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页 共1482

徐州地区出土汉镇赏析

时间:2021/1/23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黄诚/江苏溧阳


图1 北洞山西汉楚王墓出土青玉熊镇

  镇是古人日常生活实用器,唐代之前的人起居生活席地而坐,当时人为防止起身落座时席角卷折或席子移动,在席子四角放置席镇以起稳固作用,最早在西周时期就已出现镇。作为室内家具的附属,古人在使用中也逐渐注重其家居装饰功用,开始赋予其艺术观赏价值,成为中国古代室内陈设的亮点。两汉时期,社会经济繁荣,包括金属冶炼、玉器琢磨等手工业制作兴旺,促进了汉镇造型设计的发展,汉墓中出土包括动物、人物等造型在内的纷繁复杂、工艺精湛的镇。这些汉代的镇在今天看来无一不是令人赞叹的精美艺术品。

图2 狮子山西汉楚王墓出土大理石豹镇

图3 北洞山西汉楚王墓出土玻璃镇

图4 徐州东郊陶楼汉墓出土铁镇

图5 徐州狮子山汉墓出土灌铅铜豹镇

图6 铜虎形席镇

图7 徐州拖龙山汉墓出土羊镇线图

图8 朱雀形鎏金铜镇

图9 徐州刘楼村后山汉墓中出土铜镇

  徐州作为两汉楚国和彭城国统治的中心区域,400多年的发展在这里留下诸多汉墓,本文基于目前所见考古发掘简报及徐州博物馆官网公布资料,以徐州地区汉墓出土各类镇为例,将这些两千年前的工艺美术品及其工艺设计试举一二。

  徐州地区出土汉代镇的材质大多以金属为主,偶见玉石或其他质地。《西京杂记》中描述汉代昭阳殿一文中有云“(昭阳殿)有四玉镇,皆达照,无瑕缺。”在徐州西汉楚王墓葬中即出土有动物造型的玉石镇,如1986年在徐州北洞山西汉楚王墓出土了一件青玉熊镇(图1),熊镇长20.3、宽8.5、高6.6厘米,玉熊体形肥硕,呈伏卧状,颈部戴有嵌贝项圈汉代玉工采用圆雕和局部线雕相结合的手法,将熊的形象刻画得生动传神。1994—1995年在狮子山西汉楚王墓出土有2件大理石质地的石豹镇(图2),豹镇长23.5、宽l3、高14.5厘米,石豹双目圆睁,张口露齿,双耳直竖,脸部周围有一圈鬣毛,石豹侧卧于台座之上,豹和台座连为一体,石豹脖颈上亦戴有华丽的嵌贝项圈。从熊与豹皆戴有项圈来看,这些动物型镇其原型可能都是西汉楚国宫室内所驯养的宠物。这些楚王墓中出土的动物形制玉石镇可以说是西汉王室贵族驯兽取乐的真实写照。

  在徐州北洞山西汉楚王墓中出土一件动物形状的玻璃镇(图3),该器出土时仅存后半段,残长9.5、宽6.7、高5.8厘米,重852克,全器推断可达1500克以上,这件玻璃镇采用范铸工艺制作,器表光泽如玉,其完整的原型可能是一熊镇,这是目前所见单体最大最重的西汉玻璃制品,展现了汉代能工巧匠高超的玻璃冶炼技艺。

  《广雅·释诂》中有云:“镇,重也。”作为压重之器,制作镇的最佳材质自然还是铜铁类金属。徐州具有丰富的铁矿资源,《汉书·地理志》载:“邳有铁官。”在徐州利国驿发掘的古炼炉遗址可以确证,远在秦汉之际铜山利国已开始采矿冶铁。1989在徐州东郊陶楼小凤山出土4件西汉时期铁镇(图4),铁镇高4、宽7.8厘米,为伏卧虎豹形态,铁兽前腿前伸,下颌置于前腿上,耳鼻眼嘴清晰可辨,形态逼真。

  为最大限度增加镇的重量,灌铅是汉代铜镇制作常见手法,用青铜铸造中空的外壳,在外壳内填充密度更大的铅,徐州狮子山汉墓西面第2侧室出土有2件灌铅铜豹镇(图5),铜镇长19.7、高11.1厘米,造型与该墓葬出土的石豹镇相似,在铜豹镇上阴线刻“尚卧重十三斤十二两十八朱铅重十九斤十三两十朱”铭文,说明铜镇采用了铜壳灌铅的方法制成。虎豹形镇在汉镇中较常见,而常见的虎豹形镇一般兽体多蜷曲成团状,呈馒头状(图6)。以虎豹等猛兽造型的镇,在当时人们认为具有辟邪压镇的作用。

  汉代铜镇还会施以鎏金工艺,鎏金又称“金涂”,即将金箔融于水银中制成金汞剂,并将其涂在铜器表面,经烘烤,汞蒸发之后金就留在器表上了。经过鎏金处理的铜器,器物外表色泽金灿更显示器物的吉金美感,如这件徐州博物馆藏的汉代朱雀形鎏金铜镇(图7)。除了鎏金外,汉人在铜镇制作中还使用与其他材质相结合的复合装饰手法,如1998年徐州拖龙山西汉墓M3中出土的4件铜羊镇(图8),其羊身即以大贝壳充当羊身,铜镇长15、宽8、残高5厘米,羊头双角微外撇,抬嘴微张,双目圆睁,平视前方,尾部上翘四足弯曲呈趴卧状,羊背部呈弧形内凹,镶以弧形贝壳,上部扣合内填石灰或木炭。《晋书》中引《婚物赞》云:“羊者祥也。”羊为象征吉祥的动物。1988年徐州睢宁距山汉墓中亦出土有类似镶嵌背壳造型的动物形铜镇(由于背壳已朽,当时调查简报记作羊形油灯)。

  不光是单体动物造型的铜镇,徐州出土的汉代铜镇还见有动物组合造型,2006年在徐州刘楼村后山汉墓中出土4件铜镇(图9),铜镇高5.4、底径8厘米,形制及大小相同,由圆形底座和山形主体两部分组成。山形主体由较薄的外层与实心锥体组合套一起,除顶部相连外,其间有很小的空隙。外层与底座接合处亦粘结。外层主纹饰为3只侧身前行的走兽,纹饰刻划精细。三兽各据一方,身体相连,头发在锥体顶部盘旋扭结在一起,呈博山形。在三个兽首之间还饰有3个驯兽人,人物头部身体倾斜,四肢张开,右腿前跨,右上肢作前探取物状。其中一人面倒刻,呈仰面朝天状。底座侧壁上下各饰一周凹弦纹,中间饰大小相套的菱形纹。底座顶面边缘饰两周凹弦纹。孙机先生认为这种铜镇上的走兽是专以“辟除群凶”的辟邪兽。

  徐州地区出土的汉代的镇,尤其是玉石琉璃镇为全国所罕见,这些具有鲜明地域特征的汉代文物,既向今人展现了两千年前徐州地区蓬勃兴旺的手工业发展,也体现了古人日常生活中天真浪漫的趣味。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徐州地区出土汉镇赏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