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1163页 共34876

大器晚成的唐鹦鹉纹提梁银罐

时间:2018-1-14 文章来源:凤凰艺术


  我国金银器制作和加工工艺大体上可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即秦以前,金银工艺基本上处于青铜器铸造工艺的范畴之内,是青铜器铸造工艺的延伸和发展。第二阶段从汉代起,金银器加工逐渐形成了自身的工艺技法。唐代金银器工艺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又有许多发展与创新。如炸珠、掐丝、镶嵌显然出现于汉代,是对西方金银制作工艺的吸纳,但唐代应用更为频繁、工艺也更娴熟。这件银罐为纯银所制,纹饰全部鎏金,罐体与纹饰色泽形成反差,产生了一种明显的主体效果,正是唐代冶银技术水平的体现。

  何家村唐代窖藏是在陕西西安南郊何家村唐长安城兴化坊内发现的一处唐代窖藏。在两个高65厘米、腹径60厘米的巨瓮和一件高30厘米、腹径25厘米的大银罐中,贮藏了金银器、玉器、银饼和药材等千余件。其中金银器物达265件,是唐代金银器的一次空前大发现。何家村金银器使我们对唐代的金属冶炼、机械设计及加工、焊接、贵金属制作等都有了直观、深入的认识。专家推测当时可能已经使用简单车床对材料进行切削、抛光,窖藏文物的焊接、铆、镀、刻、凿等的工艺技术已达到较高的水平,同时大量优质银器的出现也表明当时冶银技术的进步。

  陕西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的唐鹦鹉纹提梁银罐。银罐高24.2厘米,口径12.4厘米,底径14.3厘米,重达1789克,是迄今已知唐代银罐中最大气和精美的一件。罐身通体装饰以婴鹉为中心的团花,余白衬填以折枝花草,鹦鹉展翅于花丛间,灵动可爱,刻画逼真。罐颈与足饰二方连续式菱花图案一周,盖心内饰宝相花一朵,盖面周围饰葡萄、忍冬卷草,提梁上饰菱形几何纹,盖内有墨书一行“紫英五十两,石英十二两”。令人惊奇的是圈足底内加焊一圈圆箍,这样使得底部不易脱落,更加结实。银罐采用了锤击、浇铸、切削、抛光、錾刻、涂金、焊接等7种工艺完成。由此可见,制作者是一位十分聪慧、工序娴熟的工匠,匠心独特,该器既创作出实用价值又充分体现了唐代人的审美情趣。是一件实用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稀世珍品。

  金银器的造型及装饰题材作为一种直观形象,不仅起着美化器皿的作用,也不同程度地反映出一定的时代特征。这件银罐大口、短颈、腹鼓而圆,喇叭形圈足,罐肩之上有两个葫芦形附耳,提梁插入并焊接在附耳之内,整个造型给人厚重饱满的美感。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唐代以胖为美和崇尚力量、健康美的时代风尚;银罐的装饰题材以鹦鹉为主体。鹦鹉因美丽能言,成为唐代王公贵族喜爱的宠物。《明皇杂录》中记载:“开元中,岭南献白鹦鹉,养之宫中岁久驯服,聪慧而洞晓言词,上及贵妃皆呼‘雪衣娘’”。

  可见当时人们对鹦鹉喜爱的原因与程度。因此,鹦鹉成为唐代工匠们乐于表现的题材。这件提梁银罐上刻划的鹦鹉振翅欲飞,鲜活而丰满;各类植物纹样处理的繁简适度、形态各异,既烘托出了鹦鹉的生机,也表现出工匠们对生活的美好追求。石榴代表多子,忍冬、卷草象征繁盛,葡萄因产自西域则应是民族友好和生活祥和的反映。此外罐盖内有一行墨书写着“紫英五十两”、“石英十二两”表明这件银罐是存放中药的容器。

  此银罐在1970年何家村出土时罐内尚存有半罐水,水上浮着一张极薄的金箔,其上立十二只精致纤细的赤金走龙,水中散落着十余颗颜色各异的宝石,历经千年岁月依然璀璨夺目。

  国宝级文物鹦鹉纹提梁银罐为纯银所制,纹饰全部鎏金,银白与金黄形成对比反差,产生了一种层次分明的立体效果,体现了唐代冶银技术水平的精湛。

  文物上表现鹦鹉题材的也不少,仅陕西就有蓝田杨家沟出土的“鹦鹉葡萄纹云头形银盒”,西安碑林区出土的唐代“石榴花结鹦鹉纹熏球”等。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藏有一件唐代“镶绿松石螺钿鹦鹉纹铜镜”,细致精巧、形象生动,鹦鹉宛如在花丛、绿叶间飞舞旋转,被誉为“中国最美的铜镜”。

  
大器晚成的唐鹦鹉纹提梁银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