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1174页 共35195

历代玉器器型特点

时间:2018-2-12 文章来源:互联网

  新石器时代的玉器主要有玉琮、玉璧、玉斧、玉圭、玉璜、玉块及各种鸟兽。以有孔玉及平面玉器为多。动物造型较简单,着重于头部刻画,身体则与玉石形近的几何体,头部又较重视眼目的表现。此时玉器虽片状为多,但磨得很平的平面极少,凡平面之处,中部皆微微隆起,边缘较薄或有坡,如器物的主平面平如刨板,就应考虑这件器物是否为伪制品了。

  一、历代玉器工艺特点

  商代玉器,属于生产工具和礼器器形的有玉刀、玉斧、玉铲、玉璧、玉璜以及单体的玉制鱼、鸟、兽。钻孔有两种,一种是一面钻孔,另一种是两面钻孔,孔眼两端大,中部细、蜂腰状。许多商代玉器孔内留有螺旋形琢磨痕。

  周代玉器,玉戈、玉琮趋向小型化,圭呈细长形。春秋战国玉器,佩玉大量增加,丧葬用玉也较多。玉龙种类较多,一般为蛇形。

  汉代玉器,器形除玉璧、玉环、鸡心佩、剑佩、带钩外,各种用于殉葬的明器和各式容器、玩赏品大量出现。

  唐代玉器,大量出现花鸟、人物图案,器物多生活气息,有实用价值的杯碗增多,另出现新型饰件和表示官阶高下的玉带饰物。

  宋代玉器,仿古玉器极多,有玉环、玉剑饰、玉璧等。仿古玉给人似古非古、似今非今感觉。宋代玉鸟、玉鱼数量也较多。

  明代玉器,早期多选用白玉,雕刻精致,有宋元遗风。明中晚期玉器,南北差异较大;北方玉器浑厚,加工较粗。明晚期苏州一带制玉、选料精细,工艺讲究。

  清代玉器,在造型、琢磨、风格特点已失古朴之意,给人新的感觉。加工特点可用精、细两字概括。地子平、线条直、方圆合于规矩,不拖泥带水。人物、植物装饰图案雕得棱角分明。同现代玉雕相比尚属简约,同大玉相比,则显繁琐。

  二、玉器的鉴定--历代玉器特征

  『良渚文化玉器』

  公元前5000年-2300年,这几个新石器时代文化中的玉器均以小型的饰物、玦、环、璜、坠、管等为主。玉器的装饰和使用情况与巫术礼仪有关,由初始的装饰物,向神异灵物演变的轨迹。玉器作为灵物崇拜的表征在长江下游良渚文化中得到进一步发展。良渚文化玉器以玉镯、佩、珠、管、装饰品数量最多。并有玉璧、玉琮、璜、环、瑗、钺等礼器及梯形,半圆形,三叉形冠等。上好的良渚古玉重器,则选用质地细密昌润的玉材,触感平滑细腻,器物表面泛宝石光泽,近乎铜镜的亮度(俗称色浆壳)与人工上蜡或机器打磨的光泽有别。色泽多以黄绿为基调。鉴别良渚古玉最可靠的手法是利用科学手段进行测定。一般的目测,可以从良渚玉器质地入手;真正的优质良渚古玉,质地细密坚韧,器表泛宝石光泽,晶莹光泽。触之手感平滑,与人工上蜡或机器找磨的光泽不同。玉色以黄绿为基调,少量为淡赭红色。出土的玉璧、环等器面常有白色、赭色或墨绿色的筋状条斑、颜色驳杂、质地并不纯净。在工艺上有粗放和精致两种。制作精致的,表面光洁、轮廓线挺拔,转折圆润,并且很少见到旋钻的痕迹;粗放型则有厚薄不匀、边缘磨损,有明显的切割,旋钻擦痕。鉴定良渚玉器最重要的是要考察琢制工艺。良渚文化玉器运用细密阴刻线的技法十分娴熟,在放大镜下观看,那些细如发丝的线纹,显出短线切割连缀的痕迹,跳刀贯气,极为精密严整。此外,抛光工艺考究,也是良渚古玉的特点。良渚古玉器表平整光洁,但仍能感受到手工打磨,长久搓磨的痕迹。用现代机器快速切割、抛光,器面和轮廓转折则显得生硬,而且在细微处往往加工不到位。琢磨纹饰也粗重生硬,图案结构松散,笨拙。

