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器

1/56页 共1679

令人费解的商周弓形器

时间:2017-8-21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葛海洋


  何为弓形器?“弓形器”是商周时代青铜器中一种特殊的器物,由于形式奇怪,用途不明,所以因其形命名为“弓形器”。在商周时期的墓葬和车马坑中常出土,其器身作扁长条形,中部稍宽且微微拱起,有的底部有凹槽,两端有对称的曲臂,臂端多铸成带孔的铃,也有作成马头形、蛇头型或球形的,长度在20到50厘米之间。田野考古中发现的弓形器多出于规模较大的商周贵族墓葬中,在北方草原文化中也有类似器物出现。

  西周弓形器(见图),长36.3厘米,宽4厘米。弧形弓背,背的两端有半圆形弯梁,梁端有一圆铃,铃内装有圆球,晃动尚能发出声响。背饰两简化的蝉纹,头呈桃形,尖嘴,一对圆眼,窄三角形身体,背饰鳞纹,两爪前伸,爪前端有弯勾。两蝉纹间饰一圆涡纹,圆涡高出器表。

  弓形器盛行于商代后期及西周早期,至于“弓形器”的用途,专家学者根据其出土的情况,看法不同,说法不一,大致有以下几种看法:

  一种看法认为是铃,有人认为是“旂铃”,有人认为是“马铃”,还有人认为是“和铃”。宋代《宣和博古图》称其为“汉旂铃”,称其为汉代之器显然有误,然其意在“旂铃”则明确无疑。旂是旗帜的一种,其主要特征是有“铃”。《说文解字》:“旂,旗有铃以令众也。”但出土的弓形器两臂上所饰之物并非皆为铃,也有动物兽及球状的,用来解释旂玲未免有些牵强。在淮阳出土的战国车上所见的“和铃”为两枚单个的铃,与弓形器不大相同,用来解释其为“旂铃”或“和铃”未免显得说理不足。

  另一种看法认为和弓有关,有人认为是“弓柲”,有人认为是“铜弣”。《礼仪·既夕礼》所载柲应为竹制,而非铜质,他的长度大体和弓相等,才能使它所保护的弓不受损伤,假若它仅为20—45厘米长的一段铜质构件,则根本无法将一米多的弓加以周到的保护。而作为“铜弣”使用,必缚于弓弣里侧,以保持弓的弧度,并增加发射时的剽力。但弓形器的表面铸有凸起的纹饰,有时还有立体的夔龙纹之类,棱角峥嵘,无法把持,不便握住它用力张弓,与实际使用效果相冲突,所以此种看法还需进一步考证。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马车驭者挂缰绳的用具,名之为“挂缰钩”,是固定在腰带上的挂缰器,它随着多人车的出现和骑乘经验的发展而逐渐消失。专家们根据商周墓葬和车马坑出土的弓形器,及蒙古鹿石上刻画的图像资料,并采用文献与出土车例相结合的方式加以考证,证明弓形器不是“旂铃”或“弓柲”,而是挂马缰绳的御马器具。这一看法论述较为详尽,目前得到大多数学者首肯。

  不过现在学术界对于弓形器的用途仍未有统一看法,“挂缰钩”较为广泛的被接受,其他持不同意见者,也尚未有极有力的证据来反驳。相信随着考古资料的不断增多,弓形器的用途必将大白于天下。

  
令人费解的商周弓形器-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