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页 共3579

没有这四个人,就没有齐白石!

时间:2019-1-10 文章来源:翼图

  齐白石出身贫寒,自称“草衣”,但一生都有贵人相助。

  齐白石27岁时,为做雕花活的顾主随手画的几张花鸟画,被邻村名士胡沁园赏识,遂收为学生,授其画艺,被齐白石视为“平生第一知己”。

  他们的故事发生在齐白石二十多岁的时候。当时齐白石雕花的技艺在方圆几十里名气很大。因为他学雕刻时临摹过各种画谱,会画各种各样的花鸟虫鱼和传统故事中的人物,来找他画布帐帘、布门帘、绣花鞋面等物件的不少。这天,因为他要画一块门帘,而家中房子窄小,光线阴暗,他便把画案架在禾坪上。他正在聚精会神绘画时,胡沁园带着人前来向齐白石问罪。

△ 胡沁园

  胡沁园是湘潭有名的绅士,能诗善画、会篆刻、会写汉隶,因此不少客户拿布来请他作画。但他是个绅士,喜欢结交朋友,又是那一带有名的文人,因而常常忙于交友应酬,致使他应允给客户们作的画一拖再拖,不能按期交货。当他好不容易有空时,准备闭门谢客突击几天,将拖欠积压的作画任务来个了断,管家却告诉他,原先已经放在这里等他作画的那些竹布,也被客户们取回去了。胡沁园命人打听,才知那些客户都是请了齐白石。胡沁园没想到有人能抢走他的生意,不禁十分生气。生气之余又感到奇怪,从没听说有个齐白石,难道他比我胡沁园画得还好?

  胡沁园带着管家来到白石铺,见齐白石正在替人作画,围观者甚多。胡沁园站在围观者中观看,不由看得十分入神,而且看到妙处竟然失声叫好,对着齐白石的画大加赞赏。齐白石知道称赞他的是胡沁园,忙向胡沁园施礼请罪。胡沁园不仅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胡沁园和齐白石聊了聊,觉得齐白石极具天赋,是可造之才,只是画作尚欠功力,且缺内涵,其原因是齐白石的诗书还读得不多。他要齐白石到他家去学画学诗。齐白石说家里穷,要赚钱养家糊口,难以脱身。再一个年纪大了,怕是难有造就。胡沁园不仅不收齐白石的学费,还叫管家给齐家送来钱米挤济,硬是让齐白石安心去他家学诗学画。

  胡沁园和一位朋友商议,给齐白石取名齐璜,字濒生,因家住白石铺,又取别号白石山人。后来口头上简称他白石,这样,他又有个齐白石的名字。胡沁园还四处推荐齐白石的画,把他的画卖得钱后,解决齐白石的后顾之忧,以便他安心学文习画。齐白石深感胡沁园的知遇之恩,在胡沁园和他的文友陈作埙的指导下,发愤学习诗书画艺,技艺与日俱进。胡沁园自然是十分欢喜。

  一日,齐公甫来请胡沁园替他家长辈画一幅肖像,胡沁园推荐齐白石去画。齐公甫不相信齐白石能画得比胡沁园好,但见是胡沁园推荐,挨不过面子只好同意。没想齐白石不仅将齐公甫长辈的肖像画得形似,而且十分神似。这就使胡沁园更加增强了对齐白石的信心。这年7月,江西大盐商李员外要画一幅南岳全景图,慕名前来找胡沁园。胡沁园又推荐齐白石去画。李员外面有疑色,但见胡沁园一脸的认真和自信,便只得和齐白石前往南岳。

  齐白石随李员外先观看南岳风景,然后又返回湘潭城里,找了一家旅馆住下,开始创作南岳全景图。李员外在画前对齐白石说,你既是胡先生推荐的,我也不能把标准降低,我的这组画要重笔表现南岳七十二峰之秀,给你一个半月时间,至于你用什么办法,我就不管了。

