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页 共1495

米芾是怎么学《书谱》的?

时间:2019-2-2 文章来源:传承文化公益传播

米芾对《书谱》的师法浅析

  米芾大概是每个书法学习者都绕不过去的人物。一则米芾是中国书法史上为数不多的专业书家之一,是当时画院的书画博士,亦即专业书画家;二则其行书技法丰富,八面出锋,个人风格突出,跟从者甚众,有评家甚至认为其技法的丰富性和难度超过了“二王”;三者书论影响深远,一部《海岳名言》,雄睨古今。且好非古人,就连“颜柳”都被骂为丑怪恶札之祖,遑论他人。

  米芾自言学书集古字、宗羲献,遍学百家。但他究竟学过哪家哪派,众说纷纭。窃以为米芾在唐人孙过庭身上下过大功夫。

  孙过庭,唐代草书家,吴郡富阳人(一作陈留人)。曾任右卫胄参军,率府录事参军,博雅好古,擅草书。师承“二王”,笔势坚劲,直逼羲献,有墨迹《书谱》传世。大诗人陈子昂在为他所做的 《魏率府孙录事文》中说“元常既殁,墨妙不传,君之遗翰,旷代同仙。”把孙过庭同三国时期的大书家楷书鼻祖钟繇相提并论,足见初唐人对他评价之高。以孙过庭在当时的书法影响和声誉,以及米芾对其他人的贬抑,我认为米芾对孙过庭书法的师承关系上有紧密联系。

一、米芾有学习孙过庭的可能和便利

  米芾宗法羲献,必然要寻求范本。唐时晋朝名家名帖已入内府,一般人不易得见,加之以朝代更迭,文物汩失。东坡云:“自颜柳氏没,笔法衰绝,加之唐末丧乱,人物凋落、磨灭。五代文采风流,扫地尽矣。”其时,唐人颜柳书迹也不易见到,更不要说“二王”真迹了。

  淳化、大观年间,皇宋曾刻包括二王在内的名臣书迹,拓赐臣下。但并没有证据证明米芾学习了“淳化、大观”帖。如果说米芾要选择一名师者,首选应该是孙过庭。

  孙过庭是初唐“二王”笔法的不二传人,米芾就说他的草书得二王法者,无出其右。米芾大骂前人,于唐人更甚,旭、素、颜、柳都不置眼角,唯独无文献记载其非语孙过庭,足见米芾是十足的“孙粉”,自然有弃颜柳而师孙过庭的可能性。

  当时《书谱》真迹在米芾挚友薛绍彭手上,薛绍彭字道祖,长安人,书宗“二王”有令名,与米芾相颉颃,人称“米薛”。薛与米诗酒唱和,析书赏画,关系非同一般。米芾曾有两句诗写自己与薛绍彭的关系“米薛与薛米,兄弟与弟兄”;薛绍彭有一通手札《召饭帖》,其文如下:“元章召饭,吾人可同行否?偶得密云小龙团,当携往试之。晋帖不惜俱行,若欲得黄筌‘雀竹’,甚不敢吝,叵济不可使辞,绍彭又上。”此帖除告诉我们米薛赏书析画之外,还传递了一个世俗信息:蹭饭;薛绍彭还有一通手札,讲的是与米芾饭后鉴赏书画的事。足见米薛关系之铁,非一般友朋可比。米芾对“二王”的顶礼膜拜,会对作为“二王”传人的孙过庭传世名迹《书谱》视而不见吗?答案是否定的。

薛绍彭召饭帖

  既然米芾要学习“二王”,又非议颜柳,又能在挚友薛绍彭处见到《书谱》真迹,那他学习《书谱》的可能性就是非常大的。然而,这只是从外因上得出米芾学习孙过庭的可能,尚不能完全确认米芾对孙过庭的师法。

二、米芾与孙过庭书迹分析比较

  既然米芾有学习孙过庭的可能和需求,但他本人并没有说自己学习过孙过庭。古人对于前人的师法,一直都有一种隐晦的态度。如“二王”之于白云先生,钟繇之于韦诞与神人即是一例,米芾也不例外。从他的所述中,也没听其明说师法于谁,只言“壮岁未能立家,人谓集古字”,对自己的师承也是顾左右而言他。那我们就用比较学的方法,来探一探他的底蕴,从笔法走势、用笔技巧、结字章法、书写习惯特征诸方面探寻他与孙过庭的师承关系。

  米芾有两通著名手札,《知府帖》《草书帖》,其中用笔习惯与孙过庭《书谱》是相吻合的。如《知府帖》中“一、便、如何”等字;《草书帖》中“辙、草、书”诸字,用笔习惯和孙过庭是一致的。这种和《书谱》书写习惯相同的证据在米芾的书帖中比比皆是。虽然一为草体,一为行书,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出其嬗递的痕迹。

  再看米芾的用笔。其中“弹拨”“跳擢”之法,层出于作品。我们看孙过庭《书谱》“弹拨”“跳擢”这样使笔致活泼线条坚实的笔法是用笔的一贯特色。既然米芾的笔法和孙过庭的笔法一致,其学习的可能性很大。当然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也不是不可能。

