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页 共3372

近代戴有庆字陈梅舟画雕漆折扇

时间:2018-12-25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吴艳/安徽合肥


  古代的文人士绅喜用折扇,无论寒暑扇都不离身,或揣入袖中,或挂在腰间,或藏入靴中,随时可拿出来展扇轻摇,颇具儒雅之气。

  折扇的扇面多是纸本或绢本的绘画书法作品,扇骨取材多样,以竹制最为常见,名贵的有檀木、象牙、玳瑁等,再以髹漆、螺钿、雕刻等技法装饰,增强其观赏性。

  安徽博物院藏有多把近代的折扇,其中一个是戴有庆字陈梅舟画雕漆折扇(见图),折扇长34.8厘米,竹质髹漆扇骨11根,两侧边骨采用剔红技法装饰山水人物图,画面内容有所不同,但主题都是表现烟波浩渺、树石耸峙、高士醉游的场景。剔红本就是耗时耗工的一门技艺,况且在如此窄小的木条上雕刻出这么丰富的内容,更是考验匠人功力。

  扇面正面绘就一幅桐阴谈艺图,纸本设色,修竹依石而生,桐树临河而立,两位老者相对坐于船头,旁边还有仙鹤徘徊,桐树、竹、鹤和高士均是高洁脱俗的象征,都属于文人画中的常用元素。画面笔法兼工带写,设色淡雅,独两株梧桐用墨苍润,层次丰富,在工细清雅的背景衬托下更显遒劲。左上角署“尘无先生雅正,乙丑新秋萧山紫汀居士陈弢写”,钤“梅舟”朱文印。作者是陈梅舟,名弢,字梦若,号梅舟,浙江萧山人,能诗,善画,工画墨梅,有冷逸之致。

  背面为泥金纸,上有戴有庆临摹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恽寿平的书法作品,内容如下:

  宋人九芝图多作荆刺,昔贤必有所本,芝草不生于甘泉铜池,与萐蒲荚蓂同称瑞物,乃矫然于榛莽顽石之间。制图者有深思焉,其感慨可志已。南田草衣恽寿平;米家父子与高尚书分路扬镳,亦犹王氏羲献与钟元常并驱,然其门径有异而同,有同而异者。寿平。

  乌目山人石谷子为臣扆先生摹古十六种,自五代南北宗以迄元明,凡诸明贤遗迹随意规摹,如镜写形,如灯取影,豪发不遗,与旧迹并观,如出一手。其用笔有似离而合,似合而离。甘草甘遂之相反,方枘圜凿之难入,而拟议神明,炉锤造化,若八音同奏,毋相夺伦。大冶镕铸,不留尘滓。盖溯流穷源,独契灵匠。驱百氏于指下,摄万趣于豪端,天下之能事毕矣。尘无先生雅属即希正字,乙丑秋临瓯香馆书,戴有庆。

  戴有庆,字隺伯,江苏昆山人。浙江候补县丞,清末著名书画家,与俞樾、张鸣珂、金鉴友善。画法恽寿平,有多幅临摹恽寿平的绘画、书法作品传世。乙丑年为1925年,值友庆59岁。陈梅舟与戴友庆二人皆是为尘无先生所作,经查阅尘无先生可能是王尘无,活跃于二三十年代上海滩的年青电影评论家,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在当时具有一定影响力。但1911年出生的王尘无此时才14岁,是否真属此人还有待商榷。

  
近代戴有庆字陈梅舟画雕漆折扇-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