  『红山文化玉器』

  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另一重要玉器代表是黑龙江流域,分布在辽宁、内蒙古地区的红山文化。红山文化目前发现的玉器,不但类型很多,反映了与当时的社会生活,特别是巫灵崇拜的联系。具有很高的科学历史价值。

  红山文化玉器的玉材多为岫岩玉(蛇纹石)硬度4-6,呈油脂光泽,有黄绿或淡黄色。少量的墨玉、青玉、玉髓、玛瑙和煤玉。器类有装饰品玉环、串饰、勾云形玉佩、马蹄形玉箍、竹节玉饰等;动物形象的佩玉、艺术品最多:有玉龙、鹰、燕、蚕、鱼、龟、猪首兽、猪龙形兽等。器型一般较小,但采用大块面塑形手法,造型概括、简练,质朴。装饰纹饰简洁,疏朗多为抽象图案。一般多着重大块面抛光,仅在眼、口部作精细雕琢。器形多为扁平体,无论单面或双面雕琢均有厚薄变化,常将器物外轮廓琢成薄形钝刀状。琢制工艺擅长以磨碾手法制作类似泥塑刮削效果的沟槽,压地隐起的阳纹和斜面棱线,有的棱线触之有感,视之不见,说明琢磨很精细。后期才在隐起图案上加刻阴线纹。因为大多应用于悬挂、佩带,几乎所有的器物都琢有孔洞。一般为单面钻孔,两面孔径大小不同,剖面呈倒梯形,俗称马蹄孔。可能出于减少钻孔难的设想,有的孔洞打到一道凹槽上,有的打在磨薄的平面上。有一定厚度的大形器物则采用双面打孔,孔径两端大,中间小,俗称蜂腰眼。有的对穿孔对接有误差,因而孔径有台阶式痕迹。这两种琢孔方式商周时代仍沿用。另有三种为红山文化玉器特征有,一为在一面打两个孔,斜入"刀"在深处穿通,俗称象鼻眼,这种打孔方式唐代以后才又采用;一为高超的脊棱上斜刀对穿,另一为在先磨出的两道横向沟槽内斜向对穿。这三种穿孔方式可统称为双眼穿洞单面成孔法是红山文化琢制工艺的独特特征。

  『大汶口文化玉器』

  黄河流域的大汶口文化玉器多为佩戴的小型玉装饰品-头饰,颈饰和手饰-珠、环、镯、佩、坠、□、指环、束发器等。

  『龙山文化玉器』

  黄河流域的龙山文化玉器数量较大汶口多,除装饰用的玦、镯、环、璜、珠等。过去,因缺乏确切的地层关系考察,往往误认为商周文物。

  『商周玉器』

  商周玉器:重视选材,大量使用新疆优质软玉,色淡绿或白中泛绿,玉质细腻,抛光后表层呈柔和的玻璃光泽。

  商周玉器多为扁平体造型,大多是先将玉料切割成板块状毛料,再加工切削成圆形玉坯,其中规整成形的进一步加工为壁、瑗、环等,不具备深加工条件的玉坯,则割圆形坯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琢为玦、璜或动物、禽鸟形玉佩。

