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页 共3146

近代高建标字陈梅舟画折扇

时间:2018-8-16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吴艳/安徽合肥


  古代文人长什么样子呢?如果要给他们画像,那必然是身穿一袭长袍,还要手持一柄折扇,这是当时他们的穿着时尚。折扇有降温消暑的实用功能,但更多的已经成为文化的象征,一年四季扇都不离手。折扇制作简单,其真正的价值在于上面的水墨丹青,当人们一点点打开折扇时,一幅山水画或花鸟画便展现在眼前,翻过扇底,还有一篇草书或楷书等的书法作品,字画结合,自己独赏或与人共赏,均是不亦乐乎。这些折扇的来源,或是市场贩卖、或是有绘画功底的亲朋好友所赠,如果是名家作品那价值更是不可低估。

  安徽博物院收藏有一柄折扇(见图),为近代高建标字陈梅舟画扇。折扇通长31.4厘米,最外面的扇骨是象牙材质,其余中间的为竹质髹漆。折扇正面彩绘一幅梅花高士图,怪石嶙峋,修竹丛生,一株老梅枝干遒劲,满树梅花点点。高士坐于梅花树下,似在低头沉思,旁边放有书和古琴,高雅闲情飘然画外。左上角有“辛酉仲冬萧山陈梅舟写梅花高士图于武林”。整幅画为淡墨设色,白色的梅花,淡绿色的竹子,蓝色的头饰和书皮,橘色的鞋子和琴穗,使画面色调于淡雅中也具有点睛之笔。陈梅舟为杭州萧山人氏,画史无考,应为近代杭州本地的一名画家。

  折扇背面为洒金纸,上有书法家高建标的一篇楷书作品,内容如下:捍海塘即江塘,吴越备史云武肃王以开平四年八月筑捍海塘,怒涛冲激,版筑不就,表告于天,祷胥山祠函诗一章,置海门,云传语龙王并水府,钱塘借于筑钱城。因采山阳之竹三千,只羽以鸿鹭之羽,饰以丹朱,炼罡火之铁为镞,募强弩五百人以射涛。头人用六矢,每潮一至射一矢,五矢潮乃退。临安志云江挟海潮为患,其来已久,白乐天判郡日尝为文,祷于江神,然人力未及施也。钱武肃始作捍海塘在今候潮通江门外,王命强弩射潮,潮避钱塘,击西陵,遂造竹络,积巨石,植以大木,堤岸既成。书为玉田先生法正,挹群高建标。

  高建标(1872—1941),又名高云塍,别署霞轩,萧山人,工楷书,是当时中华书局旗下的三位著名书法家之一。此篇扇面书法作品风格秀雅,颇见功力,内容讲述了吴越国武肃王钱镠修筑捍海塘的故事,在排版形式上是一行11字长句与一行4字短句相间,文末提到“书为玉田先生法正”,“玉田先生”目前尚未确定其身份。据正面陈梅舟题款,本扇画、字是作于辛酉年的冬天,即1921年。高建标与陈梅舟同为萧山人氏,两人共同合作了这幅扇面,书法和绘画风格契合,相得益彰。时光流逝,人易湮灭,但今天的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欣赏这把折扇,来感受到他们的情感温度。这就是文物的魅力所在吧。

  
近代高建标字陈梅舟画折扇-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