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页 共2128

民国“浩如”款印规

时间:2019-7-20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王继军/江苏南京


  “腰间印佩黄金重,卷里诗裁白雪高。”自古以来,印是权力的象征。从天子的玉玺,到七品芝麻官的官印,不一而足。到了民间,无论是商人交割房产地契,还是书画家题诗作画,都会用印。不过,凡事皆有规矩,钤印是否规范、位置是否恰当、大小是否合适等均有统一规定,不可造次。为了让印达到不歪不斜、不离不偏的效果,印规应运而生。

  印规也叫印矩,是钤印定位的专用工具。其材质多样,如金属、木材、象牙、兽骨等。早期的印规形状单一,大多为“T”字形木料,长不超过10厘米,厚度约0.5厘米。使用时,手执印章紧贴印规直角的内侧,用力向下按,即可使钤出之印,正确而不斜欹。自从文人大量使用后,印规逐渐由工具发展为文玩,不但材质考究,而且可以刻上图案及文字,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使用者的嗜好及品位。笔者曾见到篆刻名家、书法大家赵之谦题字的一只楠木印规,形如菜刀,上刻“勾股弦,求余边”,既借用了数学原理(直角三角形夹直角的两边,短边为勾,长边为股),又暗指实际(古代立竿测太阳高度时,日影为勾,竹竿为股),文趣盎然。

  笔者有幸收藏到一只民国时期的铜印规(见图)。器形为扇形,是由整圆平分四份,割去其四分之一,留下一直角而得。其半径6.8、厚0.8厘米。与背面光洁平滑不同,印规正面图文并茂,凹凸有致:左侧为一浮雕,悬崖边松枝伸展,遒劲有力;一只猿猴足抵山石,手攀松枝,目视远方,栩栩如生。右侧为繁体行楷文字,刻工细致,从左至右为一句诗“宇宙静无事,山林大有人”,落款两字“浩如”。整件印规包浆自然熟旧,边缘圆润,直角规整,融实用性与观赏性于一体,不失为一件文房雅物。

  经查证,印规落款的“浩如”指的是民国时期北京著名画家章浩如(字维汉),号听秋道人。他是前清如意馆的宫廷画师,不仅画名甚高,且人品很好,颇受称颂。其作品笔墨苍老,内容涉及山水、人物、花鸟,无一不能;落款钤印多为“章维汉印、灏如、浩如、吉人、章维汉之印”等。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初年,章浩如和诸多京师名家(如陈师曾、齐白石等)一样,与同古堂张樾丞、张寿丞等合作写铜,为京津一带独有风景,可惜的是,岁月沧桑,传世者已不多见。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印规具体开始于哪个朝代,已不可考,但是宋代以来已然盛行,倒是事实。令人遗憾的是,印规如今极少使用,已淡出人们视线,甚至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文房四宝专题展览中,绝大多数文房周边用品工具都有参加展览,但并未见印规踪影,如今想来让人嘘唏不已。
  
民国“浩如”款印规-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