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与汝窑瓷

  关于汝窑,许多历史文献都有记载

  宋代著名诗人陆游在其《老学庵笔记》中说:“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

  南宋著名学者叶寘在其《垣斋笔衡》中有这样的记载:“本朝的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汝窑为魁┅┅。”

  南宋《百宝总珍集》卷九中有一首佚名诗,“汝窑土脉偏滋媚,高丽新窑皆相类,高庙在日煞直钱,今时押眼看价例”。曹昭《古窑器论》评价汝窑器曰:“汝窑器,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

  明代学者高濂在其《燕闲清赏笺》中对自藏汝瓷和由此对整个汝瓷进行了评价:“汝窑,余尝见之,其色卵白,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针,余藏一蒲芦大壶,圆底,光若僧首,圆处密排挣针数十,上如吹埙收起,咀若笔帽,仅二寸,直塑向天,壶口径四寸许,上加罩盖,腹大经尺,制亦奇矣,又见碟子大小数杖,圆浅瓮腹,磬口、釉足,底有细钉,以官窑较之,质制滋润”。

  清代学者梁同书在其《古窑器考》一书中的记载:“汝窑,宋时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建青器窑,屑玛瑙为釉,如哥而深,微带黄,有似卵白,真所谓淡青色也。汁水莹厚如堆脂。┅┅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土脉质制较官窑尤滋润。薄者难得。时唐即耀诸州悉有窑,而以汝为冠。”

  瓷都景德镇素以集天下名窑之大成着称,遍仿天下名窑,汝窑瓷理当在仿之列。关于汝窑以玛瑙为釉一事,在古文献中尚有两则记载。一则为宋周辉的《清波杂志》:“汝窑宫中禁烧,内以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可许出卖,近尤难得”;宋杜绾《云林石谱》汝州石条曰:“汝州玛瑙石出沙土或水中,色多青白粉红,莹澈少有纹理如刷丝”。

  以上所引文献,内容涉及了汝窑的烧制地点、时间、釉质以及特征等。但长期以来,汝窑遗址一直没有发现。关于汝窑的遗址地点的说法也各种各样。这多种多样的说法,导致了对汝窑本身的说法的多样性。但学术界一直在探求这个问题,时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方有结论: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是汝窑窑址。河南省文物研究所于1987年10月至12月对窑址进行了小规模发掘,出土典型御用汝瓷20余件,1988年秋和1989年春,该所又对窑址进行了两次发掘并发表了简报,根据出土实物,考古简报得比如下结论:“宝丰清凉寺窑址创烧于宋初,北宋晚期发展到鼎盛时期,金、元继续烧造,约定烧于元末”。(参考文献:叶喆民主编《汝窑聚珍》北京出版社,2002年1月),这个结论,与专家的考证结果相一致。

  汝窑青瓷传世品稀少,弥足珍贵。据文献记载,汝窑青瓷釉色仅有八种。高濂《遵生八笺》:“其色卵白,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底有蘑细小挣针”。宝丰清凉寺汝窑古址发掘出土的青瓷器,釉色确如文献记载所述,有天蓝、月白、天青、豆青、粉青、卵白诸色,但不脱天青这个基本色调。器物主要有瓶、碗、盘、洗、盏托、孟等。

  汝窑青瓷,釉色青翠华滋,釉汁肥润莹亮,精光内蕴,造型古朴雅致,周身布满纵横交错的纹片,有着开片自然天趣;器物口沿由于上釉时釉汁下流,釉层较薄,釉下黑色胎骨透过半透明的玻璃青釉,呈显紫色,底足部分不上釉,露出黑色胎骨,形成著名的“紫口铁足”特征。

对不起!没有发现您要查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