  王礼器壁、璜、玦等,商代有厚薄两种形制。壁多光素平整,边缘轮廓圆润,无棱角。西周大型璧多平素无纹饰,小型璧琢饰精美的龙、凤、鸟纹,龙凤纹身加单环或重环鳞纹。商代玉凤长尾羽内卷,周代凤纹高冠长尾,尾羽向上翻卷披及头顶。玉琮多为光素的单节柱体,以致清代末期释名时,有"杠头"之称。商代早期的玉仪仗,特点是在器物边缘琢出脊的齿牙呈平直或柔和的凹形,连续排列四齿至六齿,有如后世的女儿墙垛,兼有加固和装饰功能,商后期逐渐消失。周代玉仪仗,器形超于细长,小型化。商代后期出现商周玉器中罕见的立体圆雕玉人,玉龙、玉象等,商代玉人面部征为额头高、鼻根及眼内凹、下额上翘的"月牙脸"形,鼻、眼、嘴均宽大,厚嘴唇上翘,周代玉人面部扁平、中分发、戴大耳环,形象夸张变形,装饰趣味浓厚。

  商周玉人、动物有禽鸟玉饰都很重视头部眼、嘴、耳的刻划。商代多用双撤阳线琢"臣"字型眼、早期形状线纹方正,晚期线纹圆润眼形细长。西周时"臣"字形眼的眼角或眼梢伸出长线卷勾。在动物鸟纹、鱼纹中,参用菱形或橄榄形眼和双阴线重环纹眼。

  『春秋战国玉器』

  春秋战国制玉重视选料,流传下来的玉器,很少有质次或有疵伤的劣质玉材,常见的玉质为白玉、青玉,器型以佩玉最为发达,出现以璧、珩、璜等成套组合的"组佩";玉具剑饰;玉带钩等佩饰玉和少量的玉玺及葬玉。

  各诸侯国都有生产玉器的机构,琢制工艺,艺术格调各有特色。至战国时代已形成鲜明的时代风格,其特征概括如下:

  ①平片状器型,如璧、佩、璜等,器形较薄(径尺大璧厚度1公分左右者有之)立面平直,流行在边缘勾勒出极细窄的凸线,手感极锋利,器物外廓不求平齐,往往有不规则的脊齿右出廓的龙、螭纹造型。

  ②琢玉工艺特征:常见为阴刻线,起止痕迹明显;创用一种粗细阴线并列的形式,粗细差距大,有的呈10:1对比,形成特殊的装饰线纹效果。

  ③镂空技术纯熟,发明快捷的镂孔法,即先将镂空部位钻出若干小孔,再用丝锯类工具奖小孔连缀成线。镂刻纹饰面不加阴线刻,为此期透雕特点;

  ④人像雕刻数量不多,以装饰手法造型,面部五官用短阴线示意,服饰华丽、多琢S形,滴水形纹饰。春秋战国玉器琢刻精七绝伦,动物造型妙趣自然,非计较工时、造价的赝制者所能追仿。

  『汉唐玉器』

  汉代盛行佩饰玉,薄型的玉璧多采用水苍玉,外皮玻璃光极亮,器型较战国时厚,立面平直,边沿平宽。新出现的鸡心佩、出廓璧等,多有浮雕或立体鸟兽形象,玉舞人、玉翁伸等附饰多为白玉,随形构器器形也较厚,唐代薄平形佩饰除玉璧多为方型带板,无边廓,剖地留出浮雕面琢刻纹饰。

  雕刻技法:汉代透雕纹饰加勾勒轮廓的阴刻线,此为不同于战国的重要特征。汉代阴线纹细若游丝,由许多短线连缀而成被称为跳刀,虽若断若续但线条流畅遒劲,有的阴线还以极细微的圆圈陪衬。跳刀法为汉代玉独有。另有一种线纹粗重、简练、刀锋犀利用以琢刻翁仲、玉蝉、玉握等,有“汉八刀”之称。

  唐代阴刻线纹极浅,起止痕迹明显,常将粗细线组合,粗线勾轮廓,细线表现结构,参差变化,丰富了纹饰的变化层次,唐代也喜欢用成组排列的短阴线加在人物、动物外廓部位,以显示体积转折或用以表现毡毯的图案。与汉代不同之处是线纹较粗壮,而且沿外轮廓线向内运"刀",无茸毛感。

