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页 共3611

被宫廷耽误的“浙派创始人”:明代职业画家戴进的卖画生涯

时间:2019-6-25 文章来源:探墨艺术

  “浙派创始人”——戴进

  戴进(公元1389—1462),浙江钱塘(今杭州)人。

  早年为制作金银首饰工匠,制作出的钗花、人物、花鸟,技艺精湛,很有名气。后改工书画,以卖画为生,年轻时就很有影响,宣德间(公元1426—1435)被推荐进入宫廷画院,官直仁殿待诏。

  作为明初浙派创始人,他在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方面都有很高建树。

  明代宫廷绘画从洪武年至天启年一直都是处于一种繁盛时期,其中又以宣德年最兴旺,这也由于历代帝王都喜书爱画,甚至直到至成化以后,宫廷画院才逐渐衰落。

  在宣德年间,明代“院体”有着其特有的风格,造型、色彩、水墨都有着一定的风格。

  在明成化以后,宫廷院体虽仍然存在,但是此时“浙派 ”开始兴起,艺术技巧以及绘画造诣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因而对着宫廷院体有着重大的影响。

  “浙派”便是为戴进创立。 他虽曾一度入宫作为宫廷画师,但是其大半生的时间,主要艺术活动和影响还是在民间。

  到了明代中期以后,“吴门派”兴起,“浙派”的地位渐渐被取而代之。

  明 戴进《柳荫看山图》设色绢本,150×107cm (北京保利2015春拍 成交价:RMB13,800,000)

  家喻户晓的故事,生动细致的人物描绘,传神的动态,豪迈苍劲的山石,墨色清雅的画面,让人还欲将故事延伸。

  戴进的画,总浅浅淡淡有着自己独属的味道。

  擅长工艺品的工匠,遁入绘画之门

明 戴进《春游晚归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戴进《风雨归舟图 》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戴进年少是个 煅工,擅长于制作金银首饰类的工艺品,他的这一门技术足以解决温饱问题,且广受赞誉。

  但是工匠在彼时,在社会上的地位并不高,甚至是卑微的,于是在偶然的机遇之下,戴进被人劝转投绘画,因其记忆力很好,尤其是对人体相貌特征之类。加之其父亲就是职业画师,因此,戴进走向绘画之路实是偶然却又似必然的事情。

  正如所说, 人曰:“子巧托诸金,金饰能为俗习玩爱及儿、妇人循耳。彼惟煌煌是,安知工苦?能徒智于缣素,斯必传矣。”进喜,遂学画,名高一时。

明 戴进《渭滨垂钓》(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职业民间画家到短暂的宫廷画师生涯

明 戴进 《关山行旅图》 立轴绢本 61.8×29.7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明 戴进 《关山行旅图》局部 立轴绢本 61.8×29.7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戴进画法师承南宋李唐、马远法派,用笔疏爽,略带写意笔法,独具风格。

  近景远景相呼应,远山叠翠,近处细微之处突出,构成有深度的层次感,生动而又传神,画面传神而秀逸,又颇带典雅灵气,将行旅之美景揽收眼底。

  《图绘宝鉴》续编有云戴进“山水得诸家之妙,神像人物走兽花果翎毛极其精致”,“临仿旧人而无款者。法眼观之莫辨真伪。此能品也”。

  《明画录》亦云其“山水源出郭熙、李唐、马远,夏圭,而妙处多自发之,俗所谓行家兼利家者也,神像人物杂画无不佳。

  明 戴进《溪桥策蹇》(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戴进《春山积翠图》纸本水墨,纵141厘米、横53.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戴进专攻绘画以后,画艺名扬地方。

  人物、山水、花鸟等题材,戴进均擅长之。山水取法于宋元,水墨酣畅淋漓;人物笔法娴熟,有卓绝风度;花鸟虫草便是一笔揽尽其灵气生动,更开创了“浙派”。

  时下有言,明画手以戴进为第一。宣宗喜绘事,御制天纵。一时待诏,有谢廷循、倪端、石锐、李在,皆有名。进入京,众工之。

  不仅仅是天妒英才,人亦有妒忌之心。戴进的绘画造诣锋芒终是引来了妒忌,并在一众宫廷画师之中收到排挤,而谗言与蜚语更是致命,导致其被贬至民间,这宫廷画师之日,如南柯一梦。

  届时社会经济发展非但缓慢,且市民经济发展进程较缓甚至是停滞的状态,而作为一个职业的画家,如果没了宫廷的的支持,几乎是难以生存的。

明代 戴进 《钟馗过桥图》197.4X118.6 cm(美国弗利尔博物馆藏)

  明 戴进 《雪归图》绢本设色 167.6×82.6cm(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回归故里,职业画师,卖画营生

  被免职并逐出宫廷画院的戴进,回到故乡便以卖画为生,但是“被贬”的画师,始终在社会上有着非议,因此戴进被逐后,是难以在社会上立足的。

  因此,也就是这样的境况下,成就了他的“民间画师”与“卖画营生”。

  但是即便如此,“被流放”的画师,在民间也失去了重视,卖画或许勉强可以维持生计,但已无甚可能再扬名立万。

明代 戴进《春酣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来源:戴进画集)

  明代 戴进《春酣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来源:戴进画集)

  若是当时戴进没有做出“转行”成为画家的决定,或许他的后半生是无忧的,作为一名广受赞誉的工匠而活着,然而他义无反顾选择了绘画,甘愿成为默默无闻、清贫寒苦的职业画师。

  特立独行的风骨与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成就了戴进,但是封建社会的残忍导致了人才的埋没,幸而急转直下的命运,并没有阻止戴进继续他的绘画生涯,故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

  明 戴进 《葵石蛱蝶图》 115cmx39.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

  辗转南北之间,颠沛流离,戴进留下墨宝无数,然而在当时而言,这份绘画才华是不被重视的。

  甚至在明朝留下的笔记中,还有描述到,其女儿出嫁,穷困潦倒的戴进想以画换嫁妆钱,也没有人要。类似的贫苦潦倒描述,可谓多不胜数。

  而戴进,终在75岁之时,因贫病交加,结束了其大起大落、潦倒不堪的一生,他凄然的半生,终是划上了句号。

  明,戴进《钟馗夜游图》轴,绢本,设色,纵190厘米,横120.4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戴进不朽的绘画才能,

终在封建社会中渐渐沉没,

但其对于绘画的不倦追求,

仍会在今日熠熠发光,

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追逐者。

  
被宫廷耽误的“浙派创始人”:明代职业画家戴进的卖画生涯-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