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源阁藏书的聚散离合

时间:2018-10-13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联新事备诗学大成三十卷(海源阁旧藏)

  明清山东运河区域藏书家多,海内知名的大家亦多,在诸多藏书家中,聊城杨氏海源阁藏珍善本书多、来源广、历时久,影响也最大。海源阁乃清季著名私人藏书楼,当时与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齐名,素有“南瞿北杨”之称。海源阁书之主要购藏者为杨以增。杨以增(1783—1856),道光二年(1822)进士。道光十四年(1834)后在广西、湖北任道员,开始购藏书籍。道光十八年(1838)杨以增奔父丧归里,因藏书渐多,乃于道光二十年(1840)建藏书楼,题其名曰“海源阁”。

  道光二十八年(1848),杨以增升任江南河道总督,杨氏在此任职8年,近水楼台,收购江浙诸藏书家珍善本书甚多。常熟毛氏汲古阁、虞山钱氏绛云楼、昆山徐氏传是楼乃海源阁藏珍秘本书之渊源。太平天国时期,战火燃至江浙一带,各家旧藏纷纷散出。杨以增据守清江浦,地近江浙,故购获甚多。江浙旧籍流入书贾之手者更多,他们知道杨以增嗜藏书,乃持书单登门洽谈。故杨以增在江南河道总督任上收购的江浙旧籍量多、质高,成为海源阁藏书的主体。

  据说,杨以增曾有遗训,指示将海源阁藏书分作两份,十分之四藏于聊城祖宅阁中,十分之六藏于陶南别墅。咸丰十一年(1861)捻军至肥城西境,居杨氏别墅陶南山庄者一昼夜,其藏书被焚十之四五。这次捻军所焚之书,约占杨氏全部藏书的四分之一,且孤本珍籍甚多,实在是一次大损失。

  海源阁藏书之最终损毁散出,是上个世纪20年代末期的事情。1927年,京津等地传出杨氏出售海源阁藏书的清单,共开列子、集类书籍26种,价格7万余元。张元济与傅增湘在1927年11月、12月的通信中,多次讨论此事。1928年春,西北军逵部占聊城,海源阁书稍有损失,次年冬,杨敬夫匆匆回到聊城,将海源阁书中之精品装十几大箱,雇汽车运至禹城,而后转火车运至天津,藏在他的英租界住所中。1929年7月,土匪王金发攻陷聊城,其司令部设在杨宅内。他的书记官、参谋都是清末的秀才,略识版本之优劣,乃将杨氏运存天津后剩下的宋元珍籍、金石书画,择其珍贵者掠去。这次土匪劫毁之书,皆海源阁藏宋元珍善本书,普通版本未曾波及,劫毁数量不甚大,因为海源阁藏珍善本书在此以前大部分已运至天津保存了。

  至1930年春,土匪又进聊城,盘踞海源阁杨宅。此后又有改编之军队入城,此去彼来,连续不断,时间长达8个月之久,不仅珍善本书荡然无存,普通明清版书亦大量被劫掠损毁。1930年12月14日、15日,杨氏将劫余之书籍,装置50余箱,用马车运至济南,存放在经二纬一路东兴里杨氏私人住宅中。杨氏几代人所刻《海源阁丛书》的书版和少量书籍,被运到聊城西南田庄杨氏祖坟旁的“弘农丙舍”存放。至此,海源阁书尽楼空,已无只字片纸。(王云)

  
海源阁藏书的聚散离合-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