  齐白石在客栈马不停蹄,连画三天三晚。为了表现七十二之秀,光石绿一色用去两斤。齐白石用重色画出重峦叠嶂,层林沟壑,一眼望去,山峰挺秀,浓绿欲滴。李员外见三天就画完了,非常意外,提着烟壶走进画室观看,一边看,一边不住地叫好,当场就给了齐白石三百二十两银子。

  齐白石辞别盐商李员外,来到胡沁园的家,从润笔银子中数出二百两送给胡沁园。齐白石说,李员外本是找胡先生画,如果胡先生不推荐我去,我齐白石难以遇到这样的机会。所以,以二百两银子作为感谢。胡沁园不收银子,说,这是你辛劳所得,我怎么能接受?齐白石说,如果不是胡先生的教诲和厚爱,我就是有这样的机会,也难以胜任。胡沁园还是不收,对齐白石说,你家中贫寒,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没有。你还是把这些银子拿回去,置点家业。你有个画室,也好潜心作画,我和朋友看你,也好有个像样的地方休息喝茶。

  胡沁园的知遇之恩,齐白石铭记在心,他曾怀着对恩师的崇敬之心,为胡沁园画了一幅肖像图。齐白石笔下的恩师,是一位慈祥和蔼充满智慧的老人。齐白石后离开家乡,与胡沁园常有诗书画来往。胡沁园逝世后,齐白石闻讯,号啕大哭,为悼念恩师,画了二十多画,裱好后拿到胡沁园灵前焚化。齐白石还作诗十四首,表达对恩师的怀念。解放后,胡沁园之孙胡文效供职于东北博物馆,齐白石提供了多件作品作为该馆馆藏。1953年甚至为东北博物馆抄写《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全文,1954年又在东北博物馆举办“齐白石画展”,这都不无报答师恩的因素。

  胡沁园爱惜人才,无偿地为造就人才创造条件提供方便。这种善举确实令世人称羡。胡沁园把齐白石引上艺术之路。如果不是胡沁园苦口婆心劝齐白石学诗学画,已经二十七岁的齐白石,可能就只满足于以做雕花匠养家糊口,也不可能成为一代画坛宗师。

△ 夏午诒

  齐白石40岁时,认识了同门夏午诒。此前,齐白石足迹还未出湘潭,虽投弃斧斤已逾八载,人们还习惯称他“芝木匠”。而夏午诒的出现,是促使齐白石真正成名的关键人物。

  1902年,夏午诒写信邀请齐白石赴西安教如夫人书画,并予以支付学费与路费,此时恰巧好友郭葆生也在西安,也寄了一封信来。信中的话说到了齐白石的心尖上:无论作诗作文,或作画刻印,均须于游历中求进境。这次西安之行齐白石收获颇丰,从这年开始,齐白石爱上了游历,开始了他人生中最为壮阔的远游,也就是《齐白石自述》中号称的“五出五归”,实际上的六出六归。第二年夏午诒又带齐白石去北京,使其得以与李瑞荃、曾熙等书画名家交往。视野大开,由一个乡土画家开始步向全国著名画家的历程。

  时维1943,季节已是深秋。老友夏午诒去另一个世界已整整8年了,齐白石兴起为他画一幅肖像的念头。而这是齐白石最后一次为人画像!

  遗憾的是,我们已无缘见到这幅画像。好在跋语还在:

  德居士,齐璜之故人也,为画此像,泣下三升,碧落黄泉有知,也应一哭齐璜之未死也。文农弟太息之,兄璜与。卅二年九月廿九日。

△ 陈师曾

  1919年,齐白石举家迁往北京,在那里卖画治印为生。此时他结识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一位友人陈师曾。

  齐白石当时卖画,在琉璃厂南纸铺“挂了”绘画及刻印的润格。在这里,陈师曾看到了齐白石的印章,十分赞赏,便特地到齐白石此时所居的法源寺去寻访。陈师曾当时在画坛颇负盛名,对他的来访,齐白石自然高兴。他赶紧从行箧中,取出自认为可以代表水平的“借山画卷”,请陈师曾鉴定。细细看后,陈师曾认为,这些作品“画格是高的”,可还有不够精湛的地方。在与这位陈先生的切磋和精神的引领下,齐白石毅然以10年时间进行衰年变法,从此他的大写意花鸟方始元气淋漓,呈现出为世人所熟知的面貌。