  汉唐玉器,作为汉唐盛世的物质文明,引人珍爱缅怀,临仿汉玉之风历代不衰。除上述琢玉技法特色及造型特色外,鉴别汉玉要注意观察细部造型的琢刻特点,汉代各种动物鸟兽阴刻方眼框后沿框廓向内碾磨,使眼球队突起如球形。鼻翼处刻一阴线表现嘴唇上翘。前腿腋下、大腿分裆处有卷云纹角插入躯体内。爪细小。尾秃,拉得很长。临摹吕在把握形象神采及细部刻划上易露败着。宋代时有仿汉玉璧,对螭虎形象和连云纹的细部即摹仿走形。汉代玉雕的兽眼的眼珠多呈圆润的半球体,宋仿汉玉做成以阴刻方框加重圜纹。仿连云纹的回转弯度较汉代夸张。

  『宋辽金玉器』

  传世宋玉多为优质的白玉和青玉。品种以陈设品,佩饰为主,兼有实用功能的玩赏物:文房用品,玉童子坠是这时的新创。

  玉器的装饰纹饰和艺术效果,成功地借鉴花鸟画的形式。唐代兴起的花鸟饰题材更为扩大,并出现写生花样式。

  宋玉的艺术成就在于造型和装饰的优雅、含蓄、富于艺术意匠。宋玉纹饰在写实基础上提练概括,使纹饰形象,具有生动感和装饰美。在琢制上,镂空、琢磨,抛光等技艺结合运用,使纹饰组合整体感强,外轮廓鲜明,又能刻划出花瓣、枝叶翻卷的形态和质感。花叶常琢出蔷薇类植物锯齿状外廓。整体温润圆厚,局部外廓细巧,这是宋玉的独特之处。

  宋代流行的童子形玉坠,造型特征为发髻发绺在头顶,后脑大,面部五官集中。眼形为上部弯弧的半圆形,下撇的八字眉。耳靠近眼梢。细鼻形如□管,口唇极小,身着短上衣,或罩小马甲。窄袖以三至五道阴线表现皱折,手握拳与袖平齐;下着肥腿裤,露脚踝,以阴线示意刻鞋。形态生动,或攀枝玩耍,或行走舞蹈,常见的是持举荷叶站立。

  宋代玉兽,一般体态细瘦,背部琢出节节凸起的脊骨。

  『元代玉器』

  元代玉器品种与宋玉近似,服饰用玉增加了小型的玉饰嵌件及帽顶。在器型、琢制工艺方面表现出对唐代作风的崇沿模仿。花鸟纹饰较唐代更富于生活气息。民族风情图景及柞树叶齿状外缘的琢法,成为元代部分玉器明显的特征。

  元代玉雕喜欢用深痕阴线,线条粗重,使纹饰起凸高,但线纹起止痕明显、线条不匀齐,常有失控的出锋痕迹,显得粗糙。

  元代的玉童子面部先作减地处理示意表现脸盘,五官紧凑连成一片。用阴线纹刻划眼眶,鼻短鼻头大有楞角。有的戴宽沿尖顶帽,着长袍束腰,下摆肥大如裙,脚著长筒靴,手持绣球飘带。

  元代动物形玉雕躯干细长,动势起伏大,生动富有神彩。

  元代琢玉擅长透雕技法。传世玉器中,常可见到一种玉董炉顶,大多定为明代玉器。透雕层次略深的可能是元代或辽金时的玉帽顶,在明清时改制成董炉盖顶纽用。

  元代也制作了一些仿汉玉,在技法上不注重追摹祖型特征,专以伪残和烧茶褐色斑以假充真。

  『明代玉器』

  明代玉器品种,主要有玉礼器、陈设品和日用器皿(如文房用品等)。佩玉习俗仍很盛行,因而各种头饰、佩件不但制造量大,还出现了新的品种。如云形饰件与璜、珩、花叶组拿来玉串饰,装饰衣帽的花形玉片。晚期又流行借鉴书画形式的方形玉佩(又称玉牌子、玉别子)等。

