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上一页
1/142页 共4244

迄今可流通最大最完整的徐渭画卷,现身西泠拍卖

时间:2021/7/20 12:03:27 文章来源:同古堂

▲西泠拍卖2021年春拍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西泠拍卖

墨花八段,清气恣意

老夫游戏墨淋漓,花草都将杂四时

  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中,曾有诗云:“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野亭春还杂花远,渔翁暝蹋孤舟立。”即是关于水墨绘画,墨花飞溅、水汽淋漓、疾笔挥洒、交融无穷的大写意画面效果之向往。

  而深谙此道者,当非“旷世孤才”徐渭莫属,其所创“青藤画派”不求形似求神似,又俱足纵横之气、豪放境界,此新风对后世审美影响殊深。古往今来,服膺文长之艺林巨擘,则莫不耳熟能详,如郑燮曾刻有一印“青藤门下走狗”,白石老人亦愿为青藤“磨墨理纸”,吴昌硕也赞言“青藤画中圣,书法逾鲁公。”此皆可见,徐渭之丹青笔墨,定是有奇逸出尘之境,乃可有此盛名。

徐渭 图自《明人十二肖像册》,南京博物院藏

  徐渭(1521年3月12日-1593年),汉族,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青藤老人、青藤道士、天池生、天池山人、天池渔隐、金垒、金回山人、山阴布衣、白鹇山人等。明代中期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

  徐渭性情放荡不羁,晚年时曾自编《畸谱》,自视为畸人。其之孤狂,远胜于张旭“以头濡墨”或米芾“反系袍袖”。也正因如此,孤独、凄凉而又倔强的徐渭,九次精神错乱,又杀妻酿祸,与友人不欢而散,自啮其身,终以陨癫。

  据载,徐渭自小天赋异禀,其六岁入私塾,读书可谓过目不忘,“书一授数百字,不再目,立诵师听”。八岁时即学做八股文,时人有“君子缙绅至有宝树灵珠之称,刘晏、杨修之比。”之语。十六岁时,拟汉代杨雄《解嘲》作《释毁》,名震乡里,目之以“神童”。

  然其虽才华横溢,却仕途坎坷,屡试不第。事实上,徐渭八次乡试,亦未能榜上题名,穷其一生,也仅是“穷酸秀才”。而此“秀才”之功名还是其致信彼时之提学副使,历数其求学经历、过往艰难等,才被破格录取。

  数次婚姻的打击,对徐渭的精神状态的疯狂,亦有直接关系。其第一任妻子,为富商之女,惜体弱多病,年仅十九岁时,即不幸离世。第二任妻子胡氏,又事其生母“苗氏”不孝,而分道扬镳。第三任妻子张氏,经由胡宗宪介绍,却因其疑与仆有染,而杀妻酿祸。为此,徐渭有一段漫长牢狱之灾,精神又再度被摧残。

徐渭“青藤书屋”

  其实,徐渭之癫狂,确难以常理度量。张岱曾祖父张元忭甚是欣赏徐渭才华,送其马金囊、短袖皮袄和菽酒,又奔走救其出狱,可谓仁至义尽。徐渭却因与其亲家朱翰林心生间隙,并认为自己重新发病,是张元汴之责。张汝霖曾言:“(徐渭)尝私言余:‘吾圜中大好,今出而散宕之,迺公悮我。’”

  由此,好友之间,终至不欢而散。而在张元汴离世后,徐渭抚棺恸哭,其《畸谱》“纪恩”栏中,仅录有四人,张氏父子即列名其中。此前后判若二人之行止,令人慨徐渭精神之偏激,情绪之无常变化。

  此外,徐渭因胡宗宪被陷害,并惨死狱中,而终日忧心忡忡,又恐被牵连,竟自残其身。某日,其将铁钉打入耳朵之中,而流血如注,幸得友人及时发现。孰料,大病初愈,其又以铁锥击打肾脏,幸未中要害,而躲过一劫。如此反复,达九次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又不胜唏嘘。

  不过,徐渭虽半生坎坷,晚景亦是贫病交加,却终得高寿。其境遇及精神状态,则颇似于后世之梵高,同样才华横溢,却生前落寞,死后辉煌。

徐渭、梵高

奇才青藤:诞辰五百周年

西泠拍卖2021年春拍

  今年是徐渭诞辰五百周年,其故里绍兴“徐渭艺术馆”在馆藏基础上,向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苏州博物馆、四川博物院等30家文博单位及中国国家图书馆等古籍收藏单位借展,遴选徐渭书画作品,以“畸人青藤——徐渭书画作品展”为题,再度引发徐渭热潮。

  其中北京故宫博物院《墨花图卷》可谓焦点,而西泠拍卖2021春拍中,亦以“浙江乡贤徐渭诞辰五百周年纪念专题”为引,征有徐渭所作《墨花八段卷》,与是卷无论大小、形制、内容等,皆有异曲同工之妙,可称是私人藏徐渭最晚年风格的罕见巨制,殊为可珍。

  另有上海博物馆藏徐渭《墨花八段卷》,在笔法、墨法、主题等,二者典型风格亦如出一辙,也可见西泠拍卖是卷之难得。

徐渭

  而相较于馆藏本,西泠卷每段皆有康乾年间名臣张照和诗题跋,惺惺相惜之情溢于纸端,所跋又皆收录于乾隆三十八年出版之《天瓶斋书画题跋》中,徐渭题诗则明万历、天启年间已有著录。卷中也有潘天寿、谢稚柳、王个簃等艺林名家作跋,俱赞不绝口,原山东美协主席于希宁更依原尺幅,临摹全卷,皆可窥是卷笔墨之精湛,诚稀珍之墨宝也。

