛夏,19岁的张民辉经老师推介,走进了广州大新象牙工艺厂的大门。

  张民辉说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不仅是因为在那一年,国务院下发了周总理签署的关于振兴工艺美术的46号文件,工艺美术又迎来了新的春天,还因为他碰上了心态特别“开放”的好师傅和好领导。

  当时张民辉被分配到“人物组”,师从“老行尊”李定荣。大新象牙厂出品的牙雕作品中,人物雕刻占了最大部分,雕刻人物需要配以山水、花卉、亭台楼阁等各类造型。这一起点不可谓不高,但广州牙雕传统的强项毕竟是以设计繁缛、精雕细刻见长的牙球、牙船,人物雕刻固然也有“广派”特点,但相对于“京作人物”却显得较为薄弱。这点令张民辉颇感郁闷。但老师傅一句话解开了他的心结:“学会我的本领不叫有本事,学会了所有人的本领才叫真有本事!”当时牙雕厂的党总支书记邓劳生也下了一道命令:“你们不仅要向自己的师傅学,也要向其他师傅学!”

  这两句话可不简单,等于是打破了千百年以来牙雕行业固有的裙带关系和小生产意识,突破了以家族相传的纵向传承模式,开启了博采众长、能者为师的横向传承。此“绿灯”一开,精灵过人又谦虚好学的张民辉如鱼得水,不但得到李定荣师傅的悉心传艺,还利用一切机会向其他老艺人请教。板面、人物、牙球、牙船、山水、花卉、鸟兽……打下了扎实而又全面的基本功。

  系统学习后,构图更和谐、科学

  如果只是全面继承了传统,张民辉不会是今天的张民辉。雕塑家潘鹤曾经说张民辉“不简单”,因为他的作品跟通常的民间牙雕非常不同,不仅构图宏大,而且透视非常准确合理。

  在广州牙雕界,张民辉以善于将现代美学、西洋雕塑与牙雕的传统工艺理念融会贯通而著称。这个特长并非与生俱来,而是跟他系统的“科班”学习经历有关。

  1984年,幸运女神又一次降临在张民辉的面前:他被选送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一年。这座工艺美术的最高学府,有着非常浓郁的学术氛围。从传统绘画、雕塑、艺术理论,到外籍教授讲授的世界各地民间工艺,以及西方绘画中印象派、野兽派、后现代派等不同流派……古今中外文化的碰撞和交融,令张民辉的眼界进一步打开。每天晚上,张民辉都泡在图书馆,翻看美学概论、艺术概论、中国工艺美术史、西方美术史等理论典籍直至闭馆。节假日里,他可以凭着别在胸前的校徽,免费进入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在那些彩陶盆、青铜器、北朝雕塑、晋唐书法、宋元山水画,还有历朝历代巧夺天工的工艺美术瑰宝前流连忘返。

  一年进修结束之后,张民辉回到广州,为了进一步打好全面而系统的工艺美术基础,又利用三年业余时间攻读完华南文艺业余大学工艺美术系工艺美术专业的全部课程。

  张民辉对记者坦言,他特别感谢当年的这段经历。“作为民间工艺,只是蜷缩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是没有办法求发展的。过去的老师傅,雕凿起来,大都是在凭直觉行事。雕得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好,雕得不好,也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我经过系统学习,终于把艺术背后的道理搞明白了一些,由此设计出更加和谐和科学的构图。”

  通过材料创新来传承牙雕技艺

  就在张民辉开始进入牙雕创作的黄金期时,1989年,联合国决定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象牙原料及象牙制品贸易。

  历史悠久的大新象牙厂因无牙可雕几近停产,大批技术骨干纷纷转行。张民辉却决定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工友白手起家,开始探索通过材料创新来传承牙雕技艺的艰苦创业之路。

  张民辉认为,骨雕是牙雕技艺传承的重要出路之一。实际上,骨雕与牙雕堪称是姐妹艺术。但象牙材质韧,有光泽,使用面积大;而牛骨质较脆,处理不好容易霉变。所以长久以来,“贱骨头”无法登上大雅之堂。但牛骨最大的优点是原材料取之不竭。所以张民辉要让牙雕技艺在骨雕创作上发扬光大。

