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页 共3102

袁世凯银元上的“壹元”书法杂谈

时间:2020-9-28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卢伯雄/湖南长沙


袁世凯银元一圆

  时下的古玩收藏品市场,因受全球性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市场交易略显冷淡。不过尽管如此,这一期间民国版袁世凯银元的行情却闪耀出不少亮点。如普通版的民国三、八、十年“袁大头”银元,市场交易价格比2019年上涨40%左右,而且交易指数平稳,不仅未见波浪走势且现梯形的上涨趋式。

袁世凯银元壹圆的各样写法(从左至右依次为):民国三年版、八年版、十年版、三年天津版、欧洲三角圆、普通版三角圆、九年精发版、九年海南版、九年中发版

  不久前,笔者受邀参加了一场“钱研会”举办的“农家乐联谊会”。虽然座谈的内容与交流的话题比较广阔,但是议题从始至终,却被清末与民国时期发行的银元充当了主角。议论的焦点主要有银元的版式与版本、银元的官铸与私铸、银元的老仿与新仿、银元的通货与品相等。类似种种话题中,银元收藏的人气和民国版四个年号的袁世凯银元成为议论中的焦点。

  期间,有位年轻会员提问道:民国版“袁世凯银元上的‘壹元’是种什么字体?书法是谁题写的?”笔者起初认为,在钱币收藏的研讨会上,提出了这么个“小儿科”的问题,实在是感到有点好笑。谁知这个问题一提出,在场的20多人中本来还有人在交头接耳,一下子就变得鸦雀无声。来自各界的不少钱币玩家,面对这一看似简单的题目,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众人思忖时,有一位刚入会不久的新手打破了寂静,说道:“壹圆的字体是隶书,是袁世凯1913年当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后,于民国三年(1914)二月,颁布《国币条例》,规定:‘以库平纯银六钱四分八厘为价格之单位,定名为圆’,根据这一规定,于1914年12月及1915年2月,先后由造币总厂及江南造币厂开铸一圆银币,为给自己树威,令币面镌刻袁世凯身穿戒装的侧面头像,并亲笔为造币厂写国币单位‘壹圆’是顺理成章的。”话语一出,在场的人顿时像被打翻了五味瓶,有点头的,有摇头的。

  虽然那位年轻会员提出的问题较刁钻,但却属于民国版“袁大头”银元收藏者须知的基石,连这点基础知识都不清楚,何谈民国版“袁大头”银元的研究。另一位刚入会不久的新手回答:并不是一点都不靠谱的乱说,这中间有错的,也有基本符合的。这是为什么?

  一、民国版袁世凯银元上的“壹圆的字体是隶书”,这个回答虽然错了,但未离谱。正确答案是:民国版袁世凯银元上的“壹元”字体是章草。

  章草,是书法的传统书体之一,是早期的草书,始于秦汉年间,是由草写的隶书演变而成的标准草书。章草是“今草”的前身,今草产生于东汉末,是从章草变化来的。简单地说,章草,是隶书演进到草书阶段相应派生出来的一种书体。新手回答“隶书”,是观其字体,并未脱离其的母书体。

  二、“民国版‘袁大头’银元上的‘壹圆’书法是袁世凯亲笔写的”。这个回答的历史背景基本符合,但民国版“袁大头”银元上的“壹圆”书法答错了,不是袁世凯亲笔写的,而是由民国初年任职于财政部钱币司的书法大家罗复堪书写。虽然民国版“袁大头”银元有四个年号和多个版本,所有年号版和三年天津版、欧版三角元、普版三角元、九年海南版上的面值“壹圆”书法,全部都是罗复堪写的。

  罗复堪(1874—1955),广东顺德人,名惇,字照岩,复堪是其别号,又号敷庵,晚年另署羯蒙老人、悉檀居士等,中国书法家、画家、诗人,民国时期北京“四大书家”之一。他是万木草堂康有为的弟子,曾就读于广雅书院、京师大学堂译学馆。1906年,吉林巡抚陈昭常奏准调任其为秘书官,历案荐举知府等。民国成立后,荐任吉林都督兼民政公署首席秘书,北洋政府教育部编审员、秘书,财政部秘书,参事及赋税司、泉币司会办等,1932年任南京政府内务部秘书。1935年回北京,曾任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教师、北京大学文学院教师。解放战争胜利后受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

  罗复堪自幼喜习书法,十二岁开始学欧阳询《皇甫府君碑》,十五岁又改习颜体,十八岁后潜心临习汉魏六朝碑刻及各家书体,尤得力于《石门颂》《曹全碑》《月仪帖》和《急就章》等。其认为《石门颂》能活气逸神致古,性情柔弱胆怯者无由问津。他善于吸取各家之长,使之融会贯通于笔底,成为一代章草名家。罗复堪的章草,古朴雍容,刚健峭劲,风骨棱棱,笔锋活利,有如刀截剑削,绝无荏弱之态。陈永正《岭南书法史》在论罗复堪时说:“复堪章草古雅雍容,其源出史游《急就章》、索靖《出师颂》,故得其刚健之致,然用笔则时采连绵草法,笔力峭劲,即所谓熟极而流者。复堪跋宋仲温书张氏用笔十法,盛称其‘精熟’,这也是复堪在书艺上的追求,在刚健峭拔中加入宋克的轻快流利,融会贯通,遂能自成一家。”早年北京出版的《艺林月刊》《艺林旬刊》中常有罗复堪的题字和作品,报刊上并誉之为“现代章草第一人”。当代书法大师启功曾说,“当时习章草者共推罗复堪先生”,可见罗复堪功力深厚和为人推崇的程度。

  罗复堪酷爱章草之作,为了使章草一体能得到发扬光大,他毕生苦学不辍,老而弥坚,七十多岁后左臂病残不能伸直,仍每日挥毫练墨,从不间断。他不仅学而不厌,而且诲人不倦,对登门学艺者不厌其烦、循循善诱。他曾作《论书示门人六十首》,以其真知灼见的书学理论教导学生,其中一首云:“读尽千碑书始成,初从博涉后专精。此中贵有诗书气,方信人非浪得名。”常言道:“字如其人”,罗复堪的书法笔力瘦硬,有如峻拔之苍松,又如清癯之高士,他的品格也刚正无私,对于那些市侩气十足而偏要妄称为书法家之流,他鄙夷不屑,决不为他们品题颂扬,表现出高尚的道德情操。可见书法一道除了功力之外,文学与道德修养也是不可或缺的。

  近年来,在收藏拍卖市场上也有其作品现身。如在2017年12月举行的西泠拍卖中,一副罗复堪草书十一言联(尺寸126×15.5厘米),估价8万—10万元,最终以13.8万元成交,足见其作品不俗的市场影响力。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袁世凯银元上的“壹元”书法杂谈-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