徐渭《墨花八段卷》

徐渭 1591年作 墨花八段卷

手卷 水墨纸本

著录:
1.《徐文长文集》卷十二,明·万历刻本。
2.《徐文长逸稿》卷八,明·天启三年张维诚刻本(1623年)。
3.《天瓶斋书画题跋》补辑,清张照著,乾隆三十八年孔氏刊本(1773年)。
4.《中国书画全书·第八卷》P866—867,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
5. 《游览崂山闻人志》P636,青岛市崂山区史志办公室编,方志出版社。

说明:乾隆年间张照画心题跋九次。王伯敏题引首,王个簃、俞剑华、潘天寿、谢稚柳尾跋。 另有标的为于希宁临摹本拍品一卷。

引首:84×31cm  画心:545.5×31cm  题跋:207.5×30.5cm

作品释文详情

引首:神韵融于大写中。青藤精品,丙戌(2006年)王伯敏。钤印:王伯敏印(白)丙戌(朱)
款识:
1. 元章梅花曾换米,余今换米亦梅花。安能唤起王居士,一笑花家与米家。钤印:袖里青蛇(白)
2. 种蕉元爱绿披披,谁解将蕉染墨池。我却胸中无五色,肯令心手自相欺。钤印:天池山人(白)
3. 内园木槿今无色,彭泽花枝别有春。草木从来无定准,一时抬价要高人。钤印:徐渭之印(朱)
4. 二月二日涉笔新,水僊竹叶两精神。正如月下骑鸾女,何处堪容啖肉人。钤印:文长(白)
5. 五十八年贫贱身,何曾妄念洛阳春。不然岂少胭脂在,富贵花将墨写神。钤印:黑三昧(白)
6. 荷花越女两相怜,小墨描颦别有神。再遇猿公溪水上,不愁输与闘青萍。邻。钤印:佛寿(白)
7. 璞中美玉石般看,画里分明煞欲穿。世事模糊多少在,付之一咲向青天。钤印:青藤道士(白)
8. 竹劲由来缺样同,画家虽巧也难工。细看昨夜西风里,若个琅乾不向东。钤印:金垒山人(白)
9. 天池道人写杂卉于五云深处,时万历辛卯之重九日。钤印:湘管斋(朱)
题跋:
1. 天竺西边数间屋,绕之千万树梅花。春风老尽不归去,可要真成换米家。钤印:□立(朱)
2. 大桥东去吾家是,百本芭蕉水一池。忽听萧骚入梦里,先生笔底剧余欺。钤印:□立(朱)
3. 彭泽何心偏爱菊,为他有骨不开春。吾思好事东坡老,用荐题作画人诗。钤印:泾南(白)
4. 珊瑚作节秋为骨,香玉为肤月作神。怪底纤尘着不得,玉郎原是大罗人。钤印:泾南(白)
5. 我来海天野鹤身,啄云误入玉堂春。看他花发还花落,一度秋来一怆神。钤印:泾南(白)
6. 空塘续续莲风起,野水凄凄露气酣。叶北一声鱼拨剌,谁人忽唱望江南。钤印:□立(朱)
7. 昨向庭中植一本,便多飞鸟往来穿。晚凉浴罢坐其下,可比江南七月天。钤印:泾南(白)
8. 从来画品推摩诘,可惜王门作画工。谁挹先生双袖得,褵褷鹤影玉山东。钤印:泾南(白)
9. 康熙甲午(1714年)初秋,张照看画和诗。钤印:□立(朱)
10. 水痕墨趣自天成,花有清芬实有莹。展卷心襟开荡荡,旧时门巷再重寻。生平最爱青藤画,兹卷为老人晚期随兴之作,笔墨酣畅,风度谨严,展读数过,如温旧课,心襟洒爽,不可言喻。再易许。癸卯(1963年)端阳节,个簃启之于沪上西郊。钤印:王贤印信(白)启(朱)
11. 天池道人以雄伟奇特之才,孤高纯洁之气,爱国御侮之志,恶邪嫉奸之愤,本可大有为于世,顾乃所遇不偶,屡不得志于有司,乃发而为诗文,溢而为书画,故豪放纵肆象其为人,巍然成为一代大家。影响所及,迨三四百年而声光益显。予尝两至绍兴,谒青藤书屋,见青藤葳蕤,天池清澈,室中石刻楹联犹存,想见道人吟啸盘礴,不可一世之概,宛然在目,辄低回流连不忍去。今更修葺一新,永为艺术界所爱戴,则道人一时之不幸,未始非千载之大幸也。长林同志嗜画成癖,对道人画尤为景仰,偶获此诗画长卷,诧为至宝。此卷乃老年所作诗书画,无不精纯典雅,无纵横习气,殆所谓既追险绝,复归平正者耶。一九六三年八月望游芝罘,长林同志出以相赏,殊庆眼福之不浅。俞剑华题于烟台山下,时年六十又九。钤印:剑华(白)
12. 草草文章皆绝古,离披书画更精神。如椽大笔淋漓在,三百年中第一人。读青藤老人杂花长卷,即书二十八字,六三年初秋于青岛,寿。钤印:阿寿(朱)?天寿(白)
13. 青藤尝自言其诗文书画以书为弟一,而画居末,当明嘉靖之际,祝枝山以书法高视于吴门,为后来所宗尚,然青藤书以视枝山,实在上头,宜乎其目赏弟一,青藤虽不自慊于其画,然佳者淋漓酣畅。□□笔如丈八蛇矛,极放荡之致,要亦为画坛之逸骥,不独书为弟一也。此卷所写墨花,如牡丹水仙诸图,犹有白阳情致。纪年辛卯,为万历十九年,时青藤年已七十一,距其卒仅二年,故画笔亦饶暮气矣。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为长林同志属题。稚柳。钤印:谢稚柳(白)壮暮斋(白)
签条:青藤老人墨戏。

