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4页 共4897

王茂荫与曾国藩汪畹腴的信札交谊

时间:2019-6-12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王卫东/安徽黄山


图1 王茂荫致曾国藩信札

  王茂荫(1798—1865),清代财政专家。字椿年,又字子怀,歙县人。王茂荫兄弟四人,他居长,生母洪氏;弟茂兰、茂茹、茂蔼均为继母吴氏出。王茂荫四岁那年,生母洪氏病故,父亲常年经商在外,他是在祖母方氏的照应下长大的。王茂荫于1832年考中进士,历任户部主事、御史、户部右侍郎、左副都御史、工部侍郎、吏部右侍郎等职务。王茂荫任京官前后达30年,不携眷属随任,一任独居歙县会馆,以两袖清风、直言敢谏闻名。

图2 王茂荫致汪畹腴信札

  王茂荫曾在户部任职多年,并主管过钱法堂事务,因而对币制改革非常关注,能针对不同的社会财政状态提出切实可行的缓解财政危机的方法。

  1851年,王茂荫献《条议钞法折》,建议发行由银号出资代行政府兑现责任的丝织钞币,被朝廷否决。1853年又两上条疏请改币制,均遭驳回。他提出的兑现大清宝钞和户部官票的主张、反对铸造当百和当千等项大钱的主张,对保持社会稳定、遏制通货膨胀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王茂荫的货币改革方案,被帝俄使节写进《帝俄驻北京公使关于中国的著述》里。马克思在其经济学巨著《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附注中也提到了这件事。王茂荫著述不多,有《王侍郎奏议》10卷及《皖省褒忠录》传世。

  歙县博物馆收藏有王茂荫文物多件,现介绍两件王茂荫来往信札,以飨读者。

  王茂荫写给曾国藩的信札(图1),纸质,纵40.5、横34.7厘米,小楷直书。其全文如下:

  宫太保侯中堂阁下五月初曾上一函谅邀青览上年素蒙

  谕嘱必俟今秋以后再行回里乃荫未深信因去秋舍妹先行至饶州以后水浅难行盘费甚大故于今春水多即行扶柩归来乃自四月抵里之后五月即有兵勇滋闹之事事不得了非求中堂善筹所以处之更无他法鄙意唯有或调或辙或以徽郡所有自然之利尽归徽作为兵饷庶几可以弥缝若靠劝捐则闾阎凋敝之余定属穷迫已极无可设施伏惟

  酎行谨此恭请

  勋安尽

  治晚生制王茂荫稽首

  边有许承尧题跋“此书当是与曾文正已写成而未寄出者。”

  许承尧(1874—1946),字际唐,号疑庵,晚号芚叟。歙县唐模(今属徽州区)人。光绪三十年(1904)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兼国史馆协修。曾创办新安中学堂、紫阳师范学堂。承尧嗜好古玩,精鉴别。工隶书,善诗文。著有《疑庵诗》《疑庵游黄山诗》《西干志》《歙故》《疑庵文集》等。还主持编修《歙县志》16卷。

  王茂荫写给曾国藩这封书信未署年月。按文意,时间当在王茂荫告老返归故里不久,即同治四年(1865)六月二十二日王茂荫去世之前所写。此札对研究太平天国运动后,徽州的政治经济情况有一定的价值。

  曾国藩(1811—1872),字涤生,号伯涵,湖南湘乡人。道光十八年进士。授翰林院侍讲学士,屡迁内阁学士,兵部、吏部侍郎。为军机大臣穆彰阿门生。咸丰二年,奉诏在家乡帮办团练,创建湘军。其后发布《讨粤匪檄》,自此,以镇压太平天国及捻军,累官至两江、直隶总督,大学士。曾国藩深究理学,于古文、诗词也很有造诣,被奉为桐城派后期领袖。他还善书法,字体亦遒劲俊逸,自成一家。

  从信的开头看,曾国藩上年曾有信函告知王茂荫“必俟今秋以后再行回里”,言下之意太平军之乱估计在今秋可以平定,回故里才比较安全。事实正如此,王茂荫此次回故里,太平军已在徽州败退,曾国藩所率清军已复徽州各地。

  王茂荫给曾国藩此信的主要内容,是要求曾国藩解决“兵勇”在徽州滋闹的问题。信中写到“自四月抵里之后……所以处之更无他法”,这里讲的“兵勇滋闹”非指太平军,应指清军。王茂荫在家乡亲自所见所闻清军“兵勇”横行乡里,滋闹百姓的事,心里非常着急,赶紧要写信给曾国藩解决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王茂荫在信中建议有三:“鄙意唯有或调、或撤、或以徽郡所有自然之利尽归徽作为兵饷,庶几可以弥缝。”王茂荫的意见很清楚,解决“兵勇滋闹”之事,只有靠你两江总督善筹。具体措施或是把这批部队调防,换一批纪律较好的来驻防;或者干脆把军队撤走,让百姓免受兵勇滋闹之苦。若上述两者做不到,只有将徽郡所有自然之利,尽归徽作为兵饷,也许稍微可以补充一点军队的供给问题。这里讲的“徽郡所有自然之利”当指政府正当的财政收入,而不应包括非法削夺百姓和徽商的钱财。

  王茂荫是一名很有头脑、非常务实而且深谙徽州地理民情,体察民间疾苦的清朝官吏。他在信的末尾写道:“若劝捐,则闾阎凋敝之舍,实属穷迫已极,无可设施。”如果再开设捐税,则徽州民间这个僻壤之地,老百姓已经穷迫已极,是绝对承受不了的。王茂荫写给曾国藩的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王茂荫体察民情、关心民意的为官之道。

  另外从王茂荫的信还可以看出,他应当是一个有别于其他贪官的清贫之官,他运舍妹的棺柩从饶州过来,因水浅难行,盘费甚大,而待到春水多时再水运回里。若是腰缠万贯的贪官,此等小事,何须挂齿。再从有关史料看,当过四部的侍郎,在京历任清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居官三十年之久,一直独居在宣武门外歙县会馆,而没有自己豪华的官邸,也就可见王茂荫是怎样的为人做官了。

  王茂荫写给汪畹腴的信札(图2),纸质,纵40.5、横34.7厘米,楷书直书。其内容如下:

  前奉環章具承绮饰浣薇三復篆竹五中倾闻镇北水部谈及欣闻畹腴大人周甲延釐长庚介福现寿者相奉如意以臚欢唱善哉行种菩提而不老幸逢庆诞曷罄颂忱弟迹阻跻 堂情毁介爵凫趋莫遂怅匏系夫京华鹤算方长颀筹添夫海屋奉上寿联壹副高丽真野山参拾枝聊代桃仪伏希莞纳谨修丹柬恭祝嵩龄虔请福安无任庆幸。愚弟王茂荫顿首。

  该信札是王茂荫为庆贺汪畹腴六十大寿而写,在信中他恭祝主人公汪畹腴“嵩龄虔请福安无任”,并送上“寿联壹副高丽真野山参拾枝聊代桃仪”,可见两人交往不浅。

  汪畹腴,清歙县西溪人,巨富好客,曾任英山教谕。善培植兰、菊。安徽省博物馆藏有精写本《培植兰菊法》一册,未署作者姓名,据《中国农史》载潘法连《安徽历农学书选辑》称,该书可暂定为清歙县人汪畹腴所著。

  
王茂荫与曾国藩汪畹腴的信札交谊-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