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28页 共6811

一孔观古

时间:2019-1-13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午门-雁翅楼展厅里,《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展上,一盆没有香味儿的梅花盆景,凭着“最奢华”超聚人气儿。上个月,它还住在文物医院,是镶嵌组操作台上最娇气的“病人”。

  这件文物全名是镀金累丝长方盆穿珠梅花珊瑚盆景。最近十余年,它久居故宫博物院珍宝馆,算得上是一线演员。它的主治医生——文物修复师展菲说:“这件文物只是内务府造的一件宫廷摆件,除了外观精致,里面还藏着古代匠人的巧思和高超技艺,有些技艺现在已经失传。”

  盆小天地大。盆景里的两项绝技更是令见多识广的“文物大夫”也啧啧称奇。

  一绝:米珠打孔技艺难再现

  这件盆景通高42厘米,盆高19.3厘米,盆径18.5厘米至24厘米。这盆“花”,镂金错玉,穿珠垒银,遍铺宝石,特别是一树梅花珠光宝气,共用珍珠76颗,红蓝宝石198颗,珊瑚珠74颗,令人目眩。

  细看盆口,用米珠穿成如意头形边,每个小如意头中又嵌红宝石。盆壁上,翡翠、碧玺、红宝石做的果实、花卉等图案满布。盆沿儿则以极细小的米珠、珊瑚珠和玻璃珠等宝石珠编穿成各式花卉图案。

  在3D视频显微镜下观察,盆上装饰的小珠子中,最大的一颗孔径不过0.3毫米左右,最小的一颗孔径只有0.198毫米。而通常情况下,成人头发丝的粗细是0.06毫米到0.08毫米。

  “显微镜下看,这些珠子呈现不规则的圆形,因此推断是半天然形成的。”展菲说,“不知道当年的工匠到底采用了什么技法,才在如此小的珠子上打孔?这项穿孔绝技如今已经很难再现了。”

  小孔也给“文物大夫”们带来很大的挑战。“古代匠人是用丝线将珠子穿起来的,但如今丝线有些部分已经糟腐了。”展菲从自己的长发中,拔下一根相对细的当引线,将其对折穿过一根结实的线备用。然后,呼了一口气,停了一下,用左手食指和大拇指捏起一个翡翠珠子,右手捏着引线,小心翼翼地开始穿孔。“数不清楚穿了多少颗珠子,但干这活儿确实费眼睛,更费头发。”

  二绝:点翠变“满”翠

  这件梅花盆景奢华到什么份儿上?

  盆上以珊瑚、天竹、梅花组成“齐眉祝寿”景致,银累丝点翠的山子上满嵌红、蓝、黄等各色宝石,而更奢华的是其中的点翠,盆景的土、树上的叶子,用的都是翠鸟的羽毛。

  众所周知,点翠工艺十分复杂,先要以金属制成精细的花丝,再掐出花叶的轮廓,勾勒出图案纹样,然后在线条间的凹陷处粘贴翠鸟的羽毛。用点翠工艺装饰的器物色彩鲜艳,精美华丽。故宫藏品,涉及点翠的,大部分都是簪子、扁方等小首饰。

  这件文物刚进入文物医院的时候,盆内落满了尘土,灰蒙蒙的,猛一打眼还以为盆里的“土”是一块有纹路的木板。展菲拿着软毛刷,轻轻扫去浮土,才发现是一块纸板上粘满了翠鸟羽毛。

  “细看盆景里的一些叶子,也是点翠工艺。”展菲指着不同的叶子讲解,“不同的叶子颜色略有不同,朝阳面的叶子颜色略浅,背面的叶子颜色深。”

  如此高密度的点翠,也给修复出了道难题。溜溜半天,往往只能收拾利落3片四五厘米长的点翠叶片。修复这一件盆景,前后耗时8个月,大半时间都在跟羽毛“较真儿”。

  “先用软毛的笔刷掉浮土,然后用微潮棉签轻轻地将一些顽固的土渍点净。”展菲说。

  擦拭土渍,用的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巧劲儿。羽毛不能遇水,水大了会“融化”当年的黏贴剂,造成羽毛小枝散开,颜色改变。“但是湿度太低又不能够很好地软化变形的羽毛,所以掌握那个巧劲儿很重要。”展菲介绍自己的经验,“棉签蘸水,然后用纸巾吸干,之后再用。”(记者 刘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