跋者简介:
1. 张照(1691~1745),初名默,字得天,号泾南、长卿、天瓶居士,室名法华盦,上海松江人。康熙四十八年进士,乾隆七年歴官刑部尚书,供奉内廷。通法律,精音律,工诗文、书法,兼能画兰、梅,笔致秀雅。
2. 王伯敏(1924~2013),别名柏闽,笔名田宿蘩,斋号半唐斋,浙江台州人。1947年毕业于上海美专,入北平国立艺专,受业于黄宾虹,又求学于北京文学院,专攻美术史,兼习国画。工书画、诗词。曾任中国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美协理事、西泠印社理事、黄宾虹研究会副会长。
3. 王个簃(1896~1988),名贤,字启之,号个簃,室名霜荼阁、还砚楼,江苏海门人。吴昌硕入室弟子,工诗词书画,善写意花卉,恪守师法,笔墨酣厚,喜以篆籀法、草法写藤本植物。上海美协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画院画师。
4. 俞剑华(1895~1979),名琨,以字行,山东济南人,长期居上海、南京。1918年毕业于北京高等师范,师从陈师曾。擅长山水,亦工花卉,并能书法。历任新华艺专、上海美专、东南联大、暨南大学、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对中国美术史论研究成就尤大,著作甚丰。
5. 潘天寿(1897~1971),原名天授,字大颐,号寿者,别署阿寿、懒道人、颐者、雷婆头峰寿者等,浙江宁海人。现代艺术大师和美术教育家。曾任国立西湖艺术院中国画系主任、教授,国立西湖艺专校长。1959年出任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并于次年当选为中国美协副主席。西泠印社社员、副社长。出版有《中国绘画史》、《听天阁画谈随笔》、《潘天寿美术文集》、《潘天寿诗存》及各种版本的《潘天寿画集》、《潘天寿书画集》等。
6. 谢稚柳(1910~1997),名稚,字稚柳,以字行,晚号壮暮,江苏常州人。著名画家、鉴定家。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西泠印社顾问,历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文管会副主任、中国书协常务理事、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上海博物馆研究员等。

徐渭 1592年作 《墨花九段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 1592年作 《墨花八段卷》

上海博物馆藏

  西泠拍卖徐渭《墨花八段卷》,是卷绘有墨梅、芭蕉、丛菊、水仙、牡丹、荷花、葡萄、翠竹等四时杂花,囊有春夏秋冬,不同季节,共置一卷,种种皆有生意,又间画间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书画结合。

  其中,书则点画舒展,字字行行有磊落之气,一撇一捺不避败锋,笔法如走龙蛇,俱足潇洒之态。而画“一年景物”酣畅泼墨,以勾、点、泼、皴等多种笔墨形态,一挥而就,氤氲含蓄,别致放纵,观之水墨自然渗化,晶莹欲滴,苍劲姿媚也。

  无怪乎张岱赞其:“昔人谓摩诘之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余亦谓,青藤之书,书中有画,青藤之画,画中有书。”纪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徐文长集》中,亦言“今其书画流传者,逸气纵横,片楮尺缣,人以为宝。”知徐渭画作,片纸惟珍已久。

  是卷,1997年10月《典藏艺术》刊登“徐渭与《青藤老人墨戏手卷》”中有专文论及。另有兰溪市委宣传部《<芥子园画谱>与中国画》P22、1999年严善錞,黄专著《潘天寿》、2008年《书画纵横》刊登“徐渭绘画艺术研究”等,亦有部分言及。

  徐渭题诗:元章梅花曾换米,余今换米亦梅花。安能唤起王居士,一笑花家与米家。钤印:袖里青蛇(白)

  张照和诗:天竺西边数间屋,绕之千万树梅花。春风老尽不归去,可要真成换米家。钤印:□立(朱)

  梅花霜节坚毅,俏不争春,历来为文士所喜。王冕即有“梅痴”之誉,其种梅、咏梅、画梅,又自称“梅花屋主”,颇是铁骨冰心性情。

  而徐渭其性孤傲,自然也喜梅,曾有“题画梅诗”,诗云:“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北京故宫博物院亦藏有其作《梅花蕉叶图》。

  此“梅花”画段,徐渭言及米芾曾以梅花画作换米,而今其效仿前人,亦是如此。事实上,徐渭平素生活狂放,不事权贵,故经济上常陷入窘境,遂只得以书画换钱粮。史载“凡求书画者,须值其匮乏时,投以金帛,顷刻即就。若囊钱未空,虽以贿交,终不可得。”此与题画诗,甚是应其行止。“安能唤起王居士”则应是指王冕或王维。