  因为牛骨比较小,又是空心,所以镶嵌技术是制约骨雕能否取代象牙的关键。张民辉和他的团队在“以小拼大”上做文章,先根据骨材的形状、粗细、长短进行开料分割,对每块骨材因材设计、精心雕琢,然后,大量采用拼镶技术,按照设计图稿,运用钻孔、打钉、入榫等传统方法将各种部件巧妙组合,利用景物局部与整体之间的饰衬、遮挡、交搭、穿插,把成百上千块骨料有机地拼镶起来,达至天衣无缝的效果。

  2003年,张民辉创作的大型骨雕《越秀新晖》在广州市首届旅游工艺品创作大赛中亮相。当评委们听说这座“牙雕”其实是一座骨雕作品时,无不深深折服。《越秀新晖》获得了大赛唯一的金奖。2007年,张民辉又应一位美国藏家邀约,设计创作了特大型骨雕作品《福如东海》。作品用重达五吨、共一万五千多块骨料组装镶嵌,并且创造性地采用了现代立体浮雕壁画的表现形式。从来登不上大雅之堂的“贱骨头”成功进入美国高端建筑装饰市场。

  张民辉访谈——头脑和巧手最能塑造牙雕之美

  记者:“禁牙”几十年来,您本人现在主要采取什么原料进行创作?

  张民辉:主要是用牛骨,还有河马牙、猛犸牙。禁“牙”十余年后,非洲一些产象国的象牙库存出现过剩。为此,联合国濒危物种贸易大会2002年部分解除“象牙贸易禁令”。我国2004年也把牙雕生产和经营纳入规范化管理。而对象牙的使用,我们一般会用在精品力作上。

  记者:骨雕是否能完全体现出牙雕之美?

  张民辉:相对于具有韧性的象牙而言,牛骨脆、硬、小。在细节的雕刻上更费工夫、费工具,镶嵌的工作也更多。但是,骨雕真的做好了,艺术价值不比牙雕低。所以,我虽然一直在探索骨雕的各种可能性,但也一直在呼唤加强行业自律,使我们可以从正规渠道获得更多的象牙。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珍惜目前来之不易的象牙,让有限的材料能够做出更精美的作品来。

  记者:不同材质做出来的“牙雕”,市场价位如何?

  张民辉:象牙现在很紧缺,所以价位昂贵。如果是同一位大师做同样的作品,牙雕和骨雕之间的价位能差二三十倍。猛犸牙、河马牙的作品会比非洲象牙的稍微低一点,但是也不便宜。但这只是普遍情况,骨雕精品也身价不菲,因为骨雕作品的价值并不完全体现在材质上,精湛的技术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记者:目前牙雕过程中机械化的成分有多少?

  张民辉:我入大新象牙厂的时候,已经有软轴雕刻机了。但是每当外宾来参观,我们就会停下机器,用刀具雕凿,因为无论中国人还是西方人,都觉得纯手工的技法更神秘。但诚实地说,经过半个世纪的操作实践,软轴雕刻机已是一种近乎万能的雕刻机。它加快了雕凿的强度和精度,使传统的手工雕刀已经“退居二线”。当然,即便牙雕已经机械化,操作机器的水平也因人而异,大师和初入门的学徒高下立见。真正塑造牙雕之美的还是人类的头脑和一双巧手。

  辨别——

  不同的材质,从色泽、温润程度、横切面的网纹都有很多的不同。非洲象牙色泽温润、横切面上有网纹;猛犸象牙颜色偏黄,横切面的纹路呈磁力线形状;河马牙通常很白,并且没有纹路;而牛骨更白,但是质地疏松,没有温润感……对于行家来说判别不成问题,但是业余水平的消费者最好不要轻易尝试。从具有国家林业局认定的象牙制品指定销售点去购买象牙制品是安全又保障的。

  保养——

  首先是要防晒,不能阳光直射;

  其次是要注意防尘,牙雕雕凿细腻,如果进了灰尘很难清理,所以最好放在玻璃罩内保护;

  第三是要注意湿度。牙雕怕干燥,容易开裂。广州地区的秋冬季节尤其要注意这一点。

  最后要指出的是,开裂是牙雕的本性,这种材质,时间长了注定会氧化。但我们只要注意保护,收藏几代人是不成问题的。

  
-工艺百科-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