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1251页 共37501

曼生十八式之匏瓜壶赏析

时间:2018-1-12 文章来源:紫砂之家


  匏瓜壶壶身铭文:饮之吉,匏瓜无匹。

  匏瓜,一作瓠瓜,《群芳谱》:“瓠子江南名扁蒲”。按葫卢类之普通者有以下数种:果实细长椭圆者曰瓠,扁圆者曰匏。匏之有短柄大腹者曰葫,葫之两端大而腰细者曰蒲卢。

  匹,配也。

  匏瓜壶典故:

  清朝官制,部分官员的家眷是不能带在身边的,因而曼生夫妻不能长相厮守。曼生遂以壶寄情,以解相思,无奈终不能创一中意之壶。一日偶读曹植《洛阳赋》之“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只独勤”句得匏瓜,细究之,匏瓜又称瓢葫芦,乃葫芦之变种,更有趣者,古用作男子无妻独处的象征,曼生不禁哑然而笑,此物不正好寄我之思,释我之苦矣。遂遍寻匏瓜数日,日日观摩,终成此一不寻常之壶式,名曰:匏瓜壶。

  此壶与曼生葫芦壶有异曲同工之妙,设计之新不可多得,成壶本意乃缓解思念之苦,壶身铭文却是以瓠壶饮茶最适合,寓吉祥美满之意。若干年后此壶成为清代大收藏家吴大猷的藏品,而吴大猷又是唐云好友吴湖帆的祖辈。既是巧合也是缘分,后来“大风堂”门人山水画家胡若思在苏州看到了这把流落民间的匏瓜壶便给唐云以重金买了回来,从而成为唐云八壶精舍藏壶之一。

  品此紫砂壶之风格曰:疏野。疏野者,疏宕超脱,不拘于物,野性寓于率真,天机见之自然,固非一味粗野荒疏者所可得。把此壶也,陶陶然返璞归真,所谓桃花流水,时时迷路;而深山桂树,往往逢人。当年曼公融情入壶,而今拥者赏之释怀。
  
曼生十八式之匏瓜壶赏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