  张照的和诗,乾隆三十八年孔氏刊本《天瓶斋书画题跋》有载,卢辅圣《中国书画全书》P866-867亦载。是卷,其和诗八首,此于《天瓶斋书画题跋》中,为赋诗最多者,知其展读之时,喜爱之情,一发不可止也。

著录书影:《中国书画全书·第八卷》P866-867,张照《天瓶斋书画题跋》

  张照为清代大臣,乾隆七年(1742)官至刑部尚书、抚定苗疆大臣等职,兼管乐部。其工诗善文,并精于各体书法,尤擅画梅。在清代宫廷大型书画著录书《秘殿珠林》和《石渠宝笈》作者名录中,名列第一。此亦可见其书画鉴赏水平甚高。

  徐渭题诗:种蕉元爱绿披披,谁解将蕉染墨池。我却胸中无五色,肯令心手自相欺。钤印:天池山人(白)

  张照和诗:大桥东去吾家是,百本芭蕉水一池。忽听萧骚入梦里,先生笔底剧余欺。钤印:□立(朱)

  “芭蕉”画段,笔势雄健,酣畅生动,一反前人芭蕉画构图,浓淡变化的半透明色块,勾勒飘逸而又有厚实质感的芭蕉叶,又横涂竖抹,干笔皴擦,似与不似之间,寥寥数笔,一气呵成,粗狂舒展,更具象征意义及抽象之美,可谓别有一番韵致。

  关于芭蕉,徐渭有颇多题画诗,如《徐渭集·徐文长三集》卷八中,有诗云:“芭蕉种四年,华蕊发茨檐。”《南画大成》中亦有“老夫最喜是芭蕉”之语。

徐渭“青藤书屋”一隅,芭蕉掩映

  而是卷中,其以“种蕉元爱绿披披”言及芭蕉绿叶,漪漪惹人,然黑白水墨写意毕竟色彩方面不免局限,故此诗则可“以诗入色”,使得“弃色用墨”之画面更具抒情性及色彩意象,甚有禅学之意。

  是题跋诗,与《式古堂书画汇考》P299,载其另外《墨花卷》“题芭蕉诗”略有不同,首句易为“种芭元爱绿漪漪”。《中国画论史》P339,亦可见。

  徐渭题诗:内园木槿今无色,彭泽花枝别有春。草木从来无定准,一时抬价要高人。钤印:徐渭之印(朱)

  张照和诗:彭泽何心偏爱菊,为他有骨不开春。吾思好事东坡老,用荐题作画人诗。钤印:泾南(白)

  是“菊花”画段,徐渭题画诗诸多文献俱有载,如万历刻本《徐文长文集》卷十二、刘磊《咏菊诗词精选》或蒋义海《中国画知识大辞典》等。

刘磊《咏菊诗词精选》P283

  此作“菊花”菊叶垂聚,花朵簇拥,一派生机勃勃景象。其中,菊叶以大笔刷写,挥洒自如,菊花率意勾勒,浑然天成。

  更为难得的是,徐渭一生郁郁不得志,却仍有菊之淡泊,更将横溢之才华转化于纸笔间。其亦有诗云“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窥其如五柳先生之风骨,纵躬耕隐居,也不为五斗米折腰。

  徐渭题诗: 二月二日涉笔新,水僊竹叶两精神。正如月下骑鸾女,何处堪容啖肉人。钤印:文长(白)

  张照和诗:珊瑚作节秋为骨,香玉为肤月作神。怪底纤尘着不得,玉郎原是大罗人。钤印:泾南(白)

  是“水仙”画段中,题画诗如明万历《徐文长文集》卷十二、《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卷792、(明)王夫之著《明诗评选》等俱有载,著录甚多,不一而足。

著录书影:《徐文长文集》卷十二,明·万历刻本

  一花一世界,水仙花“借水开花”、“金台银盏”,冰肌玉骨,文士咏之不乏。东风稍始,百花未露之时,其凛然开放。是作水仙即是逸笔寥寥,线条飘逸,而又绘峭拔劲竹,使得水仙之飘逸与竹子之质朴大气,相辅而成,构思可谓巧妙。

  徐渭另有《水仙花》诗,诗云“海国名花说水仙,画中颜貌更婵娟。若非洒竹来湘浦,定是凌波出洛川。”亦是以竹相衬,更得凌波仙子之雅致潇洒。

  徐渭题诗:五十八年贫贱身,何曾妄念洛阳春。不然岂少胭脂在,富贵花将墨写神。钤印:黑三昧(白)

  张照和诗:我来海天野鹤身,啄云误入玉堂春。看他花发还花落,一度秋来一怆神。钤印:泾南(白)

  是“牡丹”画段,题画诗如明万历《徐文长文集》卷十二、《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卷792、《四库全书精编·集部》等,俱有载,可谓著录累累。

著录书影:《徐文长文集》卷十二,明·万历刻本

  无独有偶,《石渠宝笈》卷十七,乃张照所辑录,其中亦有一轴徐渭《写生牡丹》,题画诗相同。

《石渠宝笈》卷十七,P56,张照辑录

  牡丹为百花之王,素来是富贵、端庄之象征,寓意吉祥。徐渭以大写意泼墨法,花叶及花瓣皆大笔点染,花瓣内端深外端浅,花头中部浅周边深,仅枝茎及叶脉用线条画出,水墨润泽,层次分明,极有生意。