  齐白石画作“洛阳纸贵”的一天终于到来。它的到来,与知己陈师曾的大力推手直接关联。1922年,画家齐白石已经60岁了。这年春季的一天,陈师曾来找齐白石,说日本有两位著名画家荒木十亩、渡边晨亩来信,邀请陈师曾带上作品,参加东京府厅工艺馆的中日联合绘画展览。既是中日绘画联展,当然有代表性。在陈师曾看来,齐白石的画够“格”。故此请他预备几幅画,通过陈师曾带到日本去参加展览并出售。齐白石后来说到这一段时,还连带了自己当时的情形:“我在北京,卖画生涯,本不甚好,难得师曾这样热心,有此机会,当然乐于遵从,就画了几幅花卉山水,交他带去。”这一去了不得。齐白石的画作命运,由此发生重大转折:不仅带出去的画,悉数卖出,而且是以国内最高的价码出售!陈师曾说,这次展览,吸引了世界多国人士,法国人选了齐白石和陈师曾的画,希望参加巴黎艺术展览。日本人视陈、齐二人艺术水准甚高,还要将他们的作品及生活情形,拍成电影……

  但世事难料。使得齐白石绘画生涯有这样巨大变化的陈师曾,似乎完成了他在世的一桩重大使命,不久后居然不幸辞世!1923年7月,陈师曾来向齐白石辞行,说要到大连去一趟。朋友远游,这也正常。不料到了8月,竟然传来陈师曾在南京逝世的消息。这让齐白石受到很大打击。原来,陈师曾到了大连后,得到消息,自己的继母在南京逝世。他即刻往南京奔丧。到南京后,因为暑热等缘故,一代大师居然因患痢疾不治身亡。天妒英才,陈师曾辞世,年仅四十八岁!

  齐白石得到消息后,心情可想而知。“我失掉一个知己,心里头感觉得异常空虚,眼泪也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回想件件往事,齐白石写下了数首悼念诗作。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不仅知己,还有提携之恩,这样的人物,怎能忘怀?所以齐白石曾有言:“得交陈师曾做朋友,也是我一生可纪念的事。”几年后的1930年,齐白石在绘一幅“湖岸远帆”图时,题款时再次想起了陈师曾带往日本售价极高的一幅画:“予曾以旧破纸二尺余画山水,着紫色桃花最多,后为陈师曾携去日本,卖价得金二百五十圆,使余且愧,迄今犹觉不能舍此画也。白石有感,记之。”这番传奇般的经历,齐白石常常念叨。

△ 齐白石与徐悲鸿

  1929年9月,徐悲鸿受聘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后,就亲自去拜访齐白石,聘请他来校担任教授。

  第一次,第二次,齐白石都拒绝了。第三次,他又敲开齐白石的家门,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齐白石终于被说服,担任了北平艺术学院的教授,同时也道出心里话:“我不仅没进学堂读过书,而且连小学生也没教过,怎么能教大学生呢?”徐悲鸿说:“你只在课堂上给学生作画示范就行了。”不仅如此,徐悲鸿还利用自己的地位与影响竭力为齐白石延誉、说项。

  当时,美术界有些人极力贬低木匠出身的齐白石,一次画展,齐白石的作品受到冷落,被挤到角落里。当徐悲鸿在展厅内看到齐白石的作品《虾趣》时,不由得赞道:“妙造自然,浑然天成!”他立即找来展厅负责人,把《虾趣》放在展厅中央,与他的作品并列在一起,并将《虾趣》的标价8元改为80元,而自己的那幅 《奔马》标价为70元。他还在《虾趣》下面注明“徐悲鸿标价”字样。此事引起轰动,齐白石也由此名扬京城。

  
没有这四个人,就没有齐白石!-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