  明代玉器在工艺上大体可分两种类型。陈设品、实用器皿及一部分佩饰的造型厚重、稳定,器壁较厚,装饰手法也比较单纯、雕琢纹饰粗率,阴线纹“入刀”深重,虽朴厚明快,但失于粗糙。因而有“糙大明”的谑称。明代玉器的纹饰和装饰手法,前期受院体花鸟画和织绣品,雕漆等工艺品种的影响,流行花鸟图案的折枝花卉的造型。晚期嘉靖,万历两朝将近一个世纪,祈福增寿的祥瑞题材大为流行。在玉器上比比皆是隐喻吉祥的纹饰。明代玉器装饰的另一特点是纹饰多取写实手法表现,注重纹饰形象的细部刻划。即使“糙大明”玉作,在物象结构上也有所交待。此外,明代治玉特别重视作品的完整性。即使小件玉作,凡外露部位大多要作整形及抛光处理,不论多微小的花朵、蝴蝶饰件的背面也都有相应的加工。

  明代玉器工艺成就的代表首推子冈玉。子冈玉特点一为选料严格,凡制器用玉料,皆为经过严格筛选的优质玉,务求色纯质润。二为艺术作风严谨,陆子冈治玉题材广泛,除善长仿古纹饰,更有雕琢山水、花鸟画法的绝技。三为技法精妙。陆子冈琢玉务求纹饰清晰规整,底子平齐。凡琢文字,皆琢刻难度较大的阳文,字体间架严整,使转灵活,有如书写效果。因而在当时被当作精美艺术品争相收藏。就款识分析,陆子冈真品款识特征是:篆书、阳文“子冈”或“子刚”字样,书艺水平高,篆刻精致,无复加痕迹。

  『清代玉器』

  清代玉器无论在品种数量和制造工艺上都形成了玉器史上的一个发展高峰期。形成了不同风格和技术特色的"南玉","北玉"制玉中心。

  清代玉器品种和数量繁多,以陈设品和玉佩饰最为发达。陈设品有按青铜器为祖型的仿古形式器皿及各种仁兽,瑞禽的造型,新增的品种有山水、花鸟玉山,浮雕图画式的玉屏等。玉佩的品种更为丰富,成为各阶层民俗事项和服饰广泛佩戴使用的装饰品和吉祥物。此外兼有实用功能的各种玉器皿,文房用品数量和品种也较历代多有增加。清代玉器在制作上以乾隆时代为分界线,前期治玉重视选料,由于开采条件改善,采集到的优质白玉、羊脂玉数量之多,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材质的精美,为这一时期能产生许多珍宝性艺术品,提供了物质基础。在工艺加工方面,琢工精巧,光工细腻。乾隆时代的玉器皿的轮廓线都极规则,横平竖直外缘及子口转折严整挺拔。棱角多呈劲挺锋锐状。起凸的浮雕图案边缘,也处理成锋利边线,观之剔透,触之扎手。在抛光工艺上也很讲究,一般细光处看不见琢镞的痕迹,细光能达到玻璃光亮度。清代中期以后,玉器生产渐入衰落,不但规模减退,工艺制作上取巧偷工造成规格越益粗糙。如所琢树木花草枝梗,不再精到的琢出圆润的,符合生态的形象,仅以两面削琢的角形凸起代替。花卉图案也不再细致地琢出枝叶穿插、花叶翻卷的形态,太多取平面的浅浮雕处理。尤其是器皿轮廓线大多拖泥带水,转折含混。许多该作圆雕处理的玉陈设品、玉人、玉山,甚至小件玉佩、玉附的背面,也采取用工极少的粗处理方式。

  
历代玉器器型特点-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