  徐渭题诗:荷花越女两相怜,小墨描颦别有神。再遇猿公溪水上,不愁输与闘青萍。邻。钤印:佛寿(白)

  张照和诗:空塘续续莲风起,野水凄凄露气酣。叶北一声鱼拨剌,谁人忽唱望江南。钤印:□立(朱)

  是“荷花”画段,题画诗见于万历刻本《徐文长文集》卷十二,以及《徐文长三集》卷十一,收于《徐渭集》P849,惟是“相怜”,著录为“相邻”。此外,不同于其余画段,是作有款识“邻”,由此应可推知,徐渭或另有名曰“徐邻”,此对于徐渭之研究,甚有学术价值,不可不察。亦或是“荷花越女两相怜”中“怜”字之误。

  荷花中通外直,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诚是“花中君子”。此荷花相较于梁楷笔下之冷逸、陈淳之潇洒、八大之恬淡萧索,更为热烈,豪放。又“荷花越女”则可见徐渭之心境。其既有荷花之清洁,亦如“越女”授剑法以士兵,助越王勾践灭吴。而徐渭则如军师一般,助胡宗宪驱倭灭匪。

  徐渭题诗:璞中美玉石般看,画里分明煞欲穿。世事模糊多少在,付之一咲向青天。钤印:青藤道士(白)

  张照和诗:昨向庭中植一本,便多飞鸟往来穿。晚凉浴罢坐其下,可比江南七月天。钤印:泾南(白)

  是“葡萄”画段,题画诗《徐文长三集》卷十一,收于《徐渭集》P401有载。

  画中葡萄藤条错落,枝叶纷披,果实晶莹剔透,笔酣墨饱也。而题诗“璞中美玉石般看,画里分明煞欲穿。”读之尤是令人感慨。在徐渭笔下,此“葡萄”圆滚如“明珠”,更似其暮年之时,壮志未酬的“英雄泪”。而“璞中美玉石”则暗指才华,未得慧眼识之。怀才不遇至斯,如何不令人唏嘘,徒增伤感,而后叹说“世事模糊多少在,付之一咲向青天。”

  徐渭题诗:竹劲由来缺样同,画家虽巧也难工。细看昨夜西风里,若个琅乾不向东。钤印:金垒山人(白)

  张照和诗:从来画品推摩诘,可惜王门作画工。谁挹先生双袖得,褵褷鹤影玉山东。钤印:泾南(白)

  是“竹子”画段,题画诗见于万历刻本《徐文长文集》卷十二、1988年谭天《中国美术史纲要》、1979年郭味蕖等著《中国古代十大画家》等。

  竹子难绘,故有“胸中之竹”、“眼中之竹”、“手中之竹”的画论。而风竹摇曳生姿,簌簌有声,最难把握,苏轼《东坡集》卷十二中,曾言:“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真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少纵即逝矣。”

  此徐渭作“风竹”,以淡墨写竹竿,竹叶则浓淡相间,有若“个”、“介”相叠,布局疏爽,意气连贯,同时,竹子湿润形态则表现得惟妙惟肖,产生一种玲珑剔透之视觉效果,据此足见徐渭高超之水墨驾驭造诣。

  徐渭款识:天池道人写杂卉于五云深处,时万历辛卯之重九日。钤印:湘管斋(朱)

  张照款识:康熙甲午(1714年)初秋,张照看画和诗。钤印:□立(朱)

  据徐渭款识可知,是卷为其作于1591年重阳节,而“五云深处”,其友人谢谠曾赠诗《送徐天池入京》,诗云:“莫负才名海内知,五云深处去何迟。丈夫须建非常业,万里风尘不可辞。”

  另据李坤《徐渭“杂花图”的分析研究》一文所考:“在数量上看,《徐渭书画全集》中统计的作品共有119件,抛开确定伪迹的15件,剩余的100余幅作品中,竟有三分之一的数量与四时杂花相关,可见徐渭对这一主题的倾心与偏爱。”

图自李坤《徐渭“杂花图”的分析研究》

  不过,私人藏徐渭“杂花图”寥寥无几,且多不完整,而是《墨花八段卷》为其最晚年风格罕见巨制,又“诗书画三绝”,著录累累,则更是难得。

名家题跋,临摹全卷

  是卷题跋、题引首者,俱是名家,囊括潘天寿、谢稚柳、王个簃、俞剑华、王伯敏等。事实上,徐渭的绘画风格,对后世影响甚是深远。远至明末清初之石涛、八大,清之扬州八怪、赵之谦,近则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谢稚柳、王个簃等,皆受其绘画思想及理念影响。

潘天寿题跋

  潘天寿题跋:草草文章皆绝古,离披书画更精神。如椽大笔淋漓在,三百年中第一人。读青藤老人杂花长卷,即书二十八字,六三年初秋于青岛,寿。钤印:阿寿(朱) 天寿(白)

  考《游览崂山闻人志》,1963年初秋,俞剑华举办个人画展,曾于潘天寿赴青岛与烟台,并观摩一批历代名卷,其中即包括此“墨花八段卷”。因震撼于徐渭之如椽大笔,水墨淋漓,潘天寿题是跋言,并慨言文长“三百年中第一人”。

