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1239页 共37142

远古时代的憨朴可爱

时间:2018-3-14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红陶兽形壶

  山东泰安,古老的大汶河静静流过,涟漪层层见证着时光的穿梭、岁月的更迭。山东博物馆镇馆之宝“红陶兽形壶”,就是1959年在这里出土的,迄今已有大约6000年的历史。壶高21.6厘米,夹砂红陶质,模拟猪的样子,造型凝练,意态传神,憨朴可爱。

  “红陶兽形壶”是大汶口文化时期典型器物之一。大汶口文化,公元前4300年至公元前2500年,是新石器时代后期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的典型文化形态。它分布地区广泛,以泰山地区为中心,东起黄海之滨,西到鲁西平原东部,北至渤海南岸,南及今江苏、安徽北部的广大地区。因首先发现于山东泰安大汶口镇,遂将以大汶口遗址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命名为“大汶口文化”。大汶口文化的发现,使人们对黄河下游原始历史文化的认识,由4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大汶口文化时期,人类定居下来,不仅开始了刀耕火种的农业,手工业制作也逐步分离并发展起来,人类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进一步增强。陶器是大汶口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手工制品,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了1000多件精美的陶器,品种有红陶、灰陶、黑陶、白陶;器型有鼎、鬶、盉、豆、尊、单耳杯、觚形杯、高领罐、背水壶等;纹饰有划纹、弦纹、篮纹、圆圈纹、三角印纹、镂孔等。这说明大汶口文化时期陶器的制作无论是原料的选择还是火候的掌握,无论器形的塑造还是图案的装饰,均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红陶兽形壶”是红陶中的典型代表。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和遗物特征发现,红陶是大汶口文化中产生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长的一种陶器,它们色泽明丽,如血灿烂,如火烈烈,很符合原始人对血与火的原始崇拜,是新石器时代陶器中最主要的品种。红陶的原料一般为粘土,为防止断裂从而使器物更加耐用,有时会掺入沙粒和蚌末,形成夹砂陶。红陶的烧制温度大约在900至1000℃,敞窑烧制,高温之下粘土中所含的铁元素被氧化,大部分转化为三价铁,还原比值低,烧成的陶器即呈现红色。在远古时代,这样的化学反应原理当不为先民们所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正确地利用这样的规律,“红陶兽形壶”就是这样被烧制而成,历经6000年而完好无损。它通体遍施红色陶衣,夹砂材质,为避免沙粒和蚌末引起的粗糙,通过磨光工艺对外表进行了二次加工,整个器身显得光润亮泽。

  新石器时代早期,陶器的造型比较接近自然的原始形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以及制作能力的提高,陶器的制作逐渐由模仿简单的植物造型(如葫芦)过渡到模拟较为复杂的动物造型。“红陶兽形壶”之所以模拟猪的形象,是因为大汶口文化时期随着农业的发展,家畜的饲养也开始普遍,猪、狗、羊、牛、鸡等已成为人类生活中常见的家畜(禽)。据考古发现,在大汶口文化遗址的墓葬中,1/3以上有猪骨随葬,有的用半只猪架,有的用下颔骨,最多的是完整的猪头,有43座墓出土了96个猪头,最多的一座有14个猪头。这说明了猪与人类的关系十分密切,先民们不仅以猪作为食物来源,还将猪作为重要的私有财产。在对猪的长期饲养中,先民们细心观察,掌握了猪的比例结构、神态意趣,从而不自觉地将猪形象抽象出来并应用到各种生活器物上。在新石器时代遗址的考古发现中时常见到猪形器物:在章丘市龙山镇西河遗址,曾出土过一个陶猪,夹砂陶,捏塑成形,头部为尖锥状,吻部较长且前突,嘴巴紧闭,两个不太对称且大小不一的鼻孔,细长的小眼睛,对称的乳突状小耳朵,背部略窄,后驱稍宽,尾端残,整体呈伏卧状,仿佛是一只卧地酣睡的小懒猪。同是在大汶口遗址,出土了一件猪嘴形陶支座,支座的最上端为圆形支座面,支座下面的圈座上部弯曲如颈,下部饰有多圈平行弘纹,如同颈部皮肤的褶皱,圈座自弯曲部位向下逐渐粗壮,角度渐直,肥大而稳重,整体形象恰似猪拱。从植物造型过渡到动物造型,对陶器的发展有重要的意义。植物造型通常以简单的弧线型为主,而动物造型却是复杂的多弧线形,哲学原理告诉我们,形式和结构上复杂程度的提高,往往能为内涵和功能上的丰富提供更大的空间。

  “红陶兽形壶”是先民们盛放水或酒等液体的实用器皿,所以它的精巧造型首先就是从满足这一功能出发的:尾部设一筒形口,可注水;嘴巴张开,可出水;背部有抓手,便于提放;腹部鼓起,腿部粗壮,巧妙扩大了盛水容积;四足鼎力,可以放在火上加热。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红陶兽形壶”嘴部的张开角度、背部提手的设置等,显然已经超越了对动物具体形象的模仿,是一种出于实用性的创作了。这种创作一旦开始,先民们那朴实纯真的审美情趣和匠心独具的艺术构思也就不知不觉地寓于其中了。陶器上点、线的组织,色、韵的谐和,与先民们生命情绪的表现交融组合成一种境界,道法自然,浑然天成。看“红陶兽形壶”那圆面、耸耳、拱鼻的形象,既突出了体形的肥硕而又充分注意到各个部位的比例,结构匀称、线条流畅、起伏自然、凹凸有致,生动自然而无一牵强做作之处,使人不管从正面、侧面还是后面看,都能感觉逼真而灵动。猪的头高高扬起,一副使了劲的样子;尾巴也翘了起来,似乎还要摇来摇去;猪嘴大大张开,仿佛饥饿至极看到了主人,便急匆匆蹭到主人脚下,急不可耐地朝主人示好讨食,那副憨傻的样子,那样急迫的情态,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时光流转,历史的车轮驶入了21世纪,这件穿越了历史依然完好的“红陶兽形壶”,其造型之美、模态之似、意趣之真,依然让人感触到远古艺术的独特魅力——那是中华民族的记忆,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远古时代的憨朴可爱-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