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页 共3967

清仿明瓷片上的莫愁湖待渡亭

时间:2020-8-8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胡剑明/江苏南京


图1 清仿嘉靖款瓷碗内底瓷画

  “湖亭接回廊,待渡可纳凉。水月看荷花,莫愁此为乡。”——这块清代仿嘉靖款瓷碗底(图1、2),出水于南京莫愁湖清淤时,巴掌大的青花图式,画的正是那个年代南京莫愁湖回廊与待渡亭的一角。这块瓷片令人惊艳之处在于,与笔者最近摄影的一幅莫愁湖照片(图3)相比较,石、树、亭、岸、云、水、莲,视角所至,画意丰富,竟有着超越时空的影像“还原感”。由此,我们也可以想见,这类民间小唱一直流传下来真是有渊源的。

图2 清仿嘉靖款瓷碗外底

图3 作者拍摄的南京莫愁湖回廊与待渡亭

  莫愁湖,位于南京市建邺区外秦淮河西侧,是南京主城区内仅次于玄武湖的第二大湖泊,有“金陵第一名胜”的美誉。史料记载,六朝时期,长江南岸线北移,莫愁湖形成。南唐时期,时称“横塘”,因其依傍石头城,亦称“石城湖”。明朝初年,莫愁湖沿湖畔筑楼台十余座;明朝中叶,莫愁湖为徐达后裔、魏国公徐氏别业,成为金陵名园之一。

  莫愁湖属于浅水湖泊,由长江、秦淮河冲积平原的低洼处积水而成,原是秦淮河入江口河槽。清朝乾隆五十八年,沿湖修筑楼台十余座;咸丰年间,建筑及花树毁于战火;清朝同治十年重建莫愁湖,湖景渐复旧观。1929年莫愁湖被辟为公园。1961年,莫愁湖设往返于湖心亭与待渡亭之间的渡船。1966年中断。

  古陶瓷收藏家王佩逊说,在历朝经代的过程中,围绕莫愁湖的周围一直有许多民居,清代尤其多了一些商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旅游生意的很多。在莫愁湖历次清淤中都出水出土了许多青花的明清器物的瓷片,也不奇怪,说明这里曾经的人气与生活气息。

  莫愁湖因一个故事而得名。传说一位名叫莫愁的河南洛阳女子,幼年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她文静、聪明好学,采桑、养蚕、纺织、刺绣样样拿得起来,还和父亲学了一手采药治病的本领。15岁那年,父亲在采药途中不幸坠崖身亡,莫愁因家境贫寒,只得卖身葬父。当时有一位“卢员外”在洛阳做生意,见莫愁纯朴美丽,很同情她,便帮助莫愁料理了她亡父的后事,带她来到梁朝京城建康(南京),莫愁因此嫁进卢家,成了卢员外的儿媳。

  卢员外在梁朝为官。一日,梁武帝闻报水西门外卢家庄园牡丹花开,便着便服来员外家赏花,梁武帝偶然见到莫愁花容月貌,不由神魂颠倒。回宫后,寝食难安,终于想出一个毒计,害死了卢公子,之后传旨选莫愁进宫为妃。莫愁得知,悲愤交加,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遂投石城湖而死。

  后来,百姓为了纪念她,纷纷来到湖边喊她的名字,硬是将“石城湖”叫成了“莫愁湖”。梁武帝闻讯,自感惭愧,于是写下了《河中水之歌》:“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子字阿候。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擎履箱。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早嫁东家王。”北宋《太平寰宇记》载:“莫愁湖在三山门外,昔有妓卢莫愁家此,故名。”

  清朝咸丰六年,莫愁湖之亭榭等建筑及花树皆毁于战火。清朝同治十年,直隶总督曾国藩修复湖心亭、胜棋楼、郁金堂、赏荷亭、光华亭等,并广植花柳及莲荷、荷花,成为莫愁湖又一景观。民国元年,粤军挥师北伐成功后,为纪念牺牲的将士,将61位阵亡将士遗骸运回南京,安葬于莫愁湖南岸。民国三年,巡按韩国钧拨官钱修葺楼台,并于湖西南隅拓地筑亭,带以小池,编茅引泉,景观尤佳。

  《瓷艺》一书说,明代嘉靖瓷器的青花,多以蓝中泛紫为主。除以色泽取胜外,造型、品种更加多样,多为文具、餐具盘碗。除青花外,五彩瓷喜用红、黄、绿、赭重色和鲜亮的孔雀绿彩,绘以纹饰,华缛绚丽,风貌清新。青花五彩的制作也是自嘉靖朝开始发展的。还有斗彩是以仿成化器为宗,有高士杯、婴戏杯等。单色釉仿烧龙泉的东青釉、霁蓝、回青釉及低温的茄皮蓝、孔雀绿、瓜皮绿诸色,釉色明艳晶莹,都很成功。这个时期的款识为“大明嘉靖年制”六字,楷书,刚柔相济,用笔流畅。民窑大多是仿前朝的东西,也是如此跟进的,当然民窑工匠写的精准性无法与官窑同语。这块瓷片可谓是民窑“清仿明”之标本。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清仿明瓷片上的莫愁湖待渡亭-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