  此事,笔者考兰溪市委宣传部所著《<芥子园画谱>与中国画》P22中,亦有言及。1963年,潘天寿和吴茀之应谭启龙书记邀请去山东度假,山东省工艺美院书记孙长林(时任烟台地区副专员)拿来二帧长卷请潘老题款,其一为此徐渭“墨花八段卷”,其二为八大山人卷。潘天寿看完爱不释手,从济南一直带到青岛,研究其笔墨,并勾勒稿子,研读了一个多星期才归还,并分别题跋。

兰溪市委宣传部所著《<芥子园画谱>与中国画》P22

   严善錞,黄专著《潘天寿》,其中《潘天寿艺术活动年谱》P162中,亦有载“1963年,8-9月,应邀至山东讲学,与李苦禅在青岛相逢(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在山东期间,为孙长林题所藏八大、青藤字画。登泰山。”

谢稚柳 题跋

  谢稚柳题跋:青藤尝自言其诗文书画以书为弟一,而画居末,当明嘉靖之际,祝枝山以书法高视于吴门,为后来所宗尚,然青藤书以视枝山,实在上头,宜乎其目赏弟一,青藤虽不自慊于其画,然佳者淋漓酣畅。□□笔如丈八蛇矛,极放荡之致,要亦为画坛之逸骥,不独书为弟一也。此卷所写墨花,如牡丹水仙诸图,犹有白阳情致。纪年辛卯,为万历十九年,时青藤年已七十一,距其卒仅二年,故画笔亦饶暮气矣。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为长林同志属题。稚柳。钤印:谢稚柳(白) 壮暮斋(白)

  据此谢稚柳跋言,“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为长林同志属题。”可知此亦为孙长林所属题。跋中,谢稚柳赞徐渭书画兼绝,书则较之祝允明更佳,画则淋漓酣畅,极放荡之致也。此外,又提及牡丹、水仙等画段,亦颇有陈淳之风貌,且为最晚年风格画作,实是难得。

王个簃 题跋

  王个簃题跋:水痕墨趣自天成,花有清芬实有莹。展卷心襟开荡荡,旧时门巷再重寻。生平最爱青藤画,兹卷为老人晚期随兴之作,笔墨酣畅,风度谨严,展读数过,如温旧课,心襟洒爽,不可言喻。再易许。癸卯(1963年)端阳节,个簃启之于沪上西郊。钤印:王贤印信(白) 启(朱)

  王个簃跋言中,盛赞徐渭画作墨趣天成,展读清芬,如温旧课。是跋亦作于1963年,同年其与潘天寿共同参加中国书法代表团访问日本。

俞剑华题跋

  俞剑华题跋:天池道人以雄伟奇特之才,孤高纯洁之气,爱国御侮之志,恶邪嫉奸之愤,本可大有为于世,顾乃所遇不偶,屡不得志于有司,乃发而为诗文,溢而为书画,故豪放纵肆象其为人,巍然成为一代大家。影响所及,迨三四百年而声光益显。予尝两至绍兴,谒青藤书屋,见青藤葳蕤,天池清澈,室中石刻楹联犹存,想见道人吟啸盘礴,不可一世之概,宛然在目,辄低回流连不忍去。今更修葺一新,永为艺术界所爱戴,则道人一时之不幸,未始非千载之大幸也。长林同志嗜画成癖,对道人画尤为景仰,偶获此诗画长卷,诧为至宝。此卷乃老年所作诗书画,无不精纯典雅,无纵横习气,殆所谓既追险绝,复归平正者耶。一九六三年八月望游芝罘,长林同志出以相赏,殊庆眼福之不浅。俞剑华题于烟台山下,时年六十又九。钤印:剑华(白)

  俞剑华为孙长林所作题跋,亦是作于其是年举办个人画展期间。跋中,其以徐渭有奇逸之才,孤高节气,爱国御侮之志,惩奸除恶之愤,惜郁郁不得志,乃以书画直抒胸臆,影响殊深。其更是两至绍兴“青藤书屋”,遥思先贤,故观此“墨花八段卷”,服膺于其笔墨之精纯典雅等。

王伯敏题引首

  王伯敏题引首:神韵融于大写中。青藤精品,丙戌(1994年)王伯敏。钤印:王伯敏印(白) 丙戌(朱)

  另有于希宁依原尺幅,临摹徐渭此“墨花八段卷”,遥敬先贤,深得文长大写意笔墨之神韵,亦是难得佳制。

于希宁 临徐渭《墨花八段卷》

手卷 水墨纸本

说明:于希宁自题跋。 

画心:561×31cm  题跋:67.5×31cm

作品释文详情

款识:
1.先贤写画无米难,不使人间造孽钱。文艺修身亦养性,梅花秉赋骨头坚。希宁。
2.天汉分源寓内涵,芭蕉叶下唱江南。雨霖难叫先生睡,振笔纵横乐且湛。希宁。
3.陶令弃官而种菊,秋霜傲骨吐黄英。青藤道士亦浇灌,自在岩前慰晚晴。希宁。
4.玉洁冰清楚山筠,青藤书屋养精神。一枝清瘦高风节,七一老翁自驱尘。希宁。
5.白鹤海天羽翼扬,不施丹顶施玄裳。年年谷雨洛阳会,却把墨妆裹天香。希宁。
6.莲花佛座意超尘,墨叶淋淋味自深。萍草曦光多雅静,天池洗出绝俗人。希宁。
7.山隈僻静葡萄湾,难叫若多识本颜。谁说明珠无卖处,爱他抛掷野藤间。希宁。
8.亮节高结世代钦,文章书画蕴精神。后生崇敬乾坤志,才德修养磊落人。希宁。
9.希宁拟青藤老人笔意,并录原题,和似俚句。

