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31页 共6929

当朴素邂逅华丽会怎样?

时间:2020-5-7 文章来源:紫砂之家


范永芳:《寿松》

  到底是审美偏执的缘故,总觉得“素面素心”才是紫砂的宗法精神,对珐琅彩、粉彩的总体印象是:花花绿绿的一片热闹,图案也不过是富贵牡丹、喜鹊登枝,除了土,就是俗,多少与清净的茶道不太相宜。

  如今,心态上渐渐平和,审美也宽容了许多,觉得花团锦簇、青绿山水、富贵气象、人间烟火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

  珐琅彩和粉彩在紫砂上大放异“彩”,康熙、雍正两位皇帝当记一功。

  博学多才的康熙帝,看着清宫的旧藏里多的是西洋的“珐琅彩”,好生不快。

  于是就命人研制出国产的“珐琅彩”,再命“造办处”画出他所心仪的壶样,烧好素胎后呈进宫,让御用画家在壶上画珐琅彩,制器专供“内庭秘玩”。

  康雍乾时,紫砂珐琅彩装饰盛极。这种“釉上彩”,引自景德镇瓷胎装饰,将硼酸盐和硅酸盐的混合物,在不透明的白色易溶的珐琅料中,加入适量金属氧化物色素,形成具有色泽的珐琅彩。

  典型的珐琅彩装饰多为花卉类图案,工巧精细,富丽堂皇,原本质朴的紫砂壶陡然变得宝气氤氲,足可与官窑的珐琅彩瓷器相媲美。

  同珐琅彩一样,粉彩也属于釉上彩,粉彩紫砂壶在康熙朝为初创阶段,以雍正时期制作最精,故又有“雍正粉彩”之称。

  这位热爱文艺的皇帝,对陶瓷的装饰技法有着极高的审美眼光,并且“最欣赏紫砂茗壶独具个性的造型和泥质的天然肌理”。

  陶器艺术在清代的发展,真该给这位被政治是非所掩盖的皇帝鞠一躬。

  至于做法,粉彩是在胎器上以玻璃白粉打底,彩料晕染作画,再经炉火烘烤而成。

  内容多为山水花卉、草木房舍,图案表现力强,浓淡相宜,色彩柔和淡雅,往往一种颜色可以分出多种色阶,追求装饰巧丽,品味新颖。

  到了乾隆、道光两朝,各种表现手法综合运用,纹饰渐趋富丽繁密,“失却紫砂本来面貌”是粉彩装饰为人诟病之处。

  珐琅彩与粉彩,在汉文化的传统审美语境中,缺少淡逸的韵味。

  然而红绿蓝黄的一团热闹,活泼泼的喜悦祥和,都是赤裸裸、坦荡荡、充满烟火气的人间,却是俗世里真切的爱、祈愿、希冀,不加掩饰,了无心机,在养心殿中占着一个无比尊严的位置。

  遥想夜阑人静,皇帝批折子乏了,从堆积如山的文书中抬起头来,接过小太监呈上珐琅彩或粉彩的紫砂壶,啜饮清爽甘润的阳羡茶,是否能一扫疲累、纾解龙颜?

  白云苍狗、岁月更迭,珐琅彩与粉彩,在今天的紫砂装饰技艺中并非主流。

  但无可争议的是,它们保持着前世的矜持和尊严,静静的在光阴的深处,美成了经典,美成了永恒。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