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页 共1568

曾国藩行书七言联

时间:2019-7-20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王英辉/陕西宝鸡


  多年前读到曾国藩在功成名就之际,集录古人诗句所书两句话:“倚天照海花无数(苏轼),流水高山心自知(王安石)”,胸襟坦荡且情真意切,自己特别喜欢这14个字所表达出来的宏阔境界,遂请一位德高望重的书法家用写成隶字条幅,悬挂在书房,不时仰望,心下欢喜。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起了曾氏的文字与翰墨。

  机缘巧合,有幸欣赏到他这件行书对联(见图),该作水墨纸本,124×26厘米,虽无上款题赠,但从整体运笔风格来看,当系巅峰时候的手笔,内心的平和与生命的练达,让他在率性的十四个字的点画间流露出更多的豁然与恬静。“风雨鸡声催一叶,芷兰香气动千春”,足见他在繁忙的政务之余,仍然保持着文人固有的那一份浪漫与情趣,自署“涤生曾国藩”,名下盖有白文篆书“曾国藩印”和朱文“涤生”图章两枚。

  曾国藩(1811—1872),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湖南长沙府湘乡县荷叶塘白杨坪(今属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大坪村)人,宗圣曾子七十世孙,清代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与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并称“晚清四大名臣”。幼时便奋发好学,勤勉上进,6岁入私塾,8龄即读四书,诵五经,14岁就能学懂《周礼》《史记》等文选。道光十八年(1838),参加会试,中第38名贡士,始改名国藩。在之后的殿试中,得中戊戌科三甲第42名,赐同进士出身。入翰林院,累迁至内阁学士,礼部侍郎,署兵、工、刑、吏部侍郎,在京师拜大学士倭仁为师,精研理学,为当时颇有声望的以实学砥砺之代表性人物。咸丰初年,在家乡组建地方团练“湘勇”,并逐渐在此基础上发展为威震天下的“湘军”,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之后,曾国藩兄弟及其所属将领不负厚望,率领湘军在主战场辗转数载,可谓临危受命,力挽狂澜,最终歼灭了困扰当局多年的劲敌,从而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治三年(1864)7月,攻克天京(今南京)后的曾国藩被清廷加封太子太保,赐一等毅勇侯,及后又于同治六年(1867)6月,补体仁阁大学士,翌年(1868)4月晋武英殿大学士,至此官拜正一品,位极人臣,荣耀无与伦比,寻兼直隶总督,权重一时,朝野上下难有与其比肩着,但曾氏深谙“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自满则败,自矜则愚”的道理,从不以卓著勋绩居功自傲,亦从未有过非分之念,即便是出生入死的部下和至交婉转流露过别样的心思,曾国藩却丝毫没有动摇过自己的忠贞信念,且在长久的沉默中挥毫书写“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的名句来敞开心语,表明心迹,阐述心境!

  晚年的曾国藩,性情愈加温和,为人愈加谦和,经历的大风大浪,看惯了潮起潮落的一代名相,再次被派往金陵,兼掌两江总督之要职,这一年的春天,他于南京西花圃散步,突觉脚麻,其子曾纪泽视之不妙,急忙扶掖至书房休息,不意端坐三刻便溘然长逝,时在同治十一年(1872)3月20日。讣闻,穆宗及两宫震悼,辍朝三日,追赠“太傅”,谥“文正”,祀贤良祠,灵柩运回长沙,初葬长沙南门外之金盆岭,后来又迁归湘西平塘伏龙山,与原配欧阳夫人合葬。

  曾氏作为彪炳千秋的历史名人,政声大于书名,他在矢志功名的青年时代,便练就了一笔精绝楷书,后来在戎马倥偬的军营,手札家书不断,每天日记不止,更是让他的行书不断提高,日臻成熟,独具面目,自成一家,风韵劲秀,飒爽利落,辨识度极高。回头再看他的这帧联墨:字字精到,笔笔不苟,方知不愧“宰相书法家”之誉也。
  
曾国藩行书七言联-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