题跋:青藤老人遗墨图卷传于世者,余得读三卷,而长林同志珍藏精品墨笔杂卉图卷,余凡三作临摹,爱其潇洒纯正之气横生胸次,溢流纸间,一片天机,此者以得朵云轩制旧楮,依原尺幅,自梅以次学步,优汰不一,老年临事仍手笔拘束,奈何,知已知彼不无益处。所附俚句,意在崇敬先贤其人耶。己巳(1989年)之冬,希宁于泉城郊居。钤印:希宁(朱)?山左老于(白)
钤印:寒香(朱)?虚怀(朱,二次) ?自强不息(白)?求索(朱)?癖斯(朱)?长乐(白)?希宁(朱,四次) ?山左老于(白,五次) ?希宁之鉨(朱)?希宁信鉨(朱,二次) ?于希宁(朱)?虚心(朱)

作者简介:于希宁(1913~2007),原名桂义,字希宁,以字行,号平寿外史、鲁根,山东潍坊人。工花鸟画兼善书法。历任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山东艺术学校校长,山东艺术学院院长,中国美协理事,山东美协主席,书协副主席。

  于希宁临徐渭《墨花八段卷》细节图:

  是卷所涉及潘天寿、谢稚柳、王个簃、俞剑华、于希宁、孙长林、王伯敏等人,彼此间均有甚深交谊。其中,如作跋前一年,即1962年,山东省文联及美协在青岛举办的讨论中国画风格会议时,俞剑华、于希宁、王个簃等,皆有参会,而第二年,俞剑华、潘天寿、孙长林等,又相聚齐鲁大地,类此者,不一而足。

  行笔至此,是徐渭《墨花八段卷》,集诗书画于一卷,诸多名家题跋、引首,又依原尺幅临摹,知其画作之疏朗脱俗,富有神采。而卷中徐渭章款俱佳,每段又有清大臣张照和诗,且众人跋言,著录累累,对比馆藏更为可珍。更况乎其或应是私人收藏可流通最大最完整的徐渭画卷,连卷尾题跋,接近八米,可谓巨制也,识者宝之。

珂:徐渭导师,越中引舞者


  是次,西泠2021春拍中,另有一件杨珂《狂草七言诗卷》,或应是目前市场仅见孤品,极是难得。

杨珂 1551年作 狂草七言诗卷

镜片 纸本 

识文:□江头。风流且尽樽中□,漫道相逢是别筵。十载相知到鬓霜,今来更复近重阳。长松落落还依槛,短竹萧萧忽过墙。鹤舞似怜□面客,菊开重引来年觞。明朝又是江头别,莫把毗陵作故乡。
款识:□过江□二首。秘图山人书于少白草堂,时嘉靖辛亥岁夏六月。
鉴藏印:宣城文峰梅氏宛溪别业图书(朱)

说明:宣城文峰梅氏鉴藏。

  明中晚期,杨珂书法被时人称为“今之右军”,可见其书法造诣至深。明万历《余姚县志》载其:“杨珂幼摹晋人帖逼真,后稍别成一家。多作狂书,或从左,或从下、或从偏旁之半而随益之。吴峻、惟岳每论书法,辄云:故人杨秘图者,今之右军也!会稽陈山人自负能书,亦云:笔法自中锋者最难,惟秘图为然!”

  另据《绍兴府志》称:“(徐)渭与萧柱山勉、陈海樵鹤、杨秘图珂、朱东武公节、沈青霞炼、钱八山楩、柳少明文,及诸龙泉、吕对明称越中十子。”则可知杨珂与徐渭、沈炼、陈鹤、诸大绶等人结社,称“越中十子”。

  陈鹤醉酒狂画,杨珂颠倒狂书等,此审美情趣,对于同是浙人,且相对稚嫩,又素有往来之徐渭,影响颇深。依史所载,杨珂“多作狂书”,而徐渭以书风狂放不羁著称,可见二人风格极为相似。

  《姚江书院志略》,亦载杨珂“少从王守仁学,会学使者案越,检察举子无异录囚,珂曰:是岂待士者哉?遂隐自放于天台四明之间。天台、四明题咏殆遍。为诗潇洒不群,书法宗王右军,而雅自负。”知其为人有隐士之逸,且诗书皆通。

  另有《旧邑志》载,“监司、郡县吏数式其庐,珂未尝怀刺一诣”,可见杨珂不轻易为人作书,孙鑛《书画跋跋》亦有此论,并赞其为人淡泊,不结交权贵,胡宗宪召幕,仍拒绝前往。

  是诗卷款识“秘图山人书于少白草堂,时嘉靖辛亥岁夏六月。”可参阅《徐珊传》载,杨珂,字汝鸣,号秘图。而“白云草堂”则可据《姚江逸诗》载“当白云满谷之时,杨珂便背负巨瓮纳白云于其中,以纸封口,置之草堂。当天日晴朗之时,以针刺引之,云气缕缕而起,萦绕梁间,呼朋以为笑乐。”故“白云草堂”当即为其斋堂。

