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名家

1/6页 共158

石雕大师倪东方:专注于一件事 努力干好一件事

时间:2012-11-14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邓唐良


倪东方正在雕刻作品

  倪东方是德艺双馨的石雕泰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是青田石雕史上—位丰碑式的人物。他的作品不仅多次被国家珍宝馆、国家博物馆收藏,还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赞赏。倪老在石雕艺苑中刀耕近七十载。在漫长的艺术生涯中,他专注于石头世界,以超凡的艺术秉赋和旺盛的创造力,创作出了许多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石雕珍品。他因材施艺,巧用俏色,无论是花卉、蔬果,还是虫鸟、走兽,乃至人物,刀落石开,形神兼备,令人叹为观止。他的代表作《秋菊傲霜》获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花好月圆》是他的扛鼎力作,被国家邮电部门选为特种邮票图案,公开发行;《俏色印雕》、《杨梅》、《秋菊傲霜》被中国工艺美术馆作为珍品收藏;2006年,他被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授予“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

“大道至简”:专注一件事,干成一件事

倪东方1928年1月出生在浙江青田一个石雕艺人之家,15岁从母学艺。他说:“小时候生活在乡下,那时穷,又逢战乱,家里兄弟姐妹又多,吃不饱是常有的事。但邻里和和睦睦,人也单纯,彼此都感到快乐、充实、幸福。

“我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山口小镇,就是喜欢它的纯朴与简单,不是没有机会到大城市或国外生活,但我还是喜欢生我养我的乡下。”这位耄耋老人说:“‘大道至简’是我喜欢的一句话,也是我做事的风格。我不喜欢人与人交往过程中那种过于复杂的关系。因为我单纯、善良,真诚待人,懂我知我的人多了,我的事业也慢慢地成功了。”叶春雄和倪东方夫妇做了多年邻居,他深有感受地说:“只要倪东方在,我们整个小巷都热闹,这老两口待人特和气,夏天每日煮好凉茶放在门口让路人喝。”

我问他:“您从—个锯石工成长为一代石雕大师靠的是什么?”他告诉我,他能有今天,得益于一辈子只专注于一件事,努力干好一件事。他认为人生有许多选择,看准的事就要心无旁骛,专心把它做好。“石头是很考验人的,一块石料,我往往一琢磨就是半年一年,心浮气躁是做不出好作品的。”倪老说:“我想,既然选择了从事石雕艺术,就得一心一意地去学,去钻。整天与‘不能言’的青田石打交道,把心中所思所想化成一件件作品,我从中感到无限的乐趣,因此也就忘却了寂寞和烦躁。”

“非常道”“石之道”:顺乎自然,妙造自然

倪东方是一位勤学善思的智者。和大多数石雕者不同,只念过小学的倪东方好读书,好思考,信奉“读书养气,读书生魂”。数十年来,四大名著、唐诗宋词始终伴随左右,这些经典文化的潜移默化,成为他攻艺时去粗取精、拒俗求雅、汰劣得优、删繁就简、力求高格的良师益友。他曾像诗人似的推敲那件封门五彩石杰作:是“一林霜催鸟鸣秋”好,还是“鸣秋催来一林霜”好?他作品中的诗词题刻,看似寻常,却发自肺腑,意中有意,味中有味。如石雕作品《恋松图》所题“黄鹤楼中不见鹤,青松树上乐悠悠”;《雨后》所题“雨后风拂,竹山淋湿。一夜攻尖,玉芽遍发”;《眠枝》所题“眠枝未醒,春雷非惊。梅花落时,枝叶方青”……这些题刻无不凝聚着深厚的人文底蕴。

静听石语,尊重自然,顺乎自然,妙造自然,是他的创作理念。“道,可道,非常道”,他以“石之道”转达了世人能感受却说不出来的神秘,创造出天地间最奇妙的诗篇。像《奔流》、《玑珠俏》、《神眼》等作品,都是九分天成,一分自运。这“一分自运”来自于他一贯坚持的“妙造自然”。他说:“青田石是经历上亿年时间聚集天地之精气而形成的,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珍贵宝石,是不可再生资源。应该善待、爱惜每一块青田石。”他经常告诫自己:“要惜石如金,刀下留情。构思尚未成熟,绝不轻易动刀。要尊重每一块石料,最大限度消除、化解其瑕疵,将精华部分利用起来,展示出来。”比如其代表作《花好月圆》,石料原是一块硬石,其中夹着一层青色冻石。他闭门谢客3天,将硬石一点点轻轻剥离,从而获得一片质地十分纯净的上等封门冻石,为创作成功提供了基础保证。还有一件被称作《睡美人》的作品,不露任何刀痕,而细细观察之,则犹如一美人披着一件薄薄的黄绸缎,作沉睡状,让人遐思无穷。这件作品,有10来斤重,上半部分纯系黄金耀,下半部分青玉冻,大师稍加修饰,抛光去痕,睡态隐现,是一件介于雕与不雕之间的成功作品,真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坚守底线:不作假,不为名利所惑

倪老说不作假是他坚守的底线。自己的作品,就是自己的作品,徒弟的作品就是徒弟的作品。倪大师告诉我,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要做到这—点还真不容易。他认为一个艺术家的声誉高过—切,挡住诱惑就是不为名利所惑。他现在名气大了,上门的人多了,“包括一些媒体的记者,他们要给我‘再出名’,能拒绝的我都拒绝。我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多给自己留点清静时间,多给后人留点作品是实实在在的事。”对自己的作品,他还有—个原则:就是能不卖就不卖,留在“惜石斋”里。“外界认为‘青田石’就是‘封门青’,这是一种误解。其实青田石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各种颜色都有,太漂亮了。我开‘惜石斋’就是让人们了解青田石,让世界了解青田。特别是一些代表性作品,将来是要留给国家的。有人对我的作品开价几百万元、上千万元,我不会因为金钱而动摇自己的原则。我觉得‘精神富有’比‘物质富裕’更重要。”

倪东方八十三岁时创作的石雕作品《大红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