  米芾传世名帖《苕溪诗》《吴江舟中诗》以及一大批手札,用笔精严谨致,线条内敛而劲挺,结构精巧如东家之子。人言米芾用笔“八面出锋,结字疏散”,实则不然。其线条捆得很紧,如拳之“咏春”,寸劲寸力,在细小的范围内作腾挪掷跃,如闻一多先生所言“带着镣铐跳舞”,与《书谱》的线质如出一辙。米芾在论书中说“得笔则虽细为髭发,亦圆”。由此可见其论用笔的关键在以圆为标准,我们观察米芾的字确实势得而画圆。再观《书谱》也为势足而画圆,与米字笔势线质并无二致。虽行草异体,而质格相合,这也是米芾学习过孙过庭的铁证之一。下图是米芾和孙过庭《书谱》比较图,可以看出二者线质的高度一致性。

米芾草书帖

米芾草书帖

孙过庭《书谱》

(米芾草书与孙过庭草书用笔习惯和线质比较)

  众所周知,孙过庭《书谱》“折纸书”技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刘熙载在《艺概》中评论其用笔为“破而愈完”,对其造就的烂漫的章法效果论为“纷而愈治”。米芾在《海岳名言》中云:“吾梦古衣冠人授以折纸书,书法自此差进,写与他人都不晓。”并言用此法作书一纸与蔡京,蔡京谓“法何太遽异耶!”惊叹不已;又出示于蔡襄,襄慨叹古法再现,顿还旧观,惊以为神人。

  这一则记载是说米芾学习“折纸书”后,书法大为进步,得了古法。

  启功先生在《孙过庭书谱考》中对“书谱”中这一折纸书现象作了明白细致的分析,从而论证《书谱》是墨迹真本而非临摹本。其言折纸书笔法“异状……为临摹者不能得。”我们观照“二王”手札《远宦帖》之“救命”、《二谢帖》 “左边剧”等字皆有折纸书之现象。米芾是否学了“二王”而非学孙过庭呢?答案是否定的。前文已言明,当时《书谱》在米芾挚友薛绍彭手中,且薛还将《书谱》勒石传世,世称越州本。米芾不可能舍近求远,学“二王”帖毫不起眼的偶然折纸痕而舍孙过庭《书谱》后半段比比皆是的折纸书。最合理的解释是《书谱》上大量的折纸书现象吸引了米芾的注意和思考。米芾再于“二王”手札中发现了折纸书痕迹,从而印证了“折纸书”是古法,继而学习了孙过庭的“折纸书”法。

  米芾传世法帖《芜湖县学记帖》中的“毛、者、贡、皆”字;《虹县诗》中的“徒、十、长”字;《吴江舟中诗》中的“工”字;《箧中帖》中的“之、云、景”字等,可以看出在米芾笔下这些现象的出现,不是因为纸的凹凸被动造成的偶然效果,而是一种主观运笔技巧的真正意义上的笔法。这一笔法正是从孙过庭《书谱》当中学来的,这亦是米芾学习孙过庭的又一铁证。

孙过庭《书谱》后半段,节笔现象频繁

米芾的传世书作中,节笔现象明显

  我们再看米芾书法作品的章法构成,其法不同于同时代的苏、黄、蔡诸人。苏、黄、蔡都很老实,章法起伏不大,笔势和字形咬合关系不明显,从而有一种雍容与衍裕。而米芾则不然,字势的咬合关系紧凑而对比强烈,揖让争牵,势盈而笔畅,整体章法推进如《书谱》的波浪式递进,块面推涌,有板有眼,比《书谱》更明显突出夸张。这也是米芾学习孙过庭《书谱》的又一证据。

米芾箧中帖中章法的对比、咬合关系

三、对学米的思考

  学习书法贵沿波而讨源,比较分析。学米者,也不妨在《书谱》上多下功夫。

  古之学米成功者,首推王觉斯。王铎以“二王”笔法学米,厚重拙大,加之涨墨淋漓,行列摆宕错落,其字势沉稳扎实,故而成功。当今学米成功者,南粤曹宝麟,吾蜀戴跃二先生,可谓人中翘楚。二位先生弱化了米芾花哨技法的炫技成分,代之而起质朴,用笔上归零为整。戴跃先生于《书谱》用力甚深。其用《书谱》之法后拨米芾,更为善学,其书势奇而线条扎实,于全国书坛独树一帜。

学  米首重气息、力道,次求妍美。米字多变,其自述执笔高而不主故常,用笔活脱,偶然效果随手而出,浑然天成,不可端倪。若斤斤于一点一画之规似,耸肩蹼足,搔首弄姿,不免如吴琚、米友仁般为辕下之驹,习气重重。这正违背了米字自由畅达、天马行空的精神气象。

  学米,主要看气质。

  
米芾是怎么学《书谱》的?-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