  其传世书作极少,目前所知仅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怀素绢本《小草千字文》卷后有其题跋,由此可见是卷之稀有,称之孤品亦不为过,且是作书于嘉靖辛亥(1551),即杨珂五十虚岁之时,书风大成之时,可视为标准件也。

  卷尾钤有“宣城文峰梅氏宛溪别业图书”朱文印。杨珂曾作《宛溪赋》,此作经宣城文峰梅氏收藏,也可印证其之流传有绪。宣城文峰梅氏,以五代时期任宣城掾的梅远为始祖。大约在南宋嘉泰年间,文峰梅氏的始迁祖太七公迁居柏枧山,繁衍出后世蔚为显赫的宣城文峰梅氏家族。明代戏剧家、藏书家梅鼎祚,清代历算大师梅文鼎、梅瑴成,左都御史梅鋗,古文大师梅曾亮,以及明末清初宣城画派中的梅氏画家梅清等都是出自这个家族。

  此外,关于杨珂的书法,当地有“醉卧石”的传说,言其曾为某屡为山洪所毁大桥题字后,从此山洪改道,再未被冲毁,亦可谓逸闻也。

  杨珂的才情、行谊、性情与徐渭甚为相似,又徐渭身陷牢狱时,杨珂数度探望,徐渭也作《寄答秘图山人二首(狱中)》诗相赠,知二人交谊匪浅也。故杨珂与徐渭亦师亦友,其对徐渭艺术之影响,也不可忽视。

青藤白阳,艺坛双壁

  徐渭《墨花八段卷》中,谢稚柳跋言“此卷所写墨花,如牡丹水仙诸图,犹有白阳情致。”由此可见徐渭画风亦受陈淳影响。

  事实上,“青藤白阳”,将小写意花鸟发展至大写意,极大的改变了此后数百年的审美风尚。西泠春拍中,亦有陈淳作《溪堂图卷》及草书《墨花诗册》,也颇受关注。

陈淳 溪堂图卷

手卷 设色绢本

引首:溪堂泼墨法。道光元年(1875)十一月四日,之定识于读书养性斋。钤印:积谷山人(朱)蔡之定印(白)
款识:道复作。
钤印:复父氏(白)陈氏道复(白)大姚(朱)
鉴藏印:柏林审定真迹(白)黄柏林书画鉴赏印(朱)

说明:清代蔡之定题引首。

  王穉登《吴郡丹青志》有载“陈太学名淳,字道复,后名道复,更字复父。天才秀发,下笔超异,画山水师米南宫、王叔明、黄子久,不为效颦学步,而萧散闲逸之趣,宛然在目。尤妙写生,一花半叶,淡墨欹豪,而疏斜历乱,偏其反而咄咄逼真,倾动群类。”

  何良俊《四友斋丛说》也言“我朝善画者甚多,若行家当以戴文进为第一,而吴小仙、杜古狂、周东村其次也。利家则以沈石田为第一,而唐六如、文衡山、陈白阳其次也。”


  据此足可见陈淳绘事之精湛,享有盛誉。

局部

  蔡之定(1750~1836),字麟昭,号生甫、积谷山人,浙江德清人。乾隆五十八年进士。嘉庆元年授编修,任高宗实彔总纂,升国子监司业、侍讲学士。历顺天乡试同考官、河南正主考。晚年主讲钟山、蕺山两书院,以阐扬理学著称。工书法,与翁方纲、刘墉、铁保齐名,称四大书家。

  西泠拍卖2021春拍【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暨明清信札手迹专场】另有诸多佳制,篇幅所限,不再赘言,诸方家可莅临预展现场,一窥究竟。

徐渭“青藤书屋”

参考资料:

李坤:徐渭杂花图的分析研究

▲ 同古堂坚持原创

感谢关注并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西泠印社二〇二一年春季拍卖会
诚邀莅临

- 预  展 -
7月21日至7月23日
(周三至周五)

- 拍  卖 -
7月23日至7月25日
(周五至周日)

- 展拍地点 -
杭州国际会议中心洲际酒店 一楼
(浙江省杭州市解放东路2号)

场 次 安 排

7月23日

C 厅

09:30 中国历代钱币专场
13:00 古籍善本 · 金石碑帖专场
16:00 陈年名酒专场
18:30 西方古物专场
19:30 中国历代紫砂器物暨茶文化专场

7月24日

A 厅
09:3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同一上款作品专场
13:00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暨明清信札手迹专场
19:00 现当代油画雕塑专场

B 厅
09:30 萃古熙今 · 文房古玩专场
13:00 文房清玩 · 古玩杂件专场(一)顺  延 文房清玩 · 古玩杂件专场(二)
19:00 华藏宝相 · 历代造像艺术专场
20:30 文房清玩 · 历代名砚暨古墨专场

7月25日

A 厅
09:30 中外名人手迹暨三宁斋旧藏专场
13:00 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
14:0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
16:30 中国书画扇画作品专场
19:00 寄兴金石 · 名家闲章集粹专场
20:00 文房清玩 · 近现代名家篆刻专场

B 厅
09:30 中国古代玉器及当代名家玉雕专场
13:00 中国历代瓷器专场(一)顺  延 中国历代瓷器专场(二)
19:00 东方瑞丽 · 珠宝翡翠与经典奢侈品专场

——END——

观书时自得新解,作事便应同古人

文:林妹妹,图:西泠拍卖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迄今可流通最大最完整的徐渭画卷